学术论文网

  •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正文>杨孝生:粗心的种子

    杨孝生:粗心的种子

    发布日期:2021-02-03 14:55 文学论文

    自从写作以来,这是我第一次出版散文集,此外还出版了许多长篇报告文学和小说。主要是写的散文少,偶尔写出来发表,不被重视。那些写在不同时期的文章,就像不小心留在路边的文字种子。我只是让他们各自为政。如果作家们能够生根发芽,甚至拿出赏心悦目的鲜花让路人驻足观看,那当然是一种福气。

    最后,我想起去收集那些留在生命荒野里这么多年的大大小小的种子或花朵,把它们整理成一本集大成的书,形成一束不知道要不要变成束的花。首先要感谢我尊敬的哥哥兼文学朋友杜卫东先生和之前只见过一面的——书香温雅图书出版公司总经理李继勇先生。正是杜卫东先生的热情介绍和李继勇先生的慷慨资助促成了这本书的收集和出版。他们的真诚、热情、义举深深打动了我,让我感受到了文学的温暖,友情的珍贵,生命的美好。

    散文写作是许多文学体裁中最自由、最随意的文体。散文从来都是作者内心最清晰的反映,是作者思想情感最真实的结晶,是作者人生和人生旅途最珍贵的记录。散文恐怕是所谓文风最直接最真实的标志。

    本集收录的文章共约25万字,分为刻印、冥想、观察、观潮、艺术对话五个部分。题目是《人生的级别》。顾名思义,无论是标题还是分类标题,一眼就能看出来。记录了我从大学毕业到参加工作30多年以来的人生轨迹。我所见所闻,我所思所想,汇集了我三十多年的喜怒哀乐,凝聚了我对现实、社会、历史、人生、文学、艺术、世界的观察和思考。它是我几十年人生、思想、感情的宝贵结晶。

    衷心感谢杜卫东先生、先生,同时感谢我的文学老师和朋友、杜卫东、王、韩晓辉为我即将出版的作品集写推荐。他们的妙笔和对文学的洞察无疑为这个系列增添了许多鲜艳的色彩和光彩。

    这篇后记是在新型冠状病毒肆虐,全国严防疫情的时候写的。愿疫情早日过去。愿上帝保佑中国。愿好人一生平安。愿文学和生活更美好。

    这几年很多朋友看到我都会好奇地问:你大学学的是理科,怎么开始学文学的?

    从开学开始,我就很喜欢语文课,也很喜欢写作文,经常被老师当课堂范文看。说到中学,作文就更突出了。不仅经常被老师讲课时作为范文,还经常被抄到学校的板报上。后来,我成了学校黑板报的主人和主编。学生时代最美好的时光是全县高中语文考试。我的作文和语文成绩名列全县第一,无疑进一步激发了我对语文和文学的热爱。我的理想是去大学中文系。然而文化大革命刚刚过去。一方面,历次政治运动中文人的遭遇和命运,依然让大多数人心有余悸,家长和老师都不希望我考文科;另一方面,我的数学、物理、化学成绩一直不差。在“学好数学物理化学,走遍天下”的口号深入人心的时代,考文科往往成为考生最后的选择。所以,家长和老师自然不提倡我考任何大学的中文系。

    就这样,我“随波逐流”,高考考理科,1980年考入武汉华中师范大学生物系(后来华中师范大学改为华中师范大学,生物系改为生命科学院)。华中师范大学是教育部直属的重点师范院校。偏偏从我高考那年开始,这个学院的录取分数线就被提在了重点线以上。奇怪的是,那一年我高考没填,生物专业也没填,就糊里糊涂考上了。事后,我在报考院校的最后一栏填了“服从分配”。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既高兴又沮丧。我很庆幸自己终于考上了大学,但又沮丧于录取结果并不是我所期望的。面对录取通知书,我的父母兴高采烈,因为我成了家里乃至家里第一个大学生。我反抗,拒绝,想复试,家里不允许,因为我后面有两个弟弟在读书,我当农村教师的父母工资低,我复试很难。我不得不接受我的命运。

    上大学的时候,我努力学习。虽然我是一步一步学的生物,但是我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喜欢的文学,学校图书馆丰富的藏书正好满足了我的兴趣和欲望。也就是在那时,我开始有机会广泛涉猎和阅读中外名著,如左拉、海明威、欧亨利、杰克伦敦、巴尔扎克、托尔斯泰、屠格涅夫,以及曹雪芹、罗贯中、吴等一系列优秀中外作家的名字和作品,这些作品涓涓细流进入我的视野,滋润了我,读多了,我渴望尝试。我在课余时间偷偷学了写字,大一寒假把我的作文《拜年》贴在校报上。没想到校报几乎每一个字都发表了,这无疑激发了我的写作热情。

