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论文网

  • 当前位置:主页 > 餐饮知识 > 烹饪技巧 > 正文>《绝对权力》分集剧情介绍

    《绝对权力》分集剧情介绍

    发布日期:2021-06-05 22:46 烹饪技巧
    div class="yule868_subblock">

      绝对权力剧情介绍

      剧情梗概:二○○一年五月,镜州市委书记齐全盛的夫人高雅菊、女儿齐小艳和市委常委林一达、白可树一夜之间同时被省委审查。负责查处此事的是原镜州市长、现任省委副秘书长刘重天。刘重天和齐全盛当年搭班子时对于如何规划建设镜州产生过尖锐矛盾,造成了市委、市政府“一城两制”的局面。齐全盛跑到省委要绝对权力,以实现再造辉煌的钢铁意志。当时 的省委为了让齐全盛放开手脚搞改革,将刘重天调离了镜州。然而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刘重天的夫人在调离搬家的途中遇车祸瘫痪,儿子死亡,刘重天就此背上了沉重的包袱。因此,刘重天带着省委调查组的同志查处镜州问题,让齐全盛从思想上难以接受,由此认定自己会遭到陷害。齐全盛十分自信:他从来没为自己夫人、女儿批过条子,做人堂堂正正。更重要的是,镜州在他押上身家性命的拼搏中崛起了,经济名列全省第一,他也得到了镜州老百姓真诚的支持和爱戴。

      然而,一片辉煌的镜州腐败问题相当严重。现任省委书记郑秉义和省委副书记李士岩坚定不移地支持刘重天。在镜州问题查处期间,派刘重天协助齐全盛主持镜州的全面工作,为办案扫清障碍。郑秉义充分肯定镜州改革开放的伟大成绩,同时指出:一个人不论官当得多大,贡献多大,都没有什么绝对权力,都是人民的公仆!权力不受监督,就没法不出问题。果然,齐全盛的夫人高雅菊有二百三十万巨款来源不明。省委研究后,请齐全盛到省城“临时休息一下”,等待调查组进一步搞清问题。齐全盛郁愤难抑。

      刘重天是实事求是的,并没有因为和齐全盛有历史恩怨,就背着省委另搞一套。高雅菊被审查,齐小艳在审问时出逃,使他握有难得的优势。但每当审查出现不正常苗头时,刘重天总是提出及时的警告:决不能把关系党的生死存亡的反腐倡廉演变成一场个人争斗。对齐全盛调查的结果表明,齐全盛之女齐小艳享有的特权和齐全盛夫人高雅菊的经济问题与齐全盛本人没任何关系,全是白可树、赵芬芳等部下背着齐全盛干的。连高雅菊那二百多万都是退休后在股市上炒股票所得,涉及的干部家属有一批。腐败分子白可树等人开“老鼠仓”,让国营蓝天集团亏了六个亿,手不沾腥便“发财致富”了。刘重天深感震惊!

      在七年前另一场廉政风暴中被打下马的刘重天的秘书祁宇宙竟然在监狱里大搞特权,通过干警把电话打到了刘重天那里,要刘重天趁这次查处镜州大案,将齐全盛和齐全盛的势力赶尽杀绝。刘重天盛怒之下要求省司法局严肃查处,激起了祁宇宙和违纪干警的报复,祁宇宙突然举报,说当年收受五万股蓝天股票的是刘重天,他是代刘重天受过。举报信不但寄给了省委各常委,还特意给齐全盛寄了一份。

      在省城“休息”的齐全盛手捧这颗“炸弹”面临抉择:是将它轰向刘重天,还是实事求是?齐全盛面临着政治道德和人格良知的双重考验。他最终决定先看看省委书记郑秉义的态度。郑秉义是个优秀的领导者,既讲原则又讲感情,指示省委副书记李士岩查处此事。李士岩悄悄去了镜州。而偏在这时,祁宇宙死于狱中,李士岩觉得太蹊跷:举报人为什么突然死了?是不是杀人灭口?李士岩在深入调查的同时,不得不和刘重天进行了一场惊心动魄的谈话。

      分集剧情:

      第1集

      镜州市委书记齐全盛出国招商,市长赵芬芳、常务副市长白可树等人为他送行,,声势浩大。齐全盛自我感觉良好,一路上向赵芬芳交待工作,言明:在他出国期间重 大事情一律要通过安全途径向他本人汇报,不得擅自拍板。 齐全盛刚走,其女——蓝天集团董事长齐小艳找到赵芬芳,向她提出拘留蓝天科技聘任总经理田健,说此人受贿三十万。赵芬芳左右为难,因为田健是齐全盛批准引进的高级人才。但齐小艳非要赵芬芳签字批准立案不可。

      与此同时,田健到市委找齐全盛求救扑空,拦车赶往机场。镜州市检察院干警紧急追捕田健。这时,省委副秘书长刘重天收到一封重要的举报信:白可树和市委秘书长林一达有严重经济问题,案值高达几千万,很可能涉及齐全盛。严峻的问题摆到了面前:不让齐全盛出国,会产生很坏的国际影响,让齐出国,则有可能让齐逃掉,最后他们还是决定将齐全盛拦在国门之内。

      然而,一切都来不及了,田健冲到机场时,齐全盛一行的飞机已腾空而起。田健在机场被捕,旋即在其宿舍搜出现金三十万。为防打草惊蛇,省委决定暂不碰白可树和林一达,但严密监视。

      省委书记郑秉义指示,由刘重天牵头组成联合调查组查办镜州腐败大案。刘重天十分愕然,没有答应,说自己曾在镜州当过市长,和齐全盛的矛盾尽人皆知,接办此事似有不妥。郑秉义给刘重天一天的时间考虑。

      刘重天的夫人邹月茹苦苦劝他,谁都可以做这个调查组长,唯独你不能去。七年前,刘重天被齐全盛排挤出镜州。在离开镜州时,途中遭遇车祸,儿子身亡,夫人瘫痪。由此结下怨恨。但在最后时刻,刘重天决定服从组织的安排。 齐全盛旋风般地穿行在欧洲大陆,招商引资。在法兰克福,齐全盛正和克鲁特先生大谈他的得意门生田健时,忽然接到齐小艳的电话,得知田健被赵芬芳立案批捕,大怒。齐全盛认定赵芬芳摆不正位置了,隐约嗅到了某种危险的政治气息,断然决定提前回国。

      第2集

      省委得知齐全盛提前回国的消息,决定对镜州动手。齐全盛回国之夜,刘重天与调查组的同志掐算航班的着陆时间,紧张布置对白可树、林一达的行动。 此时齐全盛虽预感到镜州要出问题,却不知问题严重到何等地步,途中接到自己的老领导、原省委书记陈百川秘书的警告电话,说镜州班子中两个常委出了问题,陈百川很生气,摔了两个大茶杯。齐全盛一听,慌了神。 刘重天要求镜州检察院把田健移交到调查组。此时,田健已昏迷不醒。刘重天倒吸一口冷气,再晚一步只怕他们要杀人灭口了!齐全盛闻听举报材料出自田健之手,惊呆了。齐小艳告田健受贿三十万;田健把白可树、林一达举报了。这一连串的事,是无原则的窝里斗,还是另有隐情?齐全盛百思不得其解。

      刘重天和调查组的同志紧锣密鼓地开展调查。林一达极力声称自己不是齐全盛的人,而白可树则大骂刘重天是“还乡团”,对镜州搞政治报复。

      市委宿舍大门口,刘重天和齐全盛不期而遇。风雨之中,两个老搭档兼老对手各自从车上下来,在风雨中别有意味地握手,进行了第一次暗藏锋机的交谈。

      齐全盛一夜未眠。此时,他最想见的一个人是市长赵芬芳。不料,赵芬芳让丈夫钱初成挡了驾,谎称身体不太好,到医院去了。放下电话,钱初成劝赵芬芳到医院住院,躲过这最初的锋芒。赵芬芳讥讽钱初成:你是不是想让我给你腾出房间,和齐小艳鬼混?最终,赵芬芳还是收拾东西走了,她没去医院,却到了镜州下属的贫困县北岭,察看山体滑坡的情况。

      齐全盛告诫夫人高雅菊,要小心刘重天在她和齐小艳身上做文章。高雅菊有些纳闷。齐全盛告诉她,刘重天搞她们可以从根本上扳倒自己。在得知初步情况后,齐全盛决定赶往省委,挽狂澜于即倒。高雅菊极力阻拦,齐全盛不睬,厉声道:我必须向省委讨个说法!

