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论文网

  •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正文>陈学虎:我们对当代文学阅读和写作有真正的了解吗?

    陈学虎:我们对当代文学阅读和写作有真正的了解吗?

    发布日期:2021-01-30 11:05 文学论文

    说起来,我常常对自己理解的文学没有信心。我们对当代文学的阅读和写作有真正的了解吗?尖锐的批评者已经反思,现在文学的问题之一就是关起门来研究文学,思考文学。文学缺乏与当代思想、艺术、科学等的深入对话。而我们没有足够深入的生活,也无法充分参与这个时代广泛的精神生活,只能把文学变成自给自足的专业。这很合理。作为研究者,我们应该自省,知识和观点很容易被自己的视野和研究范围所限制。这些文学观念很大程度上肯定是以自我为中心的。我们对当代中国人和作家的文学观念了解多少?你对格局和情况了解多少?

    前几年,原北京大学中文系文如民教授主张对当代中国的“文学生活”进行考察,并建议学者关注“民生”,像实地考察一样深入读者的“领域”,了解读者如何看待作家、作品和文学(见文如民主编《当前社会“文学生活”调查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年版)。这意味着脱离以自我为中心的专业批判和学术研究。

    “文学生活”的提法实际上开启了主动发现、考察、接触和理解“他者”的可能性。文学研究不仅要关注作品的内心世界和文学史创造的线性历史,还要进一步了解文学作品的生产、传播和接受,尤其是将普通读者的接受和反应纳入观察和追索的范围。“文学生活”反映了温如民教授等当代知识精英在日益复杂和耀眼的当代文学和知识生产中,为回归现实社会和生活世界,构建良好的阅读文化和文学生态所做的宝贵努力。

    这种努力让人想起美国哲学家理查德罗蒂(Richard Rorty),他在西方大学里努力展示“哲学文化”和“文学文化”。罗蒂不断指责前者对真理偏执,感叹真理的衰落是对神话的救赎,希望后者推动民主和文化,认为通过拓展人类的想象力,可以更好地推动启蒙运动。(《救赎真理的衰落和文学文化的兴起》,《哲学、文学和政治》年,黄宗英等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09年版)这种在新的学术格局中的诉求在当代中国也具有一定的意义。

    接触和了解普通人的文学生活或者与文学相关的普通人的生活,特别是当代中国人和文化人的文化生活和文学阅读,感受他们的声音、气息和一些与时代相对应的深脉,确实是很有必要的。

    我们不仅要关注文学史上的“鲁、郭、毛、巴、老、曹、艾、丁、赵”,还要了解普通民众对唐诗宋词、“四大古典小说”等经典文本的选择和心理反应,审视鲁迅、张爱玲、金庸、莫言等通俗读物的阅读与接受, 韩寒,景明国.调查人们阅读《人民文学》 《收获》 《十月》,《当代》等所谓纯文学期刊的接触方式和阅读状况,触摸《知音》,《读者》等通俗文学期刊的阅读方式和消费状况。 进一步来说,在新世纪以来的网络媒体和文化时空中,我们研究者应该深入文学生活的场景,深入文学活动的生态和社区,与普通人和各种文化群体一起回归我们的“文学生活”,在文学生活中真正接受、感受、把握和建立不同的阅读、感受和消费传统文学媒体和海量网络文学的方式。值得注意的是,当今各种迅速转型的当代文学生产和消费方式极大地重构了我们现有的生产和消费方式。

    前不久,我让学生做了一个小调查实验——,了解周围同学朋友的阅读情况,询问这些同学朋友是如何看待当代阅读和文学写作的。并特别强调非文学专业的阅读和理解更重要。

    比如第一个问题,要勇于问物理系或者工科专业的文学爱好者对文学的看法,包括哪些?比如要调查教育系或者社科系的学生读什么样的“文学”。是所谓“文学史”中的经典作家作品,还是所谓的诺贝尔奖作品?套餐包括微信微信官方账号里那些“毒魂鸡汤”吗?包不包玄幻、穿越、龚都文?套餐不包括“明朝那些东西”之类的阅读资料,甚至不包括“汉朝那些东西”“喜马拉雅”之类的语音APP程序?套餐不包括《故事会》 《看见》和春节流行的回文风写作?文学史之外的这些当代读物算不算文学读物?如果有,需要多大的重量?

