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论文网

  • 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论文 > 实践论文 > 正文>青年教师发论文:为什么我总是被枪毙?

    青年教师发论文:为什么我总是被枪毙?

    发布日期:2021-02-04 03:39 实践论文

    现在论文的发表对青椒越来越“不友好”,有很多核心期刊和珍本可活;普通期刊就像鸡肋,无味。一次次提交,一次次“砸”,生活在科研夹缝中的青椒该何去何从.

    牛年春节前的最后十天,曹魏终于得到了一个好消息:——。他为C-extended journal写的文章通过了最终审查,并被列入出版计划。从他第一次把手稿投给这个学科的著名期刊的那一刻到来,已经将近一年了。

    青椒的父母亲戚朋友经常会纳闷:“你怎么一年都没写完一篇文章?”而他们的同事或同学也会羡慕:“你是怎么投了一篇文章而胜出的?你是怎么做到的?”“认识我的人是担心我的心,不知道我要什么的人”。这两种看似相反的反应经常出现在高校青椒周围。

    和曹伟一样,收到期刊编辑部终稿通知的作者,也是很幸运的。如果回复他的恰好是北大或者NTU的核心期刊,甚至是“学科级期刊”,那就跟中了北京乘用车增量指数一样幸运。

    但运气毕竟只属于少数人,更多的青椒会把自己投稿的心路历程总结为“一闪而过,——冥思苦想,——日夜,——满怀希望,——忐忑,——幻灭”。科研和教学是衡量一所大学青椒成绩的两个重要指标。在很多一份两份的大学里,科研的权重明显比教学的权重高很多,这已经成为不言而喻的规律。

    在量化考核和晋升的指挥棒下,青椒要想尽快实现自己在工作中的“阶级过渡”,写论文申请项目无疑是唯一可行的路径。

    很多人认为,与国家社科院、教育部社科院等高校对青椒极其不友好的科研项目相比,写论文、发论文相对容易。毕竟大多数高校的科研经历少则6年,多则10年甚至更长。

    但现实往往不是人们想要的。许多青椒发现,一些已经能够出版的出版物似乎开始关门了。在成功获得一份C扩稿通知之前,曹伟有过几次连续不交稿的经历。

    曹伟博士期间就读于国内知名文科大学,专业为国内前二的顶尖系。博士期间,通过与导师合作或独立写作,在国内知名期刊发表论文近10篇。

    本来曹伟的计划是在入职后的一两年内发表3-4篇C论文,同时争取拿到一个省级甚至国家级项目,以最快的速度实现职称晋升。

    然而,当他满怀信心地把他认为充满问题意识的论文提交给一家知名的综合性期刊时,手稿普遍丢失了。

    第一个月没有回复。曹魏觉得这是正常现象。编辑部人少,稿子多。半个月一个月回复很常见;

    第二个月没有回音,曹魏心里有点打鼓。根据读博的经验,这个时候论文应该已经进入第二次修改阶段了,但是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但出于尊重,曹伟没有再发邮件联系该刊编辑部;

    第三个月,文章还是没有收到任何消息。这次曹魏慌了——。他的论文对时间比较敏感。如果一直消耗,几个月后纸张的价值就会被稀释。

    无奈之下,曹魏给编辑部发了邮件,询问稿件的情况。半个月后,这封邮件依然静静地躺在发件箱里,没有任何涟漪。

    鼓足勇气,他拨通了编辑部的电话。一个老师拿起电话。在询问了曹伟论文的题目和投稿时间后,电话那头的老师说稿子没有通过编辑部的初审,被“枪毙”了。曹魏听到这里,心里已经凉了大半,但还是不敢问对方为什么不发邮件给他。电话里传来编辑的笑声:“我们这里只有几个编辑,每天要处理几十甚至几百份稿子,大部分都是很一般水准的稿子。此外,我们还要召开各种编辑审查会议、稿件评审会议和专题研讨会。如果每个作者一一回复,工作量太大,请谅解。”听到编辑冷静礼貌的回复,曹伟再也说不出话来。谢过她之后,她挂了电话。在这一点上,在他看来,一篇充满时效性和问题意识的文章,被硬生生的熬成了废纸。第二年,曹伟试图将博士论文中的一些章节重组成小论文发表。除了有一两篇论文成功地发表在《北方核》杂志上之外,他对《南方核》寄予厚望的其他论文均告丢失。

