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论文网

  • 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教学论文 > 生物论文 > 正文>沃森生物幕后的隐秘推手

    沃森生物幕后的隐秘推手

    发布日期:2020-12-10 03:30 生物论文

      当沃森生物董事长李云春12月4日晚在电话里喊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应该已经预见到市场对于沃森转让子公司泽润生物股权的反应。

      即将拥有2价HPV疫苗的泽润生物是这次争议的焦点。沃森原本持有泽润生物65.1429%的股权,计划向淄博韵泽、永修观由两家投资平台出让32.6%的股权。而且在股权转让后,多家机构还将对泽润生物进行一系列的增资、债转股等操作,进一步将沃森的持股比例降到28.5%。图/视觉中国

      已经登陆资本市场的2价HPV疫苗生产企业万泰生物目前的估值是816亿元,而沃森出让泽润生物的估值,仅为35亿元。这样明显的低估不仅引起投资机构的质疑,还引得深交所发出了问询函。

      12月7日,在经历了周末两天的舆论轰炸后,沃森生物在今天开盘前发布公告,取消这次股权转让计划,但市场情绪依然没有放过沃森生物,当天,沃森生物以20%的跌停收盘。

      如果光看这一起转让动议,或许会觉得沃森的动作让人不可思议。但把泽润生物和它的前东家惠生集团,以及前期已埋伏进入泽润的高瓴资本、泰格系资本联系起来,就会发现一段鲜为人知的资本迷局。

      2013年9月2日上午,一家在香港上市的油服公司“惠生工程”(HK02236)股价突然暴跌16%。随后就有消息传出:

      此事在当天晚上22时得到了证实。惠生工程发布公告称:华邦嵩正在协助中国有关机关进行调查工作。

      华邦嵩是曾经的泰州首富。他从江苏兴化起步,一开始做金属丝网厂的销售,后来慢慢开始从事石化机械和配件的制造,逐步进入石化行业服务领域。图/惠生官网截图

      华邦嵩赶上了好时候,1998年国家石油行业大重组,以黄河为界成立中石油和中石化。当时的中石油只有原油开采经验,并没有炼化基础。华邦嵩和哥哥华邦山1997年成立的“惠生工程”,搭上了中石油发展炼化业务的快班车。

      公开报道的信息显示,2003年,惠生工程获得了中石油兰州石化的改扩建项目,随后陆续获得大庆、吉林、辽阳等多地的石化工程订单。2009年2月19日,惠生工程与中石油四川石化公司签了一个大单,至今这则新闻还挂在惠生公司的官网上。

      和华邦嵩签约的,是中石油四川石化公司总经理栗东生,后来被媒体爆出:栗是“石油帮”核心人物蒋洁敏的心腹。在北京日报旗下新媒体一篇名为“消失4年的石油帮贪官,原来正在牢里串珠”的文章里,栗东生的落马被指与四川石化部分工程存在巨额利益输送有关,而这背后有周某的影子。

      2013年9月1日,国资委原主任、中石油原董事长蒋洁敏落马。而华邦嵩在9月2日被曝出接受调查时,外界很自然地产生了联想。

      最终,华邦嵩以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2016年底刑满后,如今他依然是惠生集团董事长。

      就像当年山西煤老板热衷投资影视业、P2P一样,华邦嵩也没把所有的鸡蛋全放在油服上。在主业之余华邦嵩还花大价钱,投资过另外一个行业。

      2003年,华邦嵩出资900万元,江苏新华化工机械有限公司出资100万元,拉来了中生集团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的科研处长吴克。吴克帮助华邦嵩建起了惠生生物,做的第一个产品是灭活甲肝疫苗。

      为了让从零开始的惠生生物快速上轨道,吴克拉来了一个强力的合作伙伴:沃森生物。

      2007年时,惠生生物和沃森生物合作开发“精制甲肝灭活疫苗”稳定性实验论文发表在《中国生物制品学杂志》 2007年8月刊上。2010年2月,这款疫苗获批上市。

      这是沃森与惠生系生物医药企业第一次合作。2010年11月,沃森生物登陆资本市场,超募资金19.6亿元。

      手里有了钱的沃森生物,开始了一段神奇的资本之旅,公司内部称之为“大生物制药战略”。

      2012年12月底,沃森生物收购了惠生集团全资的泽润生物58.09%股权。

      但关于这段收购,沃森生物看中的并非泽润生物的灭活甲肝疫苗。熟悉情况的业内人士介绍,沃森生物疫苗起家的技术路线并非灭活工艺,“泽润的甲肝疫苗上市后没卖多久,实际就停产了。”事实上在2014年,沃森生物甚至申请注销了泽润的甲肝疫苗批准文号。图/泽润生物官网

      实际上,后来的剧情发展显示,收购泽润生物,沃森生物是为了其手中的HPV疫苗。

      当泽润生物还叫惠生生物的时候,吴克就已经开始进行HPV疫苗的研制工作。天眼查APP数据显示,2009年7月22日,惠生生物的“用毕赤酵母表达系统制备抗人乳头瘤病毒18型感染的疫苗的方法”拿到了国家发明专利,这个专利号为CN101487010A的发明人中就有吴克。只是吴克在沃森生物收购泽润生物之前就离开了,并在2011年3月创立了上海博沃生物。

