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论文网

  • 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论文 > 实践论文 > 正文>【科技之家】钱学森的科普实践与科普观(下)

    【科技之家】钱学森的科普实践与科普观(下)

    发布日期:2020-11-10 15:33 实践论文

      科学技术普及的作用,不仅仅在于把深奥的科学知识通俗地介绍给大众,科学史上不少事实证明,科学的普及往往会开创一个崭新的领域。1944年奥地利科学家薛定谔的科普著作《生命是什么?》出版,却为沃森和克里克提出主要遗传物质的DNA螺旋结构模型奠定了基础,成为现代分子生物学的先声。1962年美国著名女科普作家莱切尔·卡逊的名著《寂静的春天》出版,她用文学的笔触揭露了美国滥用农药的事实,对环境污染情况进行了抨击,一门新兴的综合性科学--环境保护学由此兴起,成为国际“生态学时代”的起始标志。

      20世纪70年代后期,在我国大地上崛起的一门新兴组织管理技术--系统工程,当初就是发端于科学普及。粉碎“”后,钱学森和许国志、王寿云等人在交谈中认为,推广组织管理技术,培养组织管理人才,是搞好经济建设的关键所在。而系统工程,就是组织管理的技术。于是他们合写了一篇文章,把当时人们还比较陌生,但又十分重要的系统工程,通俗地介绍给广大职工、干部、科技工作者、经济工作者和各级领导。文章在1978年9月27日的《文汇报》上发表后,果然是“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科学、教育、工业、农业、军队等各方面的许多同志竞相学习,不少地方用作培训干部的教材。接着,钱学森等学者们又应邀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举办的系统工程节目撰稿,钱学森还应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邀请,亲自作了介绍系统工程的播讲。又为中央电视台举办的系统工程普及讲座承担了讲稿的组织审阅和讲课的任务。全国各地纷纷开展系统工程的普及活动,为此,年过古稀的钱学森,足迹遍及祖国的大西南和大江南北,仿佛就是一台系统工程科学的播种机,走进机关、学校、科研院所、工矿企业和部队等到处播撒着系统工程的种子;全国十余所高校开辟了系统工程的教学和研究工作;中国系统工程学会应运而生。系统工程在神州大地方兴未艾,在经济建设中已发挥了组织管理的效能。

      学术界一致公认钱学森是我国系统工程的开拓者。钱学森等人的那篇肇始之作《组织管理的技术--系统工程》,自然也是得到了社会的尊重,1981年3月12日,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国家出版事业管理局、中央广播事业管理局和中国科普协会四个单位联合举办的“新长征优秀科普作品”(1976年10月-1979年12月发表的作品)评奖活动举行了颁奖大会,钱学森等的作品获得一等奖,同时还获得上海市“新长征优秀科普作品奖”。

      如果说,以往由科普而开创新学科领域,并非作者的初衷,只是一种意料之外收获的话,那么,今后我们就应该自觉地利用科普的平台,开创更多的新学科、新领域。

      科学普及之所以能开创新领域,是因为它适应了时代的需要,一旦社会对科学技术有了需要,它比一百所大学更能推动科学技术的进步。而优秀的科普作品,犹如重要的精神食粮,可以使如饥似渴的人民大众止饥解渴,可以使迷茫的人心明眼亮。优秀的科普作品,可以为科学的进步打下广泛而坚实的群众基础。钱学森对此有深刻的认识。他强调搞好科普工作,需要解决几个认识问题。第一,科普的对象不只是工农群众和青少年,还应包括专业科技人员和广大干部,即所谓“高级科普”;第二,科普工作不仅是专业科技人员给专业知识少的人普及,在广大群众的发明创造中往往有许多科学道理,恰恰是科学技术上的新课题或生长点,可供进一步研究、提高;第三要达到普及的效果,一定要做到深入浅出,引人入胜。

      很早以前,钱学森就在多个不同场合倡导过一个富有远见卓识的观点:“作为一个科学工作者,应该有这样的本事,能用通俗的语言向人民(包括领导),讲解你的专业知识。研究生在撰写论文的同时,最好再写一篇同样内容的科普文章,这应该作为(学位)考核的一项重要内容。这有利于打破死啃书本、只会讲行话的弊病。”他的这一建议后来多次为媒体引用报道,这应该作为广大科技人员和理工大学生的努力方向。