    去年疫情期间,曹玮看到很多综合性期刊发表抗疫征文,于是又在家里呆了两个月,准备再碰碰运气。但是结果还是一样。编辑部老师咨询了他工作的院校和职称后告诉他,期刊虽然刊登了征稿启事,但实际上主要是邀请国内“大咖”的稿件,每期留给投稿人的空间很小,即使有,也会优先考虑教授或副教授的投稿。

    屡遭失败的曹伟,开始怀疑自己其实是不是一个“学术垃圾生产者”,发表过很多论文,获得过国家博士生奖学金。

    他也和在博士后流动站工作的同学分享了自己的疑惑,发现这种现象并不是个案。和很多同病相怜的同学交流后,曹伟意识到自己身份的改变:原来他是某知名大学的博士生,导师站在他身后,所以无论是与导师合作还是独立投稿,他中标的几率都很高;现在他只是一个普通地方高校的普通青年教师,没有平台,没有职称,没有基金项目,没有网络资源等。毕业后,没有导师做背景的年轻教师,论文更难发

    曹伟在重新审视了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后,整理压缩了毕业论文中最精英的一章,经过反复打磨,送到了本学科中的一家C-扩展刊物上。等了几个多月,他终于收到了杂志编辑部的回复。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作为曹老师迈出了第一步。

    曹伟最迷茫的时候,联系了他读博时宿舍的同学韩成。韩成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曹魏,自己并没有迷茫。

    博士毕业后,韩成作为目前毕业生中的佼佼者,得到了留校当老师的机会。但作为国内一线大学,他的母校自然有相当高的就业标准。新青椒要么需要有留学经历,要么是博士后。

    为了留在学校,韩成自然成了博士后老师。看着一起学了三四年的同学,去了祖国各地,只留在母校。韩成一开始真的是野心勃勃。他仿佛看到,N年过去了,他已经变成了和学院里那些大咖一样的“长江”、“千人”。

    根据学校的统一安排,博士后教师需要在2-3年内完成科研、教学、管理等一系列工作。作为未来高校教师的后备人选,韩成需要担任大一班级的班主任,同时承担2-3门本科课程。除此之外,他还面临着“沉重”的研究压力:在站期间,他需要发表至少5篇C期刊论文,独立完成一个局级以上的项目。

    一开始韩成觉得凭借自己的博士出版经验,2-3年出版5种C期刊还是有可能的,但现实也给了他打击。

    当他向那些之前有成功合作先例的期刊投稿时,毫无例外地得到了编辑类似的回复:“鉴于你的博士后身份,如果你想发表一篇论文,还是需要副教授以上的人作为合著者,第一作者更好。”

    我辛辛苦苦写出来的文章还得写上别人的名字。一开始,韩成自然没想。看看那些因为完成不了任务目标而耽误出站或者不得不离校的前辈们,再想想他们没有出刊就出去的现实,韩成选择了妥协。

    而且随着韩城大学科研经费管理的进一步细化,期刊页费不能作为他的科研经费补贴。这意味着韩发表论文时只支付自己的低博士后津贴。但即便如此,韩成觉得这钱花得值。毕竟目前他最需要考虑的成本不是钱,而是时间。

    现在,韩成在站上一年半,借助学院的高水平平台和博士生导师的项目,成功发表了两篇C刊和另外几篇“北核”论文。

    但同时他也要考虑到下学期要开始的两门新课程的准备,以及疫情期间各种繁重的班主任工作。当然,他也填写各种评估表.

    本来信心满满甚至还摆出提前离站姿态的韩成,现在觉得如果能推迟一年离站,也能接受。毕竟即使在那个时候,我还不到35岁,还有机会以正式讲师的身份争取国家社科青年项目。

    从名校到高校青椒,曹魏和韩成的出版经历无疑会让很多高校有同感。但他们还是很幸运的,毕竟他们终于有机会发表论文了,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他们一样。

    作为一名“三大”的青年教师,虽然肩上的科研压力没有其他两所大学的同龄人大,但近在咫尺的她依然是一名讲师,看到一位有博士学位的年轻同事,她越来越深刻地意识到论文的重要性。