      第3集

      齐全盛推开省委办公室的大门,对正在研究工作的省委书记郑秉义和省委副书记李士岩说,我来投案自首了,镜州领导班子两个常委出了问题,我这个班长竟然一无所知,看来我的问题也不小,请省委对我也进行审查吧!李士岩和齐全盛针锋相对顶了起来。郑秉义却不动声色,要齐全盛有话好好说。 齐全盛情绪激动,说当年自己和刘重天搭班子时,就如何规划建设镜州产生过尖锐矛盾,造成了市委、市政府“一城两制”的局面。当年陈百川为了班子的团结,将刘重天调离了镜州,让赵芬芳做了市长,由此,刘重天恨死自己了。郑秉义好言劝慰,要齐全盛不要想得太多,回去安心工作。齐全盛满腹委屈。 郑秉义向刘重天反复交待,涉及到齐全盛的事都要慎重,齐全盛做市委书记没有绝对权力,你刘重天这个调查组长也没有绝对权力。 刘重天找到躺在医院治伤的田健,向他了解内情。田健态度强硬,说省里、市里的人他信不过,他要向中央的领导汇报,并表示:你们有本事就整死我! 刘重天在镜州当市长时的老部下、省反贪局副局长陈立仁根据举报线索,发现高雅菊收受了白可树一枚价值十二万的钻戒。调查组对白可树审查,白可树高谈阔论,满嘴大道理,矢口否认此事。七年前,刘重天的秘书祁宇宙因受贿五万股原始股,被齐全盛抓了起来。白可树指责刘重天想在他身上找突破口,搞打击报复。 刘重天指示陈立仁,不论白可树怎么顽固,这个口子一定要赶紧撕开。白可树迫于无奈,终于承认送了高雅菊一枚戒指。 白可树的盘问结果出来时,已是凌晨三点,陈立仁怕影响刘重天休息,没有汇报。次日早上,刘重天大骂陈立仁:为什么不汇报?我在电话机旁白白等了一夜,一分钟也没敢合眼!当即决定找高雅菊落实戒指一事。

      第4集

      陈立仁找到高雅菊向她要那枚价值十二万的戒指。高雅菊怔了一下,大笑,从手上脱下一枚小小的戒指交给了他。陈立仁一看,不过是枚极普通的戒指,顿时惊呆了。一时明白,自己上了白可树的当。

      赵芬芳以抗灾的名义躲风头,既不理睬齐全盛,也不理睬刘重天。刘重天以省委调查组的名义打电话,要她尽快赶到调查组面谈。

      前王镇党委书记宋小栓是个官迷,想讨好齐全盛,热情邀请高雅菊带京剧团送戏下乡。团长孙光明大喜。没想到,回城途中,金字塔集团送的奔驰车却被市二建公司老板杨宏志拦下来扣了。原因是:剧团盖宿舍楼欠了杨宏志六百万工程款。孙光明情急之间,谎称奔驰车是齐全盛夫人高雅菊的私车。杨宏志表示,只要齐书记写个条子,他就放车。

      金字塔集团老总金启明和集团首席法律顾问蒋荣立,财务总监曲碧珠等人召开高层会议,会议的主题是:镜州一案对本集团未来的业务会有多大的影响?金启明询问“清理垃圾”的情况,提出吃掉大型国企蓝天集团的计划。

      得知戒指的事,齐全盛自知形势严峻,一面等待夫人高雅菊,一面严肃询问女儿齐小艳:白可树、林一达案和你到底是怎么回事?齐小艳极力辩解,说与自己毫无关系,田健是白可树要我抓的,而且三十万受贿款也当场从田健床下搜出来了。齐全盛大骂女儿糊涂,替白可树背了黑锅,上了赵芬芳的当。高雅菊回来跟齐全盛说了戒指之事,大骂刘重天借题发挥。

