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论文网

  • 当前位置:主页 > 理工论文 > 计算机论文 > 正文>地质大学研究生猝死:受导师学术不端事件影响重写论文、延期毕业凌晨猝死

    地质大学研究生猝死:受导师学术不端事件影响重写论文、延期毕业凌晨猝死

    发布日期:2020-12-19 18:12 计算机论文

      “我感觉我的导师好像不喜欢我”。2020年1月20日,寒假回家前,李源(化名)对自己的好友说。此后8个月,因为疫情、毕业延期,他一直待在湖北的家里,拼命赶论文、改论文。

      此前的2019年9月,他忙碌了一年半写完的论文,被导师宣布作废。按照导师要求,他花了三个月时间重写了一篇,但还是不合要求,被告知准备延期毕业。此后8个月,李源都在老家苦苦熬论文,直到2020年9月14日凌晨两点半,猝死在湖北的家中。

      李源走后,他的电脑桌面上只有几个与论文相关的文件夹,显得异常干净。生前,他设置了“仅半年可见”的微信朋友圈,一片空白。直到死后,姐姐李倩(化名)代他发了两条“告亲友通知”。

      26年生涯,他从小学读到大学,又去北京读了研究生。生前,他像是存在于“两个世界”。亲人的记忆里,充满温情和疼爱;而在外界,他只留下了模糊的、被不断“否定”的痕迹。

      在破解了高等级密码保护的手机之后,姐姐发现了第三重“世界”:李源长期忍受老师的压制教育;2019年9月,李源写好的第一篇论文,因受导师学术不端事件影响而作废;因导师功利化的学术思想,李源被迫在没有项目数据的情况下,撰写油气勘探的“生产性”论文;2020年上半年,李源多次催促导师修改论文,均被冷落;2020年9月的多天里,导师突击式密集修改论文,迫使李源每天高强度工作,最终于凌晨猝死。

      此时,他在北京原寝室里的5位室友,已各奔前程。有人在澳洲留学,有人毕业工作,有人开始读博。大家原本同期毕业,结果,只有李源仍在家中苦苦修改论文。

      从2020年春节前的1月21日回到荆州松滋老家,李源一直在写论文。他总是很忙,一天中大部分时间,一个人在二楼房间里工作。湖北疫情随即发展为全国疫情。4月湖北解封后,表姐见过李源两次。

      清明节是4月24日,为了弥补春节的缺失,家人在10公里外的舅舅家聚会。但李源没有去。表姐打电话来,李源说没时间,要在家写论文。下午吃饭时,大家开车去接李源,吃完饭又把他送回家,“一回家又上楼搞论文”。

      李源父亲邀大家一起去田野里采蒲公英,用以制药,李源不去。“我的姐姐,你不知道我有多忙。”当晚,表姐在李源家待了两三个小时,李源也一直没下楼。

      5月下旬,亲戚们去邻近的公安县姨妈家,即表姐的妈妈家里吃饭,待了一个多小时,吃完中午饭,李源就和父亲走了,“他说着急回家,论文压力大。”那顿饭,表姐问了李源学业、毕业、工作的情况,李源回答,在忙着写期刊论文和毕业论文,导师审了之后,才能进行毕业答辩。

      表姐建议他考公务员,“要是北京的公务员不好考,考我们湖北省内的也行。”李源点点头,说在备考。但实际上,他每天焦虑的都是论文的事。

      李源生于1994年。父亲当了大半辈子乡镇医生。姐姐李倩在美国陪姐夫读博士后,两个月前刚生完二胎。而李源的母亲,26年前生完李源坐月子期间大出血,引发内风湿,瘫痪多年,多年里,父亲一直照料她的起居,夏天天热,每天给她洗澡。

      2020年居家的8个月里,父亲每天做好早饭,去楼上叫李源。南方村镇的习惯,一天吃两顿饭,上午九十点一顿,下午三四点一顿。

      9月,李源日夜在电脑上修改论文,每天工作到凌晨。他对父亲说,“这些天早上就别太早叫我了。我晚上要赶论文,可能起得很晚。”9月13日晚,父亲心疼儿子,做了夜宵。父子俩吃完,李源洗了澡,又上楼改论文。