    至于第二个问题,请回答“从你的角度想象一下文学生活应该是什么样子。”或者说,文学阅读应该读什么?甚至第三个问题涉及到文学的概念:“物理系学生或者理科生是如何想象‘文学’的?”"如何看待这种文学处境的混乱或混乱?"

    调查结果显示,总体而言,文学被称为经典——“经典作品”和“当代优秀作品”。当然,现状最大的改变是网络带来的阅读便利,所以“可能还是以网络小说或者流行作品为主”,“有空的时候可以抓住自己想看的,但是因为闲暇有限,忍不住选择好好评价,广泛观看”。看来这是基本情况。值得注意的是,“没有时间想象文学”这句话反映的是总体情况,即快节奏的当代生活空间中的阅读经济学,以及原子化的个体与当代阅读情境的隔离。当然,就个人而言,当代中国的阅读差异太大了…

    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里,网络媒体给阅读和写作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便利。就写作而言,网络平台使写作实现了“零入门门槛”和“互动分享”。与传统的书刊出版相比,网络作为一个展示平台,“零编辑、零技术、零体系、零成本、零形式”,任何想进入文学领域的人,只要能上网写字,不遵循传统程序,就能达到出版作品的目的。

    绕过文学CEO,媒体“把关人”消失了。媒体技术专家认为,“从大教堂模式到集市模式的根本转变开始了”(方兴东等:《出梁庄记》,2004年第2期)。所谓“教会”象征单向教育或控制,“集市”意味着平等互动和公平交易,意味着深刻变革。在这个时代,由所谓的“共享媒体”推出的博客、微博、微信,更加强调新的、新的互动分享讨论模式,进一步使网文的前端主动展示与更加平等、向下的互动交流相结合。在这个过程中,传统文化、制度习惯、权力结构、束缚文体界限、道德规范和观念限制不可避免地被放松。

    另一方面,互联网给了几乎每个人施展才华、写文艺的机会,在进入主流文学体系之前,很多青年作家都是有网络创作经验的大师,也赢得了大量的读者甚至粉丝。正是在网络空间里,人们和青年作家被说成是享受了最高程度的高科技、高度的时效性、开放性、互动性和虚拟性,为当代写作提供了最自由、最广阔的表达可能性和成长空间。网络已经成为各种写作和网络文化生产的温床和助推器。

    从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目睹或参与的各种网络写作和文化生产现象中,我们可以提出一系列可以探讨的问题。比如文学写作和非文学写作有两个区别。在网络文化写作蓬勃发展的时候,过去一个世纪的神话可能已经崩塌:各种文化产品蜂拥而至,正在崛起的网络写作喧嚣起来。对于从古代到现在的各种传统文学写作乃至文化,我们应该理解什么?各种传统的文学观念和观念还有效吗?如果说纯文学和非纯文学写作的定义在90年代初之前一度重要,那么在10年代和20年代之交似乎就不再重要了,或者说似乎也没有那么迫切需要解决。

    目前当代网络写作,连同上个世纪的文学写作,也就是整体的文学写作格局,可以分为四类来讨论。显然,这里的分类不是基于单一的逻辑或历史意识,而是从空间角度对一个简单的工作现象进行技术分析。

    第一种是“纯文学”,沿袭了几个世纪以来的传统,在八九十年代得到了充分的延伸。被称为“纯文学”,面向世界,认为想象力和虚构性足够。当然,它的具体实践给人留下了中土特色和时代风格的深刻印象。这些都是学术文学研究关注的“中国现当代文学”。这种研究在国家体系中是最正统、最主流的。除非有新的代际研究范式的强大影响,否则它的生产力和原创性越来越弱。具体问题请参考未来,这里就不描述了。

    二是90年代以来通过影视和互联网发展起来的亚文化写作和文化生产,即言情、武侠、科幻、美色、奇幻、穿越、架空、平面等文学或影视,甚至包括游戏餐、COSPLAY等粉丝文化活动和互动。这种写作或文化生产和消费,虽然从国家或社会的角度来看,仍然被视为娱乐下的附庸,但实际上已经成为一个大国,在文化控制的夹缝和边缘蓬勃发展。可惜学术界对其关注不够,研究极差。这种亚文化写作采用的是纯文学或亚文化的外壳,但其活动范围或对时空的感知是批判性的生活和极端的想象。在这方面,文化研究(或大众文化研究)越来越以此为对象,表现出讲现实的能力。通过解读当代青少年中流行的几种网络文化现象和产品(包括科幻、动漫、音像制品、玄幻小说和影视剧等。),可以了解亚文化或粉丝文化的肌理和魅力,把握相应时空的经济变化和文化政治模式的重构。要了解和研究这种文字和文化状况,对于大多数学者来说,至少意味着“观察民俗”。