      泽润生物随后挖来了美国默沙东公司的研发部副主任史力,全力开发HPV疫苗。官方描述中,史力是默沙东HPV疫苗Gardasil 的技术发明人之一。

      沃森生物从惠生集团手里拿下了泽润大部分股权的时候,惠生集团和华邦嵩实际处于一个很微妙的时间点上,对于手里另一家生物制药公司,惠生集团的控制力度显得并不够强。

      2010年时,华邦嵩又出资1000万美元,力邀美国安进公司工艺开发科学总监的周新华回国,成立了上海欣润药业。此后欣润药业更名为嘉和生物,主要从事单克隆抗体药物的开发。嘉和生物在研的品种里有4个生物类似药,分别瞄准的是罗氏的贺赛汀、阿瓦斯汀、艾伯维的修美乐以及强生的英夫利昔单抗,都是妥妥的大品种。

      2013年10月,当时“人在里面”的华邦嵩作为惠生投资的法定代表人,联合惠生系曾短暂入股的石河子安胜投资一道,和沃森生物签订了股权收购协议。沃森收购了嘉和生物总共63.576%的股权。

      从满身石油气味的“惠生系”过渡“沃森系”,泽润生物和嘉和生物只用了一年时间。沃森对外的说法是:将搭建包含疫苗、血制品、单抗的“大生物制药平台”。

      沃森的确在大生物制药战略上努力过。在将惠生的两家企业收入囊中之前,沃森生物还收购过河北的血制品企业大安制药、上海丰茂生物,但都不算成功。

      据了解,大安制药GMP好不容易改造完成,产品又通不过中检所的批签发,沃森生物只得转卖给了内蒙君正集团;上海丰茂则号称有6个“单抗大品种”,不过在投资过程中,沃森生物认为技术有假,以诈骗为由报警,上海丰茂公司甚至有人涉案被捕。

      而在收购惠生系两家生物制药企业后,沃森生物还先后收购过宁波普诺、山东实杰、圣泰药业和重庆倍宁四家疫苗销售企业,然后把它们整合到山东实杰中,打包在2015年上了新三板。只是没想到,2016年惊动中央的山东疫苗案中,负责销售疫苗的山东实杰卷入其中,被吊销营业执照并退市。

      当年沃森生物所发的“大生物制药”宏愿,最终只有“惠生系”的泽润生物和嘉和生物是相对靠谱。

      在2018年之前,嘉和生物一直牢牢抓在沃森手里。公司三大品种贝伐珠单抗类似药、曲妥珠单抗类似药、英夫利昔单抗类似药也都进入了三期临床,距离产品上市收获在即。

      2015年时,嘉和生物引入战略投资者阳光人寿和东海证券,但沃森生物通过增资等操作,依然在2017年底保持了对嘉和生物68.47%的控股权。

      先是阳光人寿和东海证券将持有的嘉和生物股份,转给了上市公司康恩贝和福建国资背景的华兴康平。沃森生物不但没有优先收购,反而在几天后也向康恩贝卖出了8.6455%的股权。

      然后就是泰格医药出手,用旗下两个并购基金向嘉和生物增资3.7亿元,沃森生物的持股比例因此进一步被稀释。

      2018年6月26日,沃森生物宣布交出嘉和生物的控股权,新主人是HH CT。这家公司还向华兴康平等机构继续收购嘉和生物的股权,最终实现控股50.04%。康恩贝被稀释到持股25.34%,沃森生物的占股比例则降到13.59%,泰格系投资基金则喝到了一口肉汤,持股比例为9.84%。

      HH CT不是星球大战里的机器人,其背后的实控人是能叫国资都让路的高瓴资本。尤其是在一系列看不懂的医药投资标的里面,大都有高瓴资本的身影。

      高瓴自从2014年介入生物医药行业投资后,一发不可收拾。嘉和生物在沃森生物手里的5年,累计亏损额在2.49亿元以上,沃森生物为之投入了大量的研发费用,但在转让股权时,嘉和生物的估值仅为34.7亿元人民币,沃森生物获得的股权转让收益只有11.29亿元。

      但仅仅过了两年,这笔现在看来被贱卖的资产,却获得了暴涨。2020年10月27日,嘉和生物在高瓴的一路护持下登陆香港联交所,首日市值高达140亿港币。

      其实,被贱卖的质疑并不是现在才出现的。早在两年前股权转让时,一位投资者就在深交所互动易上向沃森生物发问:

      沃森生物当时的回复是:“推进嘉和生物在境外证券市场上市,一方面可以解决嘉和生物单抗药物研发和产业化的资金需求,另一方面有利于对核心团队的激励。”但这个解释显然没有彻底廓清投资者的质疑。

      2019年年底时,高瓴和泰格已经悄悄进入了泽润生物。当时高瓴和泰格旗下的投资基金通过增资、可转债换股的方式,持有了泽润生物11.05%的股份。其中,高瓴占股8.95%。