    除了努力完成生物专业规定的课程任务外,业余时间基本用于文学的阅读和写作实践,在校办的大学生文学期刊《摇篮》上发表了三篇小说《最宝贵的》 《七月流火》。我已经成为《归宿》的编委,生物系学生会宣传部长。也正是因为这次看似微不足道的大学经历,让我在大学毕业时受到了幸运之神的光顾:1984年5月,共青团中央出版《摇篮》杂志,选拔武汉高校的两名应届毕业生,一名文科,一名理科。理科生的这个机会来找我了。副主编王文琦和杂志资深编辑夏代代看了我发表的几个练习题后,立即做出决定,要收我。当时和生物老师在咸宁地区的鸡公山做野外生态调查,准备写毕业论文。在交流落后的时代,学校的老师自然联系不到我。当时,学校团委书记、《中国青年》主编唐长先自告奋勇,拍着胸脯为我做主:“你放心吧,这么好的机会,杨孝生肯定会愿意的!”

    就这样,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一个大学生,误打误撞来到北京,成了《摇篮》杂志的编辑兼记者。我们必须知道《中国青年》是中国大陆最早最古老的杂志。它成立于1923年10月。第一批编辑是云、他们都是著名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和中国早期青年运动的领导人;要知道,在《中国青年》的历史上,雷锋、邢延子、向李秀、王杰、张海迪等一系列英国模范人物都曾推出过,他们成名了,是青年的一面旗帜;要知道,当时《中国青年》,仅仅是因为潘潇的信《人生之路为什么越走越窄》就引发了全国性的讨论,每期发行量都达到了400多万份。有幸成为这本著名杂志的编辑和记者。我做梦也没想到。

    在《中国青年》做编辑记者,不仅让我一毕业就“背叛”了生物专业,也让我从一开始就开始了自己喜欢的写作工作,这是我专业和生活的一个重大转折点。这个转折点,让我有幸为自己做出了迄今为止正确的人生定位。经过编辑和采访,我开始在业余时间写小说。本集收录的短篇小说《中国青年》是我真正的小说处女作。负责编辑的是当时担任《线期,这是我第一次在全国公开发行的刊物发表作品,也就是说,《真诚》副主编的晁作家廖琦。从那以后,我在《作品》 《作品》 《萌芽》 《湖南文学》 《芳草》 《草原》连续发表小说,20万字左右。同时,由于工作原因,《长江文艺》深度报道所采访的材料往往被我充分利用和深度挖掘,写成长篇报告文学,先后在《中国青年》 《中国魂告急——拜金潮袭击共和国》 《告警——中国科技的危机与挑战》发表。6万字的中篇报告文学《拷问中国教育》于1998年以《只有一个孩子——中国独生子女意外伤害悲情报告》第二期的标题出版,很快被成立不久的《21世纪,巨龙靠什么腾飞——中国科技忧思录》转载。所以我也和《北京文学》结下了不解之缘。

    2000年,经时任《中华文学选刊》社长张德宁(也是我的报告文学的责任编辑)介绍,经北京市文联检查并报北京市委宣传部批准后,于当年10月从《北京文学》调到《北京文学》担任执行编辑,负责编辑《中国青年》,并开始主持《北京文学》的修订和改革。从《北京文学》调到《北京文学》领取第一份月薪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的月收入减少了一半,从原来单位的4000元减少到2000元。这个不算太多。某个月没多久就发工资了。漂亮的女司库哭丧着脸说:社会账户里几乎没有钱可以领了.但是,我听完之后,就愣了一下,一笑置之,迅速把自己埋进了稿子堆里。从那以后,日复一日,我过得很开心,很享受。我记得我也把当时的感受写成了随笔《中国青年》,发表于2000年10月15日。我在文章里这样写了——

    我想工作的单位是文学杂志。按照世俗的标准来看,我真的很蠢,很落伍,因为这本文艺杂志和其他很多兄弟文艺杂志一样,发行量小,经济窘迫,虽然在文坛上举足轻重,但影响力依然存在,品牌依然存在。但在我看来,文学杂志的尴尬不等于文学的尴尬,不等于文学生命力的丧失。所以对于个人来说,重要的不是你如何选择领域,而是你选择后做了什么。

    之所以选择看起来很差的文学杂志,是因为我一直对文学感兴趣,是因为我对当前文学形势和文学读者市场的分析和判断,是因为我对自己潜力的认知和对未来发展的规划。至于我选的文艺杂志,我清楚的看到了它潜在的发展空间,更清楚的看到了我自己的应用。

    在我看来,一个真正有意义的人生,不在于你的组织的高收入和高水平,也不在于你的轻松富足,更不在于你能不劳而获地享受别人为你创造的美好生活。最重要的是你能在生活中快乐地工作、付出、创造。

    当你选择了自己最感兴趣的职业,在一个相对广阔的舞台上最大限度的发挥自己的才华,最大限度的挖掘自己的潜力,最大限度的发挥自己的作用,经常感受到由此带来的喜悦和快乐,你还在乎自己的水平和收入吗?你还关注贫穷和财富吗?这种生活难道不是人生的最高境界吗?