      9月14日早上八点多,父亲上楼叫了一次儿子,无回应。他以为儿子熬夜太累,还在睡觉。临近10点,父亲再去喊儿子,发现他已经没了生命迹象,顿时大叫起来。表姐说,当时李源手脚已经冰凉,但姨父还不甘心,“拼命急救了一阵。”李源的母亲当场晕了过去。家里乱作一团,邻居们来帮忙,一个小时后才想起通知亲戚。

      父母确信,李源是“累死”的。死前的几天,他多次跟家人提到,“9月18日要交论文”,或“9月18日有个很急的事”。父亲说,儿子的身体一直很好,2020年在家的8个月也没生过病。但他的工作强度太大了。

      之前家人没发现任何异常的前兆。只是在他死后,父亲才回想起3天前,他开玩笑说,“爸爸,我是不是有高血压?你给我查个血压吧。”家族里没有高血压史,父亲觉得,大小伙子不可能有高血压,就没当回事。事后,房后的邻居对父亲说,“你楼上房间的灯,经常三点多都是亮的啊”

      当天,镇医院、县医院的医生都来了,给出的结论均为“猝死”。但具体什么器官衰竭,没有结论。警方排除自杀和他杀后,没有立案。警方说,县医院设备和水平有限,如果要做尸检,只能先解剖尸体,送到武汉去检查。本已十分伤心的父母,听了越发心疼,于心不忍。

      表姐说,当地风俗,没结婚成家的孩子,只能算一个孩子,不能算成人,遗体不能在家里过夜。在亲友们的张罗下,当天晚上,李源被匆匆下葬了。

      李源的家人本以为,这是一场偶然事故。但半个月后,姐姐破解了他的手机密码,从大量聊天记录和录音文件里发现,李源的死,与导师有极大关系。

      2016年,李源从荆州一所大学的石油工程专业毕业,报考西南石油大学研究生,没有成功。在北京工作的姐姐李倩建议他到北京发展。经人推荐,中国地质大学(北京)教授季新辉(化名)接收了李源,让他先做了一年科研助理。2017年,李源正式考上地质大学研究生。

      据其本科学长汪棋回忆,他当时向李源推荐了古生物学与地层学专业。“因为这个专业跟石油专业稍微挂点钩。里面的普通地质学和构造地质学,是我们之前学过的。”李源经人介绍,进入季新辉的实验室。

      2018年12月12日,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古生物学与地层学专业举行2017级研究生毕业论文开题报告会,李源汇报了自己的课题《西藏措勤断块保吉层系盖层条件的研究》。

      报告前,导师季新辉还特地向评审专家介绍了李源。“他实际上在考研之前,已经在我这里做了一年的实习学生,所以他的野外工作已经做了两年。”当时,李源已经跟随季新辉从地质大学调入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研究所(简称“地科院”“地质所”),但学籍仍挂在地质大学。

      因此,李源前后跟随季新辉学习了四年。从2016年至2018年,他参与了季新辉负责的中国地质调查局“措勤盆地北部海相地层填图试点”项目,三次到西藏那曲市班戈县保吉乡做地质调查。

      论文开题汇报中,李源说,保吉层中发现的碳酸盐、沥青荧光,显示出措勤断块具有重要的油气勘探价值,而他将着重研究该地区的盖层条件,如厚度、岩性、沉积相的变化规律,以便为未来勘探的整体评价提供精确数据和科学依据。

      “目前,我已查阅文献83篇,进行野外地质考察165天,其中野外采集大化石200件,拍摄了大化石照片200张,绘制了相关图片13张。”报告中,李源使用了几张自己制作的实测剖面图和模型图。他还提到,自己在考研之前已经发表了一篇论文,第二篇论文已经完成,初稿正在修改。最后,他陈述了四个阶段的工作和论文写作计划。按计划,他将在2020年6月毕业。

      五名评审专家陆续发言,几乎一致表示称赞。其中第三位专家称,李源工作做得很扎实,野外任务的工作量很大,包括石头剖面都做得很好。他说,“从地层和古生物角度,你做了很漂亮的工作。以现有的工作来讲,我感觉你直接硕士论文答辩都没问题。”

      但他又提出批评意见,认为李源报告的题目和所讲内容不相匹配。“你陈述的更多的是盖层条件研究,但你并没有把这作为你论文的一个核心去处理,比如盖层的岩性、致密、发育条件、褶皱形态,以及后期的变质所产生的脆性断裂、韧性断裂破坏。”他建议李源,调整题目,把“储藏条件”作为研究的重点。