      刘重天同赵芬芳谈话,从迂回到正面进攻。赵芬芳看出了刘重天对自己的不信任,说了真心话:重天同志,你在镜州当过市长,你知道的,齐全盛太霸道了。七年了,唯有抓田健这件事是按我的意愿干的,我就是想揭开镜州的盖子。刘重天十分愕然,决定在对齐小艳审查前,由市委的干部跟她进行一次谈话。

      市委女干部钱玉玲——钱初成的妹妹,奉命和齐小艳谈话,了解蓝天集团的情况。齐小艳发现问题十分严重,借故上洗手间,破门而逃。

      第5集

      刘重天得知齐小艳从市委逃走,十分吃惊。陈立仁大怒不止,认定钱玉玲故意放走了齐小艳。刘重天又一次找赵芬芳谈话,提出了疑问:你小姑子钱玉玲和齐小艳到底是什么关系?赵芬芳哭泣道:别说我小姑子了,连丈夫是不是我的我还不知道呢!赵芬芳抓住这一重要时机进行表态。刘重天牢记当年赵芬芳对自己的背叛,不动声色。赵芬芳建议刘重天派人到金字塔大酒店查一下齐小艳的行踪。

      刘重天会意,令陈立仁到金字塔大酒店,结果扑了个空,总统套房里神秘的女客人已消失了。

      从金字塔大酒店逃出的齐小艳在镜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吉向东的保护下,和金启明见面。金启明告诉齐小艳,白可树完了,她的问题也很麻烦,要求齐小艳中断和外界的所有联系,静观其变。齐小艳化名为徐美娜,现在的身份是美藉华人。

      孙光明到市公安局报案,称市委书记的夫人高雅菊的奔驰车被抢了。吉向东命令迅速成立专案组立即侦查。高雅菊很生气,指责孙光明把她架在火上烤。省委副书记李士岩听说此事,非常震惊,指示刘重天马上查清高雅菊奔驰车一事。 在市委办公室里齐全盛对前来汇报工作的周善本说,这一次自己准备做牢,准备被诬陷。而对终于出现在面前的赵芬芳,齐全盛则端足了架子,要赵芬芳把他出国期间的情况说清楚,并责问赵:为什么要听齐小艳的话,抓捕田健?赵芬芳被迫说出了齐小艳这些年大搞特权,让她和白可树办了不少私事。齐全盛震惊不已,这才明白:女儿齐小艳的问题极为严重。 齐全盛准备对蓝天科技进行实质性资产重组——跟德国克鲁特研究所的合作。而田健是克鲁特博士的得意门生,没有田健,这个合作就要落空。齐全盛对赵芬芳说:人是你抓的,你代表我,跟刘重天把田健要出来。

      第6集

      刘重天发现查田健问题,忽略了一个关键人物——行贿人杨宏志。他要求陈立仁调查杨宏志的情况,必要时予以拘审。 孙光明得到一个信息:杨宏志要在蓝天集团门前与人作奔驰车交易。孙光明加紧布置,要搞“伏击战”夺回奔驰车。不料,杨宏志和那辆奔驰刚出现在蓝天集团门口,一帮自称是省反贪局的人,将杨宏志和奔驰车强行带走了。孙光明和演员 们鉴于“法律”的威严,主动放弃了伏击计划。然而,让孙光明感到奇怪的是,正欲散去时,省反贪局的陈立仁来找杨宏志。孙光明这才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了。

      赵芬芳认定金启明知道齐小艳的下落。她到金字塔集团找金启明谈话,要他说出昨夜下榻总统套房的女人到底是谁?并当场要秘书刘玉进行核实。一查,神秘女人却是个香港人。赵芬芳十分失望,敲打金启明,告诫他不要在此事上犯糊涂。

      周善本劝说刘重天,不要搞政治报复,为齐全盛大讲好话。刘重天不悦,表示会依照党纪国法办事,让周善本放心。恰在这时,齐全盛来请刘重天,要在欧洲大酒店为他接风。刘重天知道是鸿门宴,却欣然答应了。