    2012年,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因为这是中国大陆作家第一次获得这个历史悠久、在世界上享有盛誉的奖项,成为了全国舆论的焦点,就连平时不关心文学的人也谈到了莫言的奖项。有一天我听到两个陌生人在电梯里说话。一个说:“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听说奖金很高,相当于750万人民币!”另一个皱着眉头说:“嗯,还挺多的。但是这750万在北京能干什么,能买三环两居室,只能是二手房!”他们的讨论让我陷入沉思:文化是一个民族的血液,甚至是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学是文化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能用钱来衡量吗?如果非要用钱来衡量的话,莫言750万的资产对于北京市民来说是数不胜数的,甚至很多在北京开店做生意的北漂人都可以做到。如果非要用钱来衡量,甚至只把文学作为赚钱谋生的手段,中国有无数人的资产比莫言多得多!然后,我想出了一个好方案。

    从2013年第一期开始,我在《北京文学》发起了一场关于大众文化的讨论,主题是“寻找文学的意义”。每期都开了专版,从各行各业的读者中挑选优秀稿件,讨论一直持续到年底。每个人都畅所欲言,从不同的角度,用自己的经历和理解,表达自己对文学意义的看法。讨论到最后,有读者问我:你怎么理解文学的意义?我想了想,在新浪微博——做了如下总结

    当然,以上五点都是从文学创作的角度。我以为调到《人生的级别》的时候,除了对文学的热爱,我还以为《中华读书报》的工作可能更轻松自由,《北京文学》的氛围和氛围可能更有利于我自己的写作。然而与预期相反,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工作不仅一点也不轻松,反而越来越忙。2016年《北京文学》第三期,我发表了我的文章《北京文学》。在文章中,我写道.面对日月轮回,面对年复一年出版的报纸,编辑们更像是一只团团的驴,没完没了,没完没了。也许只有转行或者工作到退休才有可能休息。”但同时我也写道:“编辑也有编辑的乐趣。一年四季忙忙碌碌,岁末回首,黑白分明,飞红飞黄,欣欣向荣,硕果累累。杂志的那一期,那篇文章,那位作者,还有那群读者此刻都在你眼前闪烁,或飘着墨香,或灿烂,或微笑,或欢呼.又是青峰年!编辑工作,也让我们有幸结识了素未谋面的作家、读者、朋友,不分地域、行业。这些作家和读者朋友分布在祖国的各个方向,世界各地,大江南北。每到假期,问候短信就像雪花一样飞来,不停的嗡嗡作响,几乎要撑破手机。出差的时候,无论去哪个省,几乎都能找到作者或者读者。经常在这个时候,我常常感动,欣慰。这时,我看到了编辑工作的价值,感受到了编辑生涯的喜悦,享受到了生活的美好和生活的幸福。"

    几十年后,我现在把自己定位为专业编辑和业余作家。特别是近几年,忙着剪辑工作,还是努力挤出时间断断续续的写。虽然我写的很慢,但是我每年都坚持写两部中篇小说,我写的小说也出版了,也有被报纸选刊、转载或连载的。从时间上看,这个《北京文学》是我的第一部中短篇小说集。虽然中短篇小说集《作家通讯》会由作家出版社同步出版,收入作品也不会重复,但是从作品的构成来看,《文学编辑:说不尽的辛苦,谈不完的快乐》的收入作品时间跨度比较长,而且大多出版的比较早,最早的是我的第一部小说《日出日落》。由于时间跨度长,这九部小说集风格各异,视角不同,主题不同,内容不同,都带有鲜明的时代烙印。有些可能在技巧和思想深度上还不成熟,但都保留了我几十年小说创作的足迹,而且都极其清晰。

    值此本书出版之际,我衷心感谢几十年来在文学上帮助过我的所有老师和朋友,以及所有关注、关心和阅读我作品的读者和朋友!

    原标题:《序杨孝生:无心种子—— 《身不由己》后记/此生为何选择文学—— 《日出日落》序》


    网友转发请注明出处转载请保留链接:杨孝生:粗心的种子本文链接http://www.yule868.com/wenxuelunwen/27186.html,谢谢合作!868学术论文网


    上一篇:中国语言文学论文(古今比较文学论文标题)   下一篇:扩大文学伦理批评的影响


    论主学术论文网 学术论文网专业指导写论文的要点和技巧,指导如何写论文,本科毕业论文,写作大学毕业论文,专为工程类,医学类,教育类,经理类,管理类,会计类,艺术类等原创毕业论文如何写,值得信赖值得靠谱的毕业论文写作网站.
  • 文章总数
  • 3363955访问次数
  • 建站天数
  • XML地图 XML_1地图 备案蜀ICP备160308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