      照此情况,李源的研究远远走在其他同学前面,似乎可以顺利毕业。但2019年,他的研究生道路遭遇了变故。

      2019年8月,李源对自己的期刊论文《西藏申扎县马跃乡地区多尼组三段珊瑚的发现及地质意义》做最后修改,他告诉一位老师,“应该9月就可以发表了。”谁知,8月23日,中国地质调查局在一次会议中,通报了三起质量问题,其中包含季新辉主持的某地质填图项目。

      《通报》称,季新辉“根据自己的学术观点,更改地质实体属性,将吉林省地调院填制的地质体之间断层、侵入接触关系,改为整合、不整合接触界线;在没有新的年龄证据的情况下,将前人工作确定为新元古代念青唐古拉岩群,修改为侏罗纪地层”,并且“违规直接更改原始地质资料;未到野外调查验证,根据本人观点更改地质体属性,对质量事故负主要责任。”因此地调局决定,对季新辉诫勉谈线年内不得担任地质调查项目负责人”。

      根据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布的《学术出版规范——期刊学术不端行为界定》标准,学术不端行为分为剽窃、伪造、篡改、不当署名、违背研究伦理等8种。季新辉的行为属于“篡改”,即“故意修改数据和事实,使其失去真实性的行为”,“改变所引文献的本意,使其对己有利”。

      2019年9月7日,季新辉在办公室与李源进行了长达2小时48分的学术谈话。谈话中,季新辉宣布李源此前的论文作废。事后李源对朋友解释,“说材料无法支撑我现在的观点,写不了地层对比、沉积环境,得重新写一篇。就写油气勘探,跟古生物地层学完全不沾边。”

      李源手机里保留着一些随手拍的小视频。2018年的一天,李源乘车,堵在青藏高原一段道路斜坡上。窗外雪花纷纷,满眼皑皑,车前玻璃布满水珠。前方堵着长长的车队,一辆满载货物的红色大卡车缓缓擦身而过时,李源发出“哦呀哦呀”的惊叫,司机安慰道,“没事没事,大车司机一般技术很好”。

      几次去西藏,李源已经和藏民混得很熟。视频中,红色卡车驶过后,藏民司机为了安抚他,摇头晃脑唱了两句歌,然后咧嘴笑,露出白色牙齿。李源也开心起来,用手指给司机掏耳朵,然后打开车门,把镜头对准山上茫茫大雪,感叹,“哎呀,越下越大了,鹅毛大雪呀。”他前往的地点,即西藏那曲市班戈县保吉乡,这是措勤断块地址研究的重点区域。

      寝室同学刘可(化名)说,地质类专业学生每年都会“出野外”,一般跟导师的项目有关,每次出野外时间为两个月左右。但青藏高原的地质考察条件十分艰苦。

      一次,季新辉为了给学生申请经费,与学院行政人员讨论了半小时。由于年度劳务费只有3.5万,没有补助,没有津贴,行政人员提出,今年可能就不出野外了。季新辉不同意。

      “他怎么能白干?那么苦的地方,一天什么也没有,怎么可能?”行政人员说,5个学生,每次在西藏的荒野待40天,采集珊瑚样本和化石证据,雇用当地女工做饭。“但现在那边村民家里没电了,这几个月就不能住老乡家了,只能住在宾馆里。费用会高一些。所以现在只能批两个学生的劳务费。”

      刘可说,地质学的研究生,“每年去西藏、新疆那些地方去采样,采样回来分析,分析完了一大串,才有数据。第一篇文章,怎么着要一两年才能写出来。”

      刘可描述的基本规律,在季新辉身上也能得到印证。学术档案显示,季新辉生于1974年,1993年至2000年先后在辽宁某高校、中国地质科学院获学士、硕士学位。目前CNKI上收录季新辉的第一篇论文,是他于2002年读博士期间发表的《西藏拉萨地块设兴组孢粉化石新发现及其地层学意义》。

      2006年博士毕业后,季新辉进入地科院地质所,从事地层古生物学研究。此后12年,他在学术上取得了出色成绩,他挂名的论文多达74篇,其中23篇为第一作者,28篇为第二作者。他也从最初的实习研究员晋升为地层古生物研究室主任。也是从2006年后,季新辉的研究开始聚焦于西藏措勤县、申扎县,二者距离拉萨分别为1000多公里、500多公里。措勤、申扎(邻班戈县)、拉萨三点一线,连接起了巨大的措勤盆地。