      齐全盛以个人的名义在欧洲大酒店请刘重天吃饭,场面极尽豪华,酒菜却极为简单,形成鲜明对照。两个对手虚虚实实斗了起来,话题和气氛却十分轻松。齐全盛向刘重天大谈自己的政绩,谈话时二人电话不断,每一个电话潜伏着一个危机。两人酒正酣时,刘重天接到调查组的电话;齐全盛也被李其昌告之:调查组查出蓝天集团曾向高雅菊帐上打款二十万。 李士岩指示省委联合调查组,高雅菊受贿证据确凿,必须对她实行审查。

      第7集

      高雅菊在家和刘重天的夫人邹月茹通电话时,调查组向她宣布了进行审查的决定。

      齐全盛推门回家,才感觉家里十分清冷。女儿齐小艳逃了,高雅菊被审查,只有秘书李其昌一人照顾他的生活,凄凉感油然而生。李其昌告之齐全盛,齐小艳与赵芬芳的丈夫钱初成关系非同一般,齐全盛顿时气晕了过去。

      刘重天听罢陈立仁的汇报十分恼火:关键证人杨宏志踪影全无,会不会被齐全盛手下的人抢先一步弄走了?他命令有关部门严查,发现杨宏志和齐小艳即行拘留。 杨宏志被关在一间昏暗的地下室。此时,他才明白那帮人根本不是什么省反贪局的,为首的自称是王六顺讨债公司的经理王国昌。因为杨宏志欠新华公司六十万而被聘来讨债的。杨宏志倍受王国昌折磨,无奈之下,他答应只要王国昌把他放了,他愿私下送给他二十万。王国昌不答应,自称讨债公司要讲求信誉。 前王镇村民陈立夏跑到镜州市信访办来状告前王镇党委书记宋小栓,他刚到门口就被前王镇派出所的警察带走了。陈立夏威胁警察说,自己的妹妹在省委副秘书长刘重天家当保姆,一定要告倒宋小栓。 北京某首长的儿子肖兵来到镜州,赵芬芳和金启明鞍前马后的接待。金启明要送给肖兵大量洋酒,肖兵批评他,不能搞腐败,老区人民还很穷,有钱要多捐给老区人民。赵芬芳暗示金启明,以金字塔集团的名义给肖兵的老区基金会捐点钱。 赵芬芳要周善本站稳立场,白可树倒了,常务副市长的人选她考虑推他。周善本向齐全盛汇报工作,齐全盛告诉他,蓝天集团一大摊子事,赵芬芳来抓他不放心,白可树被关了,他想向省委建议,由周善本来任常务副市长。

      第8集

      专案人员到香港、澳门取证,查明:白可树在澳门进行了多次豪赌,且赌资巨大。通过内查外调,证明田健的举报完全属实,白可树、林一达的犯罪事实已远远超出了举报涉及的内容。仅白可树在澳门萄京赌场就输掉了蓝天集团两千二百三十六万公款。 高雅菊被审查,齐小艳逃走,齐全盛仍稳如泰山。刘重天疑惑重重:齐全盛真的对她们的事一无所知,还是老谋深算呢?李士岩批评刘重天,别瞎推测,一切以事实为根据。

      金启明将钱初成接到云雾山庄,悄悄问他,是不是把齐小艳交给刘重天或者赵芬芳?钱初成深深爱着齐小艳,请求金启明务必保密,在这种关键的时候要帮齐小艳一把,也帮自己一把。吉向东在一旁帮腔说,这样一来,就把你家赵市长得罪了。 赵芬芳又怎么能放过钱初成呢?她安排温柔陷阱,想从钱初成嘴里套出齐小艳的下落,钱初成冷嘲热讽,劝赵芬芳不要再做渔人得利的好梦。 金启明向齐小艳表白,金字塔集团准备出一千万巨资来摆平这件事,声称:只要齐书记不倒,我们就不会有什么事! 刘重天追问白可树,高雅菊那二十万到底是怎么回事?白可树扬言:自己反正免不了一死,我的事就是我的事,和齐书记无关。并劝刘重天不要抓住齐全盛和他的家人不放。 杨宏志失踪,田健受贿案无法查清;白可树拒不交待犯罪事实,刘重天和他的调查组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局面。刘重天警告白可树:你要是这种态度交待问题,对你没什么好处!