    第三,纪实写作。号称为基于个人视角独立思考的人服务的写作与行动,近十年也逐渐兴起,比如“界面”网站的“正午”频道。另一方面,作为底层文学呈现的“皮村工人写作”,实际上属于相当程度的非虚构类纪实写作。这里所揭示的文学理解也与20世纪划分生活和文学依附的一般特征有很大不同,呈现出整合现实与文学关系的新特征。“非虚构”作为一个极具影响力的当代口号,在过去一个世纪的文学思潮和观念背景下有其自身的内涵。

    所谓“非虚构”的反义词是“虚构”,英文中翻译的是虚构一词。在中国古典文化中,这种观念并不强。鲁迅认为,自唐宋以来,“奇作意,伪小说写于笔端”,但其重点是“传奇”和“玄幻设计”,其特点是鲁迅“篇幅长,叙事曲折,有时接近和谐”,而章太炎则看重传统风俗的基础,认为唐传奇“星

    所谓“传奇”,与原著相对立,区分原著与结尾,意味着俗与雅的对立,并不像虚实、自然与人为的二分法那样泾渭分明,相反,两者有更多的空间和可能性去融合和交流。近代以来,从林纾的无意到五四新生代的刻意推崇,中国对西方文学生产方式进行了追捧和引进,逐渐确立了“虚构”作为文学的基本内涵或特征。20世纪的中国革命文学和文化植根于现实土壤,与革命思想密切相关,并经常受到革命思想的驱动。文学中的“虚构”概念呈现出高度的组织性和凝聚力。然而,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后革命文学的主流中,人造生产与自然风景的界限变得模糊,“虚构”不再局限于一个方面,其概念也日益多样化。

    那么21世纪当代中国世界崛起的“非虚构”意味着什么?自然,也有追求“丰富多彩的写作活动”和“巨大而新的可能性”的吹牛者,这是由现代社会和文化领域的“创新”驱动的。从理论倡导和实践活动来看,正如学者们所说,除了“呈现真理”的原因之外,还有一些因素试图突破抽象的集体革命叙事,试图占据伦理的高位,“争夺真理”或重塑“真实体验”。因此,“非虚构”写作的“客观性”与其说是现实主义的回归,不如说是实证主义的产物。(刘卓:《博客与传统媒体的竞争、共生、问题和对策―—以博客(blog) 为代表的个人出版的传播学意义初论),《现代传播》,《“非虚构”写作的特征及局限》,2018年第1期)

    因此,值得注意的是互联网上新的写作和创作活动。比如各种大众化的文化创意活动,网易非虚构写作平台在2018年推出“人类写作项目长期开放申请”,凤凰新媒体也推出“人类视觉非虚构项目”,都体现了商业发展背景下从人类学田野调查等特定学科向个性化写作的泛化趋势。

    虚构本身来源于拉丁虚构,最初仅指造型和构思,后来演变为想象和展示。近代以来,新兴的西方意识和概念认为,从纯粹概念中构思出来的东西最能体现小说的特点,这在一定程度上产生了虚拟资本概念中的“虚构”意义,使“谎言”的负面意义依附于小说。“为什么现代社会意识对小说感到不安,或者反过来说,为什么现代精神相信小说的价值和效用,并不断将其反映为复制精神?这是日本思想家丸山正夫提出的一个关于现代文学的问题。在他看来,现代社会对想象和虚构的推崇并不是为了排斥自然的简单涌现,而是通过人的主体性或精神参与,通过某种媒介的重构来表现现实。不是如实描述感性事物和对象的直接方式。——“相信小说精神最重要的基础,可以说是对人的智力创造活动及其创造成果给予了比自然存在更高的评价态度”,因为现代人认为小说具有不断阻止“小说本身是自我目的的,而是使之相对的”的意义,这与小说一旦形成就急于绝对化的做法是相悖的。”(见《文艺理论与批评》,陈力维译,商务印书馆2018年版,第427-434页)

    如今中国文学自近代以来已有百余年,文学形式其实也是多元化、精致化的,小说成为主流。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写作中的实证主义倾向凌驾于浪漫主义、现实主义、现代主义甚至后现代主义所固有的现代精神之上。人们开始害怕“虚构”带来的“谎言”,转而在想象中追求“非虚构”及其“真实”。这已经成为中国当代文学写作的新趋势。这让人感叹过去和现在。这种趋势及其对现代传统、本土精英及其文化的反应,意味着当代中国市民化中产阶级“坏男孩”的出现,全球化的后现代世界带来的反讽,还是现代发生前社会意识的复苏?