      2016年,季新辉获得了中国地质调查局矿产资源评价专项项目“措勤盆地北部海相地层填图试点”,担任项目负责人。该项目经费600万。从这年开始,季新辉带领项目组成员在那曲市保吉乡、马跃乡展开集中考察,主要通过珊瑚化石分析地质特征,测定地层世系。也是在这一年,李源来到北京,被季新辉招聘为科研助理。

      但2018年,季新辉的兴趣,开始从古生物与地层学的基础研究转向“油气勘探”的实用研究。2018年6月,季新辉所在项目组先后发表论文《西藏措勤盆地保吉地区上二叠统—下三叠统木纠错组显微荧光特征及油气勘探建议》《青藏高原油气勘探战略选区和战术突破目标的建议》《西藏措勤盆地晚侏罗世牛津期—基默里奇期沉积环境及油气勘探意义》。同时,他将这一“理想”和任务转嫁到学生身上。

      但这却给李源带来了巨大压力。2019年9月7日跟导师谈话后,他告诉好友黎梵(化名),“文章被老师拒了,全部重写。换题目,换思路。写两篇,一篇马跃乡油气勘探的,一篇保吉乡的。”他抱怨,自己辛辛苦苦一年半的努力全白费了,“我这一年半都在弄申扎县马跃乡的。写保吉地区怎么不早说呀?这不就白瞎了这么多时间吗?”

      比李源高一届的黎梵也深感震惊,“他现在还敢写油气的(论文)?这怎么写?早白垩纪就只能写储层、盖层了。关键你前期的工作做的都是古生物和地层的。现在你还得从头开始。”黎梵向李源建议,3个月内写完保吉乡的论文,“不要想毕业论文的事情,就把(期刊论文)要求先满足。”黎梵说,“我们写毕业论文都很随意的,稍微一两个月就写出来了,也不是很难的。重要的是先满足毕业要求。”

      李源接受了黎梵的建议,但还是深感忧虑,觉得难度极大。“没有东西可写了。我们干理论的去哪里整数据?又不上工程,都是地调,而且项目还没了。”他忧心忡忡,在微信里连说,“毕业堪忧”“前途暗淡”“死水一潭”“惨惨戚戚”。

      被要求重写论文时,距离2020年毕业只有9个月。尽管难度极大,李源还是奋力追赶,“古生物和地层学只是一个支撑,主要写油气勘探的生产性质的文章”,李源说,“没办法,谁叫他是老板呢。”

      但自从2019年8月被通报批评后,导师季新辉的状态很不好。李源说,由于导师被罚五年内不许主持项目,“所以得请他吃饭,安慰他。”但这也影响到了自己,“所以可想而知我的文章是多么难,因为直接与造假的项目挂钩。”

      更为难的是,导师要求必须发“顶级中文期刊”《地质学报》。在微信聊天中,李源抱怨导师“想一出是一出好高骛远”。他对导师“多变”的风格深感头痛。“就是一直换写作思路。一会儿第一稿不行,搞到第四稿了,又说第一稿可以用了。真是难啊!”他告诉黎梵,“我恨不得把第一作者给他,这是他的一篇垃圾文章。”

      而之所以必须发“顶级中文期刊”,李源告诉黎梵,是因为季新辉在跟另一位领导“叫板”,“为了挽回损失,挽回颜面,就跟别的领导对着干”,“今天还跟我说,以后站队要明确,谁是敌人要弄清楚,不要随便引用敌人的文章,切记(不要)引用错误。”黎梵嘲讽道,“四面楚歌,全是敌人。”

      2019年9月,季新辉被处罚后,告诉学生要“站队明确”,“不要引用敌人的文章”。

      但寝室同学刘庄(化名)却说,小论文(期刊论文)只要求发一篇即可达标,“地科院这边也没什么要求。不会需要SCI、EI、中国核心之类的,就是很低级别的刊物,再水的水刊,见刊了就行。”刘可也说,“你发什么都行,什么级别的刊物都行。就是你都不用努力,正常跟着老师走就出来了,也不用特别紧张。”