      钱学森曾在一次讲话中说:“文学和科学技术的结合、美术和科学技术的结合,电影、电视、广播这一些跟科学技术的结合,就能使我们科学普及工作有更大的、更好的效果。要达到更好的效果,就很有必要动员我们的文艺工作者跟我们一起搞。”1981年他还讲过:“在中国科普家中,我喜欢高士其同志的作品;在外国科学文学家中,我喜欢美国的莱切尔·卡逊的作品后者似有中译本叫《寂静的春天》,她的作品是把科学同文学中的散文融合在一起了。”他指出:“我向往的是这类高级作品,它代表了科学与艺术结合的光辉前景。据说,国际上知名的中国血统作家韩素音也在讲,科学与艺术的结合是新方向。”在这里,钱学森希望科学普及的手段和方法更加灵活多样,形式更加丰富多彩、喜闻乐见。他为科普读物的写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同时也表达了他希望有更好的科普作品问世的强烈心愿。

      普及科学技术的手段以科普美术最为直观、通俗、有趣,因而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广泛欢迎。1980年钱学森在一次讲话中明确指出:“我觉得美术工作者有广阔的园地可以做工作,一个园地就是把科学技术上能够实现,但现在还没有做出来的东西,用画面把它表现出来,这叫做科学画吧比如说月球上是怎么回事,你说了半天并不形象,你若画张月球的景象,那不是很形象吗!现在有一些探测器到火星上去了,火星也怪,天不是蓝的,而是红的,那你画一张火星的景象嘛。再有我们要建设一个大工程,现在还没有建设起来,设计图已经有了,是不是可以画一个建成的情况。这样的画是可以教育人鼓舞人的,也是一个很生动的科学技术普及教育。”

      1982年2月,钱学森在自己的办公室专门就科学与美术结合的问题,同科普美术家张博智同志进行了一次长谈。钱学森首先说:“你的画我看了不少,耐人寻味,很有意思。可是有时画得有些粗,出现大笔触”这几句话,就使张博

      智心悦诚服了。这位蜚声中外的大科学家对一个普通美术编辑的作品,竟然了解得如此细致入微,并切中要害地指出了其中的不足之处。

      接着,钱学森又意味深长地说:“你们作为艺术家就要搞懂绘画历史和各种流派画法,才能进行借鉴。搞艺术不像搞数学那样,3+1=4有个公式。搞艺术很难,要知难而进,要坐下来系统研究。”

      然后,钱学森把话题转到美术与科学的相互关系方面说:“我呼吁过科学与美术结合的问题。你们搞美术的,要参加科学实验工作,主动为科学研究服务。在实际工作中,用艺术为科学服务会更生动些。四化建设需要科学在前。科学与艺术结合,需要我们共同努力去实现”

      钱学森还风趣地比喻说:“我喜欢艺术但又不会作画,若会画画就给我插上了翅膀。”钱学森在谈话中的幽默比喻,给张博智很大启发。

      钱学森学识上的博大精深、事业上的卓越贡献,可以说众所周知。他在进行高深的专门知识研究的同时,不拒涓涓细流,坚持从科普中吸收新的知识。1978年春天他读了徐迟同志著名的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等之后,对蓬勃兴起的科学文艺给予了很高评价,他说:“我们文艺界的同志,有志于表现科技领域,这对于中国,对于世界,都会有很大影响,也是尖端工程。”读了黄宗英同志的《大雁情》之后说,“黄宗英同志的《大雁情》写得好,把科学家心中内在的东西刻画得很好。”20世纪80年代,年逾古稀的钱学森每日黎明即起,坚持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6点钟的《科学知识》讲座,数年如一日,电台的同志以为是传闻,偶然一个机会,当面问他:今天早上《科学知识》节目讲的是什么内容?钱学森脱口而出:讲的是南京紫京山天文台的趣事。面对这一回答,问者惊讶不已,听者感慨丛生。钱学森这种追踪新的科学信息和科学知识的激情,着实叫人钦佩。真可谓“山不厌尘,故成其大;海不厌细,故成其深”啊!