    第四,非虚构、非纪实自媒体写作。在现代文学和网络文化发展之前,就有非虚构、非纪实文学的存在,中国古代应该称之为“杂记”或“笔记小说”。近代以来,它越来越发达,大众传媒热衷传播的社会新闻在现代社会和公共领域有着相当大的市场,在欧美常被称为“杂文新闻”和“副文学”。目前,这种文字越来越多,传播越来越新,格局越来越开放和丰富多彩。近十年来,国内出现了全职自媒体写作和文化机构,微信“十万”现象。有学者分析过这类自媒体微信官方账号写作的套路和手法,说明了当代网络技术与数据发展的兼容性,以及社会对自媒体微信写作的心理需求。值得关注的是这种写作对当代技术和资本的依赖。

    在技术形态上,网络传播技术将传统媒体时代的地面互动、大众媒体时代的拟态传播、当代网络时代的网络虚拟互动三种媒体传播和信息模式叠加整合,使当代自我建构在互动环境中进一步实现虚拟化和移动化。在网络时空中,真实的虚拟文化伴随着电子综合多媒体系统,以同时性和永恒性两种不同的形式推动着当代社会的时间变革。(见曼努埃尔卡斯特尔:《现代政治的思想与行动》,夏竹久等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6年,第427-428页)

    所谓的同时性是指全球信息的瞬时流动,它与社区内的实时报道相结合,为社会事件和文化表达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即时性。同时,电脑介导的交流使即时对话成为可能,人们根据自己的兴趣聚集在一起,进行互动的多边聊天、玩耍、嘲笑甚至玩耍。

    所谓的永恒,媒体中各种时间的混合,造就了一种时间拼贴。不仅各种类型混杂在一起,而且它们的时间也同时共存于同一水平。没有开始,没有结束,没有顺序。我们无法知道像微信微信官方账号这样的文字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什么时候结束的,所以沉浸其中,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多媒体超文本的永恒性突破了传统文化中的历史读物、学校教育、媒体娱乐、新闻报道和广告。如果说过去的文化写作一般是按照某种逻辑或字母顺序来组织知识或故事,那么现在的电子媒体和网络文化就大相径庭了,主体越来越脱离原来的文化、历史、地理依附,重新组织成类似图像拼贴的功能网络。此时时间概念被压缩到了极致,空间处于“流动”状态。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当代世界的生产模式从根本上是限制性的。从生产模式和社会模式来看,当代新兴的网络社会实际上是围绕着以金融资本为代表的新经济的资本、管理和信息的全球网络而构建的。在这个以信息为基础的全球资本主义的美丽新世界中,网络的分散力量得到了准确的利用,资本得到了集中和全球化,劳动者越来越个性化、孤立化,失去了集体身份。一方面,自我释放已经到了极致,如果极度无拘无束,自由自在,也能感受到它的高度即时性和不稳定性。另一方面,这种自我释放的丰富性和生动性也有其局限性,即技术互联互动空间中的自我受到高度监控,可以随时定位,并从全景监控技术中获得了新的动力,但也产生了新的社会约束。

    从以上四种写作中,我们可以看到当代文学生活的复杂性、阅读情境的混杂性和写作模式的多样性。网络文化的书写方式绝不是受过去传统的限制。需要对当代文学生活、阅读和写作有新的认识、理解和把握。


    网友转发请注明出处转载请保留链接:陈学虎:我们对当代文学阅读和写作有真正的了解吗?本文链接http://www.yule868.com/wenxuelunwen/26979.html,谢谢合作!868学术论文网


    上一篇:文献综述范文   下一篇:�现代文学论文范文


    论主学术论文网 学术论文网专业指导写论文的要点和技巧,指导如何写论文,本科毕业论文,写作大学毕业论文,专为工程类,医学类,教育类,经理类,管理类,会计类,艺术类等原创毕业论文如何写,值得信赖值得靠谱的毕业论文写作网站.
  • 文章总数
  • 3574726访问次数
  • 建站天数
  • XML地图 XML_1地图 备案蜀ICP备160308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