      不过,李源仍然按计划在2019年年底完成了第二篇论文的初稿。12月初,黎梵通知李源,“又有同学结婚了,准备好份子钱”,两人讨论论文进展,李源说,“在收尾中。但没写珊瑚,不知道是不是季老师想要的。”

      2019年12月10日,李源告诉黎梵,“季老师要我准备延期毕业。”黎梵说,“季老师现在也不催我们写文章了。”李源说,“可能是最近被攻击得太厉害了。他自己说,很多人都在盯着他。”

      根据QQ聊天记录,2019年12月16日,李源告诉好友,“文章核心已写出来了”;2020年1月14日,他将第二篇论文的初稿发给导师;1月17日,他将修改稿“2.0”发给导师。

      2020年1月20日,李源准备次日从北京回家过年,但导师却让他做一个会议的PPT。李源心中不满,私下里对朋友说,“我感觉我的导师好像不喜欢我。”

      1月21日,李源回到湖北荆州松滋县老家。接着,武汉暴发新冠疫情。但李源没有放松,3月15日、4月11日,他先后将论文的“4.0”“5.0”版发给导师。此时,毕业时间已经临近,李源还要同时撰写毕业大论文。但不知何故,季新辉没有意识到时间紧迫。5月21日,同学询问答辩事宜,李源回答,“遥遥无期。他连小文章都没给我改。我催了他几次,他都说在改,还要改。”

      按学校规定,李源的同学们在5月、6月,采取现场或线上的方式完成了毕业论文答辩。身在北京的刘可于2020年上半年刊发了论文,尽管遭遇新发地疫情,他还是在6月初通过视频完成答辩并毕业;刘庄更是在5月就回校答辩,然后顺利毕业、读博。

      7月2日,朋友询问李源答辩、工作的情况,李源回答,“老师那边卡着我”,“我老师没给我改小论文”。而李源的毕业论文、期刊论文,一直拖到了9月。

      进入9月,此前节奏松弛的季新辉突然开始与李源密集沟通。李源与导师的QQ聊天记录,显示了他生命最后几天高强度的工作情况。

      生前最后几天,李源与导师密集沟通,常工作至晚上11点半。导师也称“头晕”,“改不动了”。

      9月5日,李源将论文版本《西藏措勤断块申扎县马跃乡保吉层系油气勘探的有关认识—修改稿6.1》发给季新辉,季称在火车上,回家修改后再讨论。此后4天,双方无交流记录。9月9日,季新辉开始与李源密集交流。当天,二人在23:13结束交流。10日晚上10点后,季新辉连续提了多个修改意见,李源均未回复。

      11日全天,两人从上午10点多改到晚上23:27。最后,季新辉说,“你睡觉吧。明天再改图,我也有点困了,明天再干。”12日,两人又从上午10点多改到下午五点一刻,直到季新辉说,“改不动了,脑袋晕了,我明天再改。你先把图修改了。”

      姐姐李倩说,最后几天,李源以极大的强度日夜工作。“每天晚上10点、11点,导师下线休息后,弟弟还要工作到深夜两三点。”第二天早上,他通常10点起床,继续改论文,与导师沟通。事后李倩统计,从9月5日至13日,李源论文至少修改了两个版本,而且改动幅度很大,标题、作者、中英文摘要和正文各部分,均作了大幅度改动。

      9月13日下午,李源最后一次与季新辉沟通。13点41分,两人通线分,两人讨论的一直是“剖面比例尺”。接着,便是李源在14日凌晨两点半左右的死亡。

      “我们就是不明白,因为你导师个人造假,已经耽误学生这么长时间了。离毕业只有8个多月了,导师不想着积极去补救,帮助学生顺利毕业,反而一直拖延,不给学生修改论文。”李源的姐夫说,他们尤其想知道,2020年3月至8月季新辉为什么忽视李源多次催促的声音,“这几个月他到底在忙什么?”