    所以她努力把自己从每周20节课的日常教学任务中分割出来,利用周末时间写论文,争取发表。然而,对于那些长期致力于教学但不擅长科学研究的教师来说,很难发表论文,尤其是核心期刊上的论文:她能做的研究对象主要是教学改革和实践创新,而核心期刊往往侧重于理论,这使得张远的张文几次被打了回去,一些期刊明确告诉她,张文的水平远远达不到期刊的要求,所以建议她不要再投稿了。青年教师面临着多方面的压力

    为了在高校生存,弱肉强食不升则已是不可改变的规律。面对中年人仍是中级职称的压力,张远显然无法通过发表论文实现突破。一方面,这不是她自己的强项;另一方面,她所在的平台没有竞争优势。

    幸运的是,她的大学去年出台了“聘请副教授”的政策。服务10年的张远,以其出色的教学能力和丰富的指导学生参加比赛的经验通过了选拔,这可以算是她自己几年的缓冲期。

    但她不能松一口气,因为按照这所大学的规定,拥有副教授职位的教师必须在2-3年内获得正式的副教授职称,逾期的岗位待遇将自动取消。

    曹伟经常羡慕那些毕业后有机会留在学校的同学。他们从医生变成了名校的老师,同时还可以在导师的课题组里搞科研。在学校平台和导师项目的帮助下,他们有了源源不断的论文和各种投稿机会。

    韩成常常羡慕那些毕业后选择在普通大学教书的学生。虽然他们的平台没有母校那么光鲜,但是一进岗位就拿到了中级职称。可能等他能出站的时候,已经有一部分学生成为副教授了。

    张远经常羡慕那些博士毕业后有机会进入一两所高校的学生。他们没有那么大的教学压力,可以合理分配教学和科研时间,甚至有时间离校做研究。同时也有机会争取地方社科基金项目,说不定运气好还能拿下一个教育部的项目。

    作为青椒,曹伟、韩成、张远无疑是幸运的,他们在自主科研的道路上走出了坚实的第一步;或者通过其他手段暂时实现职称过渡。但高校青椒金字塔里有很多命运相似的年轻人,却不一定有这样的运气。

    高校青椒一方面面临科研压力,另一方面也面临职称晋升压力。两者之间也有相互传导的关系。在很多高校,科研能力的高低决定了是否有晋升职称的机会;职称越高,获得科研项目和发表学术论文的机会越多。这两条交织的轨迹完美地形成了一个学术闭环,隔离了一些青椒。

    青椒,尤其是高校的青椒,由于没有高级职称,投递和出版渠道狭窄,无法到达很多期刊,尤其是含金量高的期刊;因为没有优秀的论文发表,所以在评价职称的时候会失去一个重要的权重。当两相叠加时,逐渐出现类似马太效应的现象。

    当青椒习惯于把这种效应归因于自身能力不足时,我们不妨反思一下产生这种效应的客观因素:虽然教育部明确提出要改革高校职称评定标准,但要打破只有学历、资历、帽子、论文、项目的“五大传统”,但量化指标的设定还是掌握在高校手中,论文、项目、作品仍然是最受重视的标杆。

    在这种定位的影响下,几个顶级学术期刊被追捧,升温,献坛。这些原本稀缺的顶级学术期刊,近年来要么从每期几十篇减少到不到十篇,要么大量邀请知名学者的稿件,留给青年学者发表意见的空间很小.

    每年年底,都是青椒焦虑易怒、无法完成科研任务、无法达到推广标准、期刊编辑缺乏吸引力的时候.当青椒连连叹息“为什么我的稿子总是被拍?”也许我们应该冷静地思考一下,这些手稿中是否会有许多“冤鬼”。


    网友转发请注明出处转载请保留链接:青年教师发论文:为什么我总是被枪毙?本文链接http://www.yule868.com/a/shijianlunwen/27452.html,谢谢合作!868学术论文网


    上一篇:科学家是中华民族的骄傲   下一篇:论文写出来,分发给一个完整的灰色产业链


    论主学术论文网 学术论文网专业指导写论文的要点和技巧,指导如何写论文,本科毕业论文,写作大学毕业论文,专为工程类,医学类,教育类,经理类,管理类,会计类,艺术类等原创毕业论文如何写,值得信赖值得靠谱的毕业论文写作网站.
  • 文章总数
  • 3574726访问次数
  • 建站天数
  • XML地图 XML_1地图 备案蜀ICP备160308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