      第9集

      赵芬芳向齐全盛汇报国际服装节的事,齐全盛勉强应付。待赵芬芳离去,齐全盛立即以看病为名,带着秘书李其昌悄悄赶往镜州机场,匆忙登机,一飞冲天,镜州市委书记齐全盛就此不见了。

      赵芬芳得知齐全盛悄悄去了北京,去找陈百川汇报镜州事态,趁机制造混乱,四处大嚷大叫,说是市委书记不见了。一时间,谣言四起,且越传越离奇,社会上说什么的都有。更巧的是,恰在这时,海滩上发现了一具无名死尸。

      赵芬芳召开紧急碰头会,口口声声要大家保密,却在继续扩大寻找齐全盛的范围。

      恶劣的政治影响造成后,赵芬芳赶往调查组向刘重天汇报。刘重天先是震惊,继而和赵芬芳一起分析:齐全盛会到哪里去?真会逃跑吗?赵芬芳试探问,齐全盛会不会畏罪潜逃了?刘重天进一步看出了赵芬芳的政治心机。 赵芬芳走后,刘重天立即打电话到北京陈百川家。陈百川告诉刘重天,全盛同志在我这里,是我请全盛同志来汇报工作的。并告诫刘重天,这么一件事怎么就闹得满城风雨了?对自己的同志不要搞小动作! 省委书记郑秉义陷入了深思:老省委书记陈百川插手镜州大案,齐全盛如此胆大妄为,触动北京敏感神经,刘重天调查此事更难了。李士岩提议:将齐全盛从市委书记的位置上拿下来。关省长对齐全盛这种无原则的行为大为不满,愤慨地说:此风不可长!

      第10集

      陈百川对齐全盛的突然拜访极为不满,同时,检讨自己当初不应该给齐全盛什么绝对权力。并告诉他,只要省委一天不调动你的工作,你就要在镜州坚持一天。 镜州是经济大市,稳定是首位的。郑秉义、关省长和李士岩商议,派一位得力的人和齐全盛一起主持工作。关省长建议由赵芬芳负责。郑重义和李士岩提议刘重天来主持。 刘重天不用专车,坐出租车去访问周善本,一路上和司机闲聊镜州的变化。周善本主管市长热线,廉政爱民,口碑极好。齐全盛勇于开拓,也得到了司机的高度评价。司机听信谣言,在车上大骂刘重天,说省里来的那个姓刘的只会整人。刘重天思想颇受震动。 周善本再次告诫刘重天不要搞报复,并要求他放出田健,说这是和德国克鲁特研究所合资的需要。刘重天坚决不允,被迫说出真相:齐小艳逃了,杨宏志失踪了,田健放出来再出问题怎么办?镜州目前实在太复杂了。 前王镇村民陈立夏跑到调查组状告宋小栓大搞腐败。刘重天打电话到北岭县委要求追查宋小栓的腐败问题,并派小车送他回去。宋小栓一见陈立夏是坐刘重天的车回来的,一时慌了手脚,对他又是赔礼又是赔酒,并答应让他到镇上为自己开小车。陈立夏喜出望外,连连说,不愉快的一页翻过去了。 在陈百川的开导下,齐全盛和李其昌乘飞机回到了镜州。 在市委、市政府联席会上,齐全盛拍案而起,驳斥种种谣言,不点名的大骂赵芬芳:有些人别有用心,唯恐天下不乱。骂毕,齐全盛拂袖离去。