      总之,钱学森希望广大的文艺和文化工作者能一起来搞科普。他说,要调动文学、美术、电影、电视、广播等各种手段与科学技术更好地结合起来,多出版一些图文并茂的科普书籍;多拍一些完整系统的介绍某一门科学技术的长篇电影,也拍一些真正能说明某一问题的好的电视科教短片;要利用各种现代化的手段,把科普展览办成艺术性和科学性都很强的生动活泼的演示展台;美术工作者要把科学的预见和成就,用形象生动的画面表达出来;还要利用自然条件,开辟各种天然的科学公园;在全国每一个县都建立包括展览馆、实验室、报告厅、会议室以及必要的生活设施、旅馆和科协、学会机构在内的科技活动中心。我们要有这样的雄心壮志,才能最大规模地深入搞好科学技术普及工作,完成提高整个中华民族科学文化水平的任务。

      研究科学普及工作本身到底有哪些规律性的东西,科学普及中有哪些特有的概念和范畴,它的结构层次如何。搞清这些规律、概念、范畴和结构层次应该如何表述,才能有的放矢地促进科普研究的发展,促进科学普及工作的开展。1986年7月17日,钱学森在给科普工作者王天一同志的信中全面阐述了科普工作的三个层次。信中说,我近来同中国科协的同志谈,科学普及工作在今天已有发展,可以分为两大方面:一方面是大面积的科普,另一方面是对广大机关工作干部的科普。前者又可分为农村及小集镇的“大农业”(即农、林、牧、副、渔、工、商贩、运输)的科普,和为城市的“大工业”(即工业生产、第三产业)的科普。这种大面积科普对提高劳动生产率关系极大,可以大大提高生产技术,叫产值翻番。这方面我们不是发明人,是从资产阶级那里学来的,但我们要加以发展罢了。现在这项重要工作由省、市、地、县、乡的科协在抓,科技工作者的任务是提供教材。

      另一方面对干部的科普,也可以归入干部的继续教育,这也非常重要,“科盲”是当不好干部的。这里也是一个提供教材的工作;科协出版的《现代化》杂志可以进一步充实为面对干部的科学教育刊物,我以前称此工作为“中级科普”。

      从前,我还有一档叫“高级科普”,即为了科技专家们了解非各自领域的新发展,以开阔思路用的。我现在看,这个名称太泛,没有表明其特性,所以应改为“宏观学术交流”。

      这样经典意义的科普是上面讲的大面积科普,对象在我国有几亿人。派生出来的是对干部的科学教育,对象有千万人。至于宏观学术交流,那不是科普,是一种跨学科、跨行业的学术活动。

      科普宣传和科技推广,是利用各种宣传形式和推广手段来普及各种科学技术知识的活动,它要直接与普及对象见面,它与生产实际联系最紧密。怎样提高科普宣传的质量和科技推广的效果,不是一件简单的、低层次的事,是一个值得研究和探讨的问题。

      钱学森曾呼吁中国科协等单位要注意培养专门的科学记者,同时也希望广大新闻记者要多与科学家交朋友。还具体地指出:“记者学习科学知识要过两关,一是行话关,二是目录学关。学了目录学还要弄清各学科、各门类之间的相互关系。”“在学习科学知识方面,对记者的要求不能像科学技术工作者那样但是,记者了解的面应该很宽很广,这主要是指当代科学技术的方向、内容、目的和问题。”钱学森的这些建议,对我国科技新闻报道、科普宣传和科技推广是很有参考价值的。

      科普宣传的选题至关重要,要想收到良好的效果,必须根据科普形式和科普对象的层次来考虑。20世纪80年代前期钱学森在给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科学知识》节目组宋广礼同志的一封信中着重谈了这个问题。信中说:“科学发展的大方向和主流,是重要问题。《科学知识》节目要讲现代科学技术的宏观趋势,人认识客观世界有哪些主攻方向我国广大干部尤其需要这方面的知识。”