      李倩夫妇认为,季新辉的学术不端事件,以及拖延论文修改,对李源之死负有间接责任,而2020年9月的最后10天突击式集中修改论文,则直接导致了李源的猝死。

      “就算学术造假、第一篇论文作废,如果他积极补救,不要拖延,最后学生顺利毕业了,那也就算了。”李倩说,但季新辉一再失职,拖延、耽误学生,“间接导致了学生的事故”,“一个好好的娃,就这么被逼到心力交瘁”。

      事后,季新辉通过微信回复李倩称,学术论文必须精益求精、力求完美,“否则投出去也达不到期刊的录用标准”。同时,他重复一贯的说法,“李源这篇论文,分量非常重”,“将来在青藏高原打出石油了,那他这文章是要在历史上留名的”。最后,季新辉对“失去一位优秀的青年学者”表达了痛惜。

      但李源的姐姐和姐夫无法接受。李倩曾向实验室里李源的几位师弟师妹打听“季新辉上半年几个月在忙什么”,遭到他们的集体防范。“10月底我再去问,他们说李源是自己死的,你别再闹事。我气得哭了。”

      记者两次电线月被通报的项目,他轻描淡写地说,“那也不能说是学术造假,调查结论就是个质量事故,其实只是观点认识不一样。”

      对于2020年上半年为何一直没给李源修改论文,在记者一再追问下,季新辉给出了多个解释。

      他先归因于“疫情”“封城”,“那段时间全是在家里,什么都不让动的。”而根据双方QQ聊天记录,7月2日和7月14日,在家中缺乏资料的李源曾请导师和师母为他传送过几十张珊瑚化石照片。

      2020年7月,李源请师母发珊瑚化石照片。姐姐说,没见过跟导师讲话还要提前打草稿的。

      随后,季新辉说,当时没有修改,是因为李源一直没有将(毕业)论文发给他。“教与学是个互动过程,他不把进度告诉我,没有发给我问题,我也没法跟他讨论,我再催也没用。”

      接着,季新辉说,李源在3月、4月发的两个版本“还是不合格”,跟预期有较大差距,为了不挫伤学生积极性,“我就跟他说,你先不要写这个(小论文),你先把毕业论文写完发给我之后,以大论文作为基础,咱们再来讨论这个要发表的小论文。”因此,季新辉说,中间几个月,两人之所以没有讨论修改问题,是因为“这个时间段我是让他来写大论文的”。

      季新辉说,李源始终没有把毕业论文交给过他。按照计划,李源的毕业论文应该包含保吉乡、马跃乡两个地区的油气勘探分析。他给李源制定了计划,“将来毕业论文写好了,可以拆分成两篇文章发表。”而李倩说,弟弟死前,毕业论文写了68页,已经基本成型。

      季新辉还说,李源曾有报考西南石油大学某石油天然气院士的博士生的计划,因此他必须在硕士阶段把李源培养好。而实际上,李源早已找好了一个外文期刊集团的工作岗位,八九月还收到单位的入职询问。

      可以确定的是,季新辉对李源寄予了过高的学术期望。尽管石油工程与古生物地层学有相通之处,但季新辉却期望“半路出家”的李源,“把过去所有的知识融合在一起,在马跃乡定出有利靶区、勘探井位,下一步就直接指导石油勘探。”

      对于为什么要从专业基础性的古生物地层研究转向实用性的油气勘探研究,季新辉也有自己的解释。“保吉乡(的勘探分析)我们已经提出来了,马跃乡是新提出的一块。两个地方地层条件相似,但马跃乡盐晶岩更少,从找油角度来说,马跃乡不利因素更少,所以是一个非常有利的靶区。”因此,他为李源论文设定的思路就是,“通过古生物学来修订地层时代,整个地层序列正确之后,就确定一个地质模型,根据这个模型,就可以指导找油。”

      “所以(我把)这个事交给他,将来如果在马跃乡那个地方打出油来了,那李源是第一作者,那他是要写到历史里去的。”“打出油来”“写进历史”,李源死后,季新辉还多次这样说。

      而且,季新辉说,他之所以在2019年9月宣布李源的第一篇论文作废,与他自己的“学术不端”事件无关,而是因为“他整个就写跑(偏)了”,“我们要结合油气勘探来讨论古生物地层学,他写成一篇沉积学的东西了。”

      至少从2018年起,季新辉就反反复复强调“找油”“油气勘探”。2018年7月,季新辉在《地球学报》发表了重要论文《青藏高原油气勘探战略选区和战术突破目标的建议》。在该论文中,他推翻指导青藏高原油气勘探中传统的“三陆两槽”学说,提出“两陆一盆”学说,“指出古格盆地的措勤断块具有形成大型油气区的地质背景,古格层系和保吉层系是措勤断块的两个油气勘探的有利层系”。季新辉由此提出了“保吉层系”的概念。

