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论文网

  • 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论文 > 社会学论文 > 正文>移民的种族分层和健康不平等:一种生命历程的交互

    移民的种族分层和健康不平等:一种生命历程的交互

    发布日期:2020-11-09 06:30 社会学论文

      论文的作者,时任杜克大学社会学助理教授的Tyson H. Brown利用1992到2012年美国健康与退休研究(Health and Retirement Study,简称为“HRS”)的调查数据,针对51岁至80岁之间的分别于美国和国外出生的非西班牙裔白人(以下简称“白人”)、非西班牙裔黑人(以下简称“黑人”)和西班牙裔美国人六大群体,采用多水平线性回 归模型的方法,对美国社会的健康不平等的现状及其背后的原因作出解释。

      首先,我们知道,人类生理、心理健康都不是简单的由基因、营养等基础在随机致病原的作用下发展的,健康的风险和致病因素,首要的,分布在社会结构缔结的不平等机制中。也就是所谓的健康的fundamental cause theory(根本原因理论),这点从Link & Phelan到Carpiano都有论述。对于移民来说,这个问题就更加突出。移民不仅是位置的移动,更是社会关系的移动,文化认知也要重组。而人类行为是内嵌于社会关系中的,发生流动后的移民,他们的健康行为,特别是风险行为,是动态受制于母国社会关系和客居地社会关系中的。这在我国也相当突出,只不过在西方又加入了种族这个重要维度。当前,美国社会的健康领域的不平等问题突出,学界亦对此进行了大量的研究。论文对以下几个主题的研究成果进行了综述:

      健康领域的种族/民族不平等:白人的健康水平要好于非白人。具体而言,后者在种族歧视、种族隔离、资源可及性、不平等分工和健康行为等因素的影响下,健康水平要低于前者。

      移民的健康状况:许多研究者发现了一个悖论,即,移民虽然收入较低,但他们往往比本土居民更健康,即所谓的移民健康悖论(immigrant health paradox)。针对这种观点,有的学者认为是由幸存者偏差造成的,这是因为往往只有健康的个体会选择移民;有的学者认为,不健康的移民,特别是濒死的,会回母国落叶归根,从而带来了“移民要比本土居民更健康”的统计假象;还有的学者认为,移民的社会网络能够帮助他们维持健康的生活状态,因而他们要比本地居民更加健康。但是这一悖论现象近年正在减弱,有研究显示:随着移民在美国的居住时间的延长,他们的健康水平也在多种因素的影响下有所下降。

      年龄与健康不平等的三大假设:学界关于年龄与健康不平等的关系存在三种解释。第一,是持续不平等假设,即认为群体间的健康不平等是恒定的;第二,是劣势积累假设,即认为随着年龄的增长,健康群体的健康优势会扩大,不健康群体的健康劣势也会增加;第三,是健康平等化假设,即认为随着年龄的增长,所有群体的健康程度会趋于一致。

      综上,学界已经对不同种族/民族、出生地、年龄阶段的个体的健康平等程度分别进行了比较性分析。但是,我们搞定量的都知道,找出相关实在太简单了,不管是经典统计还是贝叶斯方法,两个相关参数有意义/显著,实际上基于数据本身的生成过程。因此,个别一些因素和个体健康有关,似乎不是特别有意思。作者也指出,现有的相关研究没有将上述因素置于一个整体的分析框架内——我们还不知道这些因素是如何共同作用于个体健康的;特别是,我们也不清楚种族/民族、出生地之间的健康不平等程度是否会及如何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持续、增加或减少。如果这些都不清楚,我们怎么来解释移民的健康优势随着时间增长而消散呢?

      基于已有研究的成果与不足,作者从一种综合的视角,提出了本篇论文的研究问题:

      首先,相比于美国白人,是美国黑人和美国西裔的健康恶化的速度更快,还是黑人移民和西裔移民的健康恶化更快?

      其二,本土白人和少数族裔之间的健康不平等更甚,还是本土白人和少数族裔移民之间的健康不平等更甚?