      1986年,钱学森在编写国防科普丛书的报告上更具体地指出:“我希望他们在书上能体现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不要只就技术讲技术,要看得远一些。应该讲讲系统工程等。”这些意见无疑给科普创作进一步指明了方向。

      1996年6月17日,钱学森在家里会见四川绵阳市从事科普工作的汪志同志时,以他的亲身经历和体会,兴致勃勃地畅谈了一个多小时,强调了科普工作的重要意义,并着重说明,科普工作的要害是要让人喜欢看,听得懂。他说:“做好科普工作并不那么简单,科技人员要把一个专业化的问题向外行人讲清楚并不容易。我在美国那么长时间,知道他们那里没有这个本事不行。美国的科研人员要争取基金会的经费支持,就要参加董事会的会议,向董事们作10到15分钟的讲解,在限定的时间里把他要报告的事情讲清楚,要不他就得不到经费。这就是一个社会要求,也是一种压力。要求科技工作者对不在行、不懂的人介绍你的工作,我觉得是很需要的。但是许多很有学问的人为什么做不好呢?一般说是口才问题,实际上是不会用非本行人的思维逻辑和通俗易懂的比喻,用形象的语言来表达你要说的科技问题。前几年有这样一件事,豆科植物的根部有固氮的根瘤菌,有位同志想把它移植到其他植物上,像麦子什么的,这对粮食增产有很大的作用。他搞出了成果,写信告诉我某日某时电台要广播。我特意听了,结果是一点儿也没讲清楚怎么回事,让人听了莫名其妙,这就是一个问题。你至少要让人家听懂百分之七八十吧!我始终认为我们社会主义国家这样子是不行的,我们的科研体制对科技人员缺少这方面的压力。我们国家重视出成果是对的,但还要重视培养科技人员三言两语讲清问题的能力,要培养这样的人。

      据章道义先生介绍,1978年11月14日,钱学森在中国科协一届二次全委会上,就如何加强科普工作进一步发表了自己的见解与建议。他首先算了一笔账,按10亿人口计,每人每月参加两次科普活动,全年就得有240亿人次的活动。按1个点,1次可容纳100人,1天搞2次活动,全年可接待7万人计,全国就得有30多万个科普活动点。另一个算法,这240亿人次中,有1/10去科技博物馆参观,按1个馆1年接待240万观众计,就得有1000多个大型科技博物馆。方毅副总理多次提到的那个西德科技博物馆,规模相当的大,1年只接待150万观众,可见我国的科普任务是何等的巨大!

      最后,钱学森坦诚地郑重地提出了一个常人想都不敢想的建言:“要完成上述历史使命,必须有一定的物质基础。现在先进的发达国家,在科技方面的投资占工农业总产值的2%~3%,我国科技落后,在科技上花的钱,应占3%,而其中的1/3应花在科学技术的普及上,即占工农业总产值的1%。这样经过若干年努力奋斗,就能完成中央交给我们的科学技术普及任务。”对钱学森的这个发言,与会全国委员报以热烈的掌声,表示完全赞成。

      早在35年前钱学森就号召,“一定要把科普当成一项伟大的战略任务来抓。每一个科协的会员,每一个科学技术工作者都有科普的责任。”祖国和时代赋予我们的使命,必将由一茬又一茬的新人,继续推向前进!(四川省科技新闻学会 作者: 成都市老科协理事王文华)


    网友转发请注明出处转载请保留链接:【科技之家】钱学森的科普实践与科普观(下)本文链接http://www.yule868.com/a/shijianlunwen/18031.html,谢谢合作!868学术论文网


    上一篇: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从水口开始   下一篇:高淳法院论文在省法学会农业与农村法治研究会年会上获一等奖


    论主学术论文网 学术论文网专业指导写论文的要点和技巧,指导如何写论文,本科毕业论文,写作大学毕业论文,专为工程类,医学类,教育类,经理类,管理类,会计类,艺术类等原创毕业论文如何写,值得信赖值得靠谱的毕业论文写作网站.
  • 文章总数
  • 2321231访问次数
  • 建站天数
  • XML地图 XML_1地图 备案蜀ICP备160308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