      第11集

      李士岩指示刘重天:不管遇到多大的阻力,不管情况多复杂,镜州腐败案要彻底查清。郑秉义突然宣布:由刘重天协助齐全盛主持镜州工作。齐全盛心里清楚,自己已失去了省委的基本信任。 金启明明白,金字塔集团的成功是权力和财富结合的结果。白可树倒了,他必须寻找新的权力靠山。 这时,赵芬芳擅自替金字塔集团答应募捐给肖兵的老区基金会一 千万。金启明大为震惊,与曲碧珠分析,是不是赵芬芳通过肖兵的父亲,已内定她当镜州市委书记了。 杨宏志因债务纠纷被王六顺讨债公司绑架后,王国昌对他软硬兼施,逼其还债。杨宏志油盐不进,妄想收买王国昌。王国昌尽管和杨宏志成了朋友,仍开始“走程序”,折磨杨宏志。 郑秉义要求齐全盛尽快落实出国招商引资的项目。齐全盛则要求郑秉义责令刘重天同意对田健取保候审。郑秉义知道刘重天是个黑脸包公,没有下这个命令。刘重天表示,问题查清了,我们立即放人!

      田健一案引起了李士岩的注意,他和田健谈话后,提醒刘重天,田健很可能是被陷害了。二人认真分析了案情,不谋而合。

      金启明在云雾山庄同齐小艳、钱初成、吉向东分析:谁抓走了杨宏志?吉向东分析很可能是齐全盛手下的人把杨宏志控制起来了,如果真是这样,事情还有转机。 杨宏志的老婆认定杨宏志在省委调查组,并通过刘重天的舅子酒鬼邹旋找刘重天说情。刘重天批评邹旋,邹旋心怀怨气,将调查组的办公地点悄悄告诉了杨宏志的老婆。次日一早,杨宏志的老婆跪到了调查组驻地门口,举牌喊冤。

      第12集

      刘重天告诉陈立仁:如果仅仅是借用这台奔驰车,那么,必须马上对高雅菊解除“双规”。陈立仁不同意,说高雅菊不仅是一台车的问题,还有股票问题。他同时透露,高雅菊的新问题也在查。陈立仁要求刘重天再给他几天时间。

      刘重天过去的秘书祁宇宙突然在监狱里把电话打到他的手机上,令他和在场的赵芬芳大吃一惊。祁宇宙在电话里规劝刘重天,千万要牢记七年前的教训,对齐全盛要斩草除根,绝不能手软。 刘重天大惊,追问祁宇宙的电话是从哪里打出来的?祁宇宙轻松地回答,是在省三监。刘重天当着赵芬芳的面给省司法局打电话,责令严厉查处这种违法行为。 一个神秘的电话给陈立仁提供了高雅菊藏匿巨款的地方,陈立仁亲率部下赶往星星岛,经过漫长的对峙,终于在齐全盛老保姆家搜出了一个皮包,皮包中高雅菊名下竟有二百三十万存款。

      当高雅菊那二百三十万存单摆到刘重天面前时,一夜未眠的刘重天长舒了一口气,他摸起电话,拨通了郑秉义的办公室。

      齐全盛突然接到省委办公厅的通知,郑秉义和李士岩要和他谈话。 齐全盛意识到问题严重,他争分夺秒处理要务:和周善本谈蓝天集团,谈田健,谈镜州未来的发展规划,热泪盈眶。此时,周善本也意识到,齐全盛在进行最后的政治交待了。 离开镜州时,有些干部有意躲着齐全盛,仿佛要与他划清界限。齐全盛有一种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意味,他劝秘书李其昌离自己远一点,高雅菊受贿二百多万,有可能被杀头。李其昌执意跟着齐全盛去省城,红着眼圈说,做人要讲良心。

      第26集

      被刘重天和齐全盛派到北京去的李副局长汇报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肖兵根本不是什么北京首长的儿子,而是一个农民,家族中当得最大的官是村民小组组长。更为重大的收获是,他们在北京老区基金会办公室拿到了赵芬芳通过金字塔集团买官的证据。刘重天和齐全盛感到事关重大,连夜驱车赶往省城。

      这时,金启明也知道了肖兵的真相,感慨万端:赵芬芳作为一个经济大市的市长,他作为一个民营企业家,却都被来自山沟的农民肖兵骗了,而且骗得那么惨,这个错误真不可原谅。金启明再一次紧急清理垃圾,让手下找记者宣传金字塔集团对老区基金会的捐款,同时,销毁有关材料,并在电话里和赵芬芳大谈给老区捐款的意义。