      此外,研究还好奇,移民的健康,是否随着时间快速下降,以至于逐渐和本土居民趋同。

      样本:为了检验上述假设,作者使用了11期HRS(1992-2012)的调查数据。而出于减少统计偏差的考量,研究对象包括至少接受一次调查的受访者,最终进行统计分析的样本量为16,265人,其中包括11,131名美国出生的白人、471名国外出生的白人、3,181名美国出生的黑人、227名国外出生的黑人、611名美国出生的墨西哥裔美国人和644名国外出生的墨西哥裔美国人。

      因变量:作者将健康概念分解为慢性疾病(Chronic conditions)和功能障碍(functional limitations)两大维度,这些问题都来自HRS对一些常见疾病的列举。经过数量统计,将不同的应答结果分别汇总为范围介于0-5和0-12的分数,以显示健康程度的序次。

      自变量:论文涉及的自变量均为虚拟变量,包括个人自然和社会属性(包括种族、民族、出生地、性别、年龄、在美国居住的时间、出生队列、地理区域、婚姻状况、缺失和死亡),社会经济地位(包括教育程度、职业、家庭收入和家庭净资产),健康行为(包括体重水平、吸烟史和饮酒程度),以及医疗护理状况(包括是否有健康保险、是否就医)。

      研究方法:论文采用多水平模型里专门处理长效面板数据的一类:growth curve modeling,将个体的健康状况描述为年龄的函数,这个函数的条件概率同时是由一系列协变量联立控制的。

      经过分析,作者分别向我们呈现了描述统计和假设检验的结果。而且,研究结论均证实或部分证实了本文的研究假设。

      根据描述性统计结果(见表1),出生在外国的移民普遍要比同种族/民族的本土居民具有健康优势和更不容易表现出健康风险行为。同时, the race card还是存在的,因为白人又总是比少数族裔的健康状况更优。非白人群体在社会经济地位和医疗护理的部分方面也处于不利地位。而在假设检验部分(见表2、图1、图2和图3),作者向我们展现了这样的一个现状:在控制了出生队列、性别、健康保险、地区、婚姻状况以及死亡的条件下,种族/民族、出生地、在美国的居住时间和年龄交互影响着个体的健康状况。这符合Kimberle Crenshaw、Patricia Collins等人提出的Intersectionality这一概念,即多种社会身份将人们的境遇切割成不同的维度,每一种被切分的维度中的人类经验都是不同的。具体而言,在美国出生和在国外出生的少数种族/民族的健康程度要差于同年龄阶段的在美国出生的白人,移民的健康状况共同被种族/民族和年龄所决定。而且,不合理的劳动分工也是少数种族/民族群体健康水平下降或急剧下降的原因之一。

      尽管社会经济地位、健康行为和医疗护理状况等一系列因素影响了不同群体的部分健康状况,但即使在控制了社会经济地位、健康行为和医疗护理状况后,在美国出生的黑人的健康状况也比美国出生的白人更糟糕。再者,不同群体间健康不平等是动态变化的。我们无法用单一的持续不平等假设、劣势积累假设或健康平等化假设去解释不同群体在不同年龄阶段和不同维度上的健康程度差异及其变化。社会经验在这里再次提醒我们,种族和移民身份对人的影响一定要放在其他社会身份的语境下讨论。例如针对亚裔女性的歧视完全不同于针对亚裔男性的歧视,这种歧视、刻板化、矮化会以脉脉温情、施舍、自由的幻想等方式来接近个人。在风险行为的选择上,如果个人忘记了这种结构化社会身份的交替、动态变化,产生虚假意识,最终把实际的健康不平等说成个体选择,把一些不健康行为丑化为恶臭油腻,实际上是很片面和反人性的。这篇论文有很多可供我们学习、参考之处。尽管作者认为HRS数据自身的特性限制了研究的深度,但正如作者在论文中提及:本研究考量了种族/民族、出生和生命历程等要素对健康状况的交叉性后果;将健康被视为一个可分解的、动态的概念,并被放入年龄的纵向框架之中;在回顾移民定居时间的同时,使用了前瞻性的健康轨迹分析,这些都是值得我们去学习的内容。

      作者 杨晓照(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院副教授);杨芳瑛(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院硕士研究生)


    网友转发请注明出处转载请保留链接:移民的种族分层和健康不平等:一种生命历程的交互本文链接http://www.yule868.com/a/shehuixuelunwen/17886.html,谢谢合作!868学术论文网


    上一篇:终于轮到了“社会学热”这是真的吗?   下一篇:2021年4月山西自考本科社会学专业计划


    论主学术论文网 学术论文网专业指导写论文的要点和技巧,指导如何写论文,本科毕业论文,写作大学毕业论文,专为工程类,医学类,教育类,经理类,管理类,会计类,艺术类等原创毕业论文如何写,值得信赖值得靠谱的毕业论文写作网站.
  • 文章总数
  • 2321231访问次数
  • 建站天数
  • XML地图 XML_1地图 备案蜀ICP备160308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