      高瓴之所以看好泽润生物,是因为在苦修10年之后,泽润生物的2价HPV疫苗有望在2022年获批上市。与嘉和生物的生物类似药相比,HPV疫苗更是可以看得见的金蛋。

      HPV疫苗因为前几年的大力宣传,在国内几乎尽人皆知。HPV病毒据称与90%的宫颈癌有关,而我国是宫颈癌高发的国家,发病率居世界第二。作为全球唯一一支可以预防癌症(宫颈癌)的疫苗,HPV疫苗刚一上市就受到女性的追捧。图/视觉中国

      HPV病毒有很多亚型,引发宫颈癌最常见的是16和18亚型,大约占70%左右,能预防这两种亚型HPV病毒感染的疫苗称为2价HPV疫苗。覆盖亚型越多,自然预防效果越好。目前,全球最先进的是默沙东的4价和9价HPV疫苗,葛兰素史克也能提供2价HPV疫苗。

      今年4月29日上市的万泰生物,是国内首家生产2价HPV疫苗的企业。卖农夫山泉的钟睒睒在挣到钱之后,于2001年出资拿下了万泰生物95%的股份,资助厦门大学教授夏宁邵开发HPV疫苗。夏教授花了18年的时间,做出了第一支国产2价HPV疫苗。

      泽润生物紧随万泰其后,有望成为国内第二家能提供2价HPV疫苗的企业,而且在泽润的管线价HPV疫苗。

      面对一个每年百亿级销售额的市场,泽润生物距离实现效益可谓只差“临门一脚”。持股比例高达65.14%的沃森生物却要让出泽润的控股权。

      这一幕几乎是转让嘉和生物股权的翻版,所不同的是,这次的接盘方里并没有高瓴,而是高瓴的“好基友”泰格系控制的两家基金。

      “35亿的泽润生物,和已经上市的万泰生物816亿估值相比,简直是个笑话。”在一众机构眼里,泽润生物的2价HPV疫苗虽未获批上市,但公司价值也绝对不止35亿元。这正是“周末怒怼事件”的根源。

      12月5日,一段沃森生物投资者电话会的录音在网上流传,有投资机构质问沃森生物管理层:“你们这样做事情,相不相信有因果报应?”

      实际上,在“怒怼事件”的背后,可能已经有投资者注意到,嘉和生物和泽润生物的股权转让背后,其实是同一拨力量在主导。

      嘉和生物收购案中,高瓴直接出手,泰格系基金从旁协助;而在泽润生物的收购案中,高瓴虽有入股,但并未送出关键一刀,换成了泰格冲锋在前。

      据天眼查APP显示,沃森生物公布的股权收购方淄博韵泽显然是个投资平台,背后实际出资的是西安泰明,这是一家包括泰格医药、太平洋人寿、博时资本、东方证券、上海国资委、苏州高科技园区以及长三角多个省市国有资本的投资机构。另一家收购方则是泰格旗下的观由资本,此前观由资本也出现在对嘉和生物的收购中。

      今年11月3日,惠生集团出让其所持有的6.4814%泽润生物股权,其受让对象也主要是泰格系控制的基金,出让的估值基础为34.86亿元。沃森生物方面称,股权转让正是参考了惠生集团对泽润生物的估值。图/视觉中国

      如果不出意外,泽润生物在交割完股权之后,将和它的同胞兄弟嘉和生物一样独立登陆资本市场,到时候上市股东名单上,同样会有高瓴和泰格的身影。而届时泽润的市值,就算只有万泰生物的一半,也将会达到350亿元以上,比沃森转让时的估值会多个零。

      在回答机构投资者“是主动卖还是被迫卖出”的问题时,沃森生物董事长李云春斩钉截铁地说:“我们是主动卖的!”

      沃森出让泽润生物的控股权,据官方说法是为了有更多精力投入与苏州艾博生物的合作,全力开发mRNA疫苗。

      苏州艾博是由科学家英博创立的企业,英博在在美国Moderna公司有过十几年的研发经历,开发mRNA疫苗和泽润生物史力团队开发HPV疫苗一样,都是手到擒来。在新冠疫情的大背景下,沃森认为苏州艾博比泽润生物更有潜力。

      巧合的是,天眼查APP显示:苏州艾博的股东里也有泰格系主导的西安泰明,持股比例为9.3483%。


    网友转发请注明出处转载请保留链接:沃森生物幕后的隐秘推手本文链接http://www.yule868.com/a/shengwulunwen/21092.html,谢谢合作!868学术论文网


    上一篇:2020年12月4日Science期刊精华   下一篇:我们身边的生物技术论文


    论主学术论文网 学术论文网专业指导写论文的要点和技巧,指导如何写论文,本科毕业论文,写作大学毕业论文,专为工程类,医学类,教育类,经理类,管理类,会计类,艺术类等原创毕业论文如何写,值得信赖值得靠谱的毕业论文写作网站.
  • 文章总数
  • 2808946访问次数
  • 建站天数
  • XML地图 XML_1地图 备案蜀ICP备160308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