      这篇论文也成为季新辉“找油”梦想的框架性论文。他学生的论文课题,也都在这一框架内展开。2019年9月,季新辉要求李源重写的论文,2020年9月临死前的题目,即《措勤断块保吉层系油气勘探有利靶区的圈定:以西藏申扎县马跃乡区块为例》。

      2019年9月被要求重写论文,李源私下质疑导师的学术是“自己骗自己”,抱怨他“误人子弟”。

      “马跃乡区块是措勤断块保吉层系的一个有利勘探区。”在这篇1.3万字的论文中,李源的目的,就是根据现有的地质调查资料,找出具体的勘探靶区。2020年8月的版本中,李源确定了6处建议勘探井位,9月最后讨论阶段,根据季新辉的建议,减少为3处。

      当前高校研究生培养,学生论文紧跟导师项目和学术思想,或为导师学术思想做注解,是普遍现象。例如李源的这篇论文包含60篇参考文献,第一篇即季新辉的《青藏高原油气勘探战略选区和战术突破目标的建议》,还有24篇是季新辉为首的实验室同事的研究成果。

      直到今天,中国知网中,以“保吉层系”为关键词的,依然只有季新辉的那篇论文。如果李源的论文能够发表,将成为第二篇以“保吉层系”为关键词的论文。

      季新辉还强调,写论文必须要和开题报告的主题一致,“开题报告它是有严肃性的,你得沿着大家商量好、评审专家认可的一个思路来”,他说,“光报告这种古生物地层学的东西(是没意义的),实际上,油气勘探才是最后他做完这些材料所要探讨的意义。”

      在油气地质学领域,岩层分为储层、盖层。根据李源留下的录音,2018年12月开题报告中,第一位专家肯定了李源课题“进展很好”后,谦虚地称,他“对这个地区不了解”,只能提出一些“外行的意见”。他说,李源的题目是盖层条件研究,但又跟油气的勘探储藏,跟经济挂钩比较多。因此,这位专家提醒,应该在对该地区沉积相识别后,加强“深层次的科学问题”研究。

      后面三位专家认为李源的现有材料已经“可以直接进行毕业答辩”,但所谈的都是岩层本身的研究,而只字未提“油气勘探”。可见,“找油”“油气勘探”并非专家评审意见,而只是季新辉的个人意志。

      李源的死,给家人带来了巨大的伤痛。因李倩滞留国外无法回国,起初半个月,亲戚们守着李源的父母,但大家都不能提起李源的名字,“一提(父母)精神就要崩溃”。此后一个月,李源的父亲常常彻夜难眠,脸色发乌,瘦了十几斤,母亲视力、听力突然下降,洗头时大把掉发,“他们总是发呆、愣神,很难走出来”。李倩说,“我弟弟的走,对我们家是毁灭性的打击。我好担心我父母支撑不住,跟着走了。”

      无论是李倩、表姐,还是寝室同学,都提到李源的性格开朗、爱笑,甚至季新辉也说,李源“看的书顶上密密麻麻写了很多批注”,“一笑就眯着眼睛,挺好的”。

      即便在青藏高原的艰苦环境里,李源还带着本性里的活泼、乐观。2018年8月的一个录音里,李源跟当地藏民大哥学藏语。藏民大哥说了三句,他模仿一遍,然后大笑起来,并翻译道:“今天休息,明天休息,后天休息”。


    网友转发请注明出处转载请保留链接:地质大学研究生猝死:受导师学术不端事件影响重写论文、延期毕业凌晨猝死本文链接http://www.yule868.com/a/jisuanjilunwen/22226.html,谢谢合作!868学术论文网


    上一篇:极链科技最新研究成果获IEEE多媒体国际会议最佳论文奖   下一篇:2020年“第六届IEEE计算机与通信国际会议”(线上)成功举办


    论主学术论文网 学术论文网专业指导写论文的要点和技巧,指导如何写论文,本科毕业论文,写作大学毕业论文,专为工程类,医学类,教育类,经理类,管理类,会计类,艺术类等原创毕业论文如何写,值得信赖值得靠谱的毕业论文写作网站.
  • 文章总数
  • 3137263访问次数
  • 建站天数
  • XML地图 XML_1地图 备案蜀ICP备160308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