      赵芬芳不明就里,埋怨金启明出尔反尔,并要金启明风物长宜放眼量。金启明不好明说,一再暗示赵芬芳给肖兵的父亲打个电话。

      为防万一,金启明也安排了后事,他把法律顾问找来,开出五百万的支票,要律师通过关系网摆平此事。 金启明的暗示促使赵芬芳了解到了肖兵的真相,这一夜对赵芬芳来说是难眠的,她恨自己犯下一个如此不可饶恕的错误!肖兵是她表哥介绍给她的,而她表哥的县委书记就是肖兵帮着买来的,所以她就掉以轻心了,铸成了大错。 在这个不眠之夜,赵芬芳很孤独,给国外的儿子打电话,儿子却只知道问她要钱,赵芬芳有些绝望了,她真不明白自己这样辛辛苦苦是为了什么,她觉得生命对她来讲实在没什么意思了!最后的疯狂开始了,赵芬芳收受了秘书刘玉为当镜州市委组织部副部长而送的三十万。 刘重天和齐全盛驱车赶到省城是凌晨四点多,这个时间没法向郑秉义和省委进行汇报,刘重天拉着齐全盛到自己家里休息。就着微弱的灯光,吃着冰箱里的冷菜,两个老伙计又回到了过去并肩战斗的时期。

      第27集

      省委常务会议研究决定,对赵芬芳采取审查措施,由周善本出任镜州市代市长。

      赵芬芳的最后一天开始了。清晨上班时,在市政府大门口被一帮来讨工资的群众围住,赵芬芳很恼怒,调来一辆大客车把这群足可以做他父辈的老同志像扔垃圾一样扔到了垃圾处理场。她对办公室主任汇报的工作一概不听,让办公室主任把这些工作全转交给周善本处理。办公室主任觉得不妥,说周善本住院了,这样做不太好。赵芬芳不以为然,责怪周善本太娇气。赶走办公室主任后,赵芬芳关上门,紧张的清理办公室里的东西。

      赵芬芳将自己最后疯狂受贿所得的三十万送到了自己母亲手里,向母亲交待了后事。做完这一切后,赵芬芳想找个地方了结自己的生命,却被跟踪而至的市政法委王书记拦住。

      赵芬芳知道自己被监视。嗣后,她借口上卫生间趁机从市长办公室逃走,在办公楼顶跳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从医院出来的周善本也开始了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天,拖着重病之躯,处理政务紧张得像打仗一样。途中遇到了被赵芬芳当作垃圾扔掉的那帮老同志,周善本被赵芬芳这种对人民极端不负责任的态度震惊了,冒着酷暑听取了老人们的申斥,表示要帮他们解决问题,调了一辆公交车来把老同志一一送回家。

      在回城的途中,周善本双目紧闭在车座后,悄无声息的死了。秘书哭着跑到会议室,向省委领导们报告了这个令人痛心的消息。

      又一届镜州国际服装节开幕了,火树银花,一派辉煌。郑秉义偕刘重天、齐全盛等站在市府大楼顶,眺望未来,心潮起伏。他深情地告诫刘重天、齐全盛:周善本同志为我们人树立了一个标杆——怎样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他还慎重建议,在权力使用、权力监督上,我们应该从制度上、立法上作些新的探索!


    网友转发请注明出处转载请保留链接:《绝对权力》分集剧情介绍本文链接http://www.yule868.com/a/pengrenjiqiao/39570.html,谢谢合作!868学术论文网


    上一篇:奶油白菜是哪个地方的菜,你吃过吗   下一篇:用烤箱烤鸡翅的做法是什么?教你在家做神仙烤翅


    论主学术论文网 学术论文网专业指导写论文的要点和技巧,指导如何写论文,本科毕业论文,写作大学毕业论文,专为工程类,医学类,教育类,经理类,管理类,会计类,艺术类等原创毕业论文如何写,值得信赖值得靠谱的毕业论文写作网站.
  • 文章总数
  • 4412038访问次数
  • 建站天数
  • XML地图 XML_1地图 备案蜀ICP备848125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