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论文网

  • 当前位置:主页 > 餐饮知识 > 正文>《欲望》分集剧情介绍

    《欲望》分集剧情介绍

    发布日期:2021-06-07 12:37 餐饮知识

      天天影院色香欲综合

      剧情梗概:本剧《欲望》堪称《渴望》的姊妹篇。 编剧李晓明十年前曾以电视连续剧《渴望》造成了万人空巷男女老少看荧屏的盛况,在进入新世纪的今天,他推出《欲望》又一次引人注目,欲与《渴望》达到异曲同工之效。《渴望》表现了历经苦难的人们,在百鸟初鸣的春天渴求祥和,渴求富裕,渴求被扭曲的人性回归,渴求人与人之间的理解和友善;而《欲望》则力透纸背地写出了进入新世纪的人们,在商品经济已初步发达的今天,在追求和实现欲望的同时,却付出了不同的代价--欢乐、痛苦、困惑与彷徨,面临着亲情、友情、爱情、人情的严峻考验。

      故事从某大机关副处长夏中林邂逅单纯美丽的女大学生安慧,双双附入爱河开始。已怀上夏中林骨血的郝丽华踏上情感与金钱的双重报复之路。她暂栖身,嫁与个体商人白子强,图报复,又逼白离婚,下嫁富有日籍老华人,丈夫殁后继承巨额财产,与夏中林下海经商后组建的林安集团,展开生死殊斗,却只为有一天夏中林身无分文,跪下来求自己。

      安慧的幸福没能维持多久,性格中充满霸气的夏中林喜欢控制妻子,将她视为美丽的金丝雀,关在舒适的安乐窝里,彻底依附自己,猛醒后的安慧只为自尊自爱,却被夏中林一次次逐出家门,身心倍受折磨。一直深爱着安慧的大学同学顾立伟在帮助她的同时,企图重得安慧对自己的感情,却是无花果,白子强出狱后对郝丽华始终如一,不得回应。

      当代都市充满了五光十色的诱惑,最具诱惑的是金钱和情感,人们对两者都渴望占有,追求的过程却发现二者水火不容。夏中林、安慧、郝丽华、白子强都曾试图放弃其中之一,却又强烈地感受到二者缺一不可,种种矛盾和痛苦便应运而生。

      第二代“新人类”的金钱和爱情观更显独特。郝丽华的女儿郝佳对叔叔辈的男人顾立伟投入真情,顾立伟却意在凭借郝家财力东山再起。安达在夏中林诱惑之下伤害了姐姐、背离了友人,终于觉醒与王海燕于贫困时觅得真爱。电脑天才吴德华只顾事业而忽视王海燕的感情,王海燕爱上吴德华的才气却不能忍受其情感的木讷,离其而去,吴陷入被离弃的痛苦之中。白子强之女白玲虽身在富豪之家却追求自身独立,在歌舞厅当了歌手,巧遇吴德华,产生真情,并助其事业有成。成功之后,吴德华故疾重犯,直到白玲悄然离去才自省其身,在网友孟小云的指点下,再寻白玲。孟小云之夫王军混在富婆脂粉之中贪图钱财,与郝丽华打情骂俏,孟小云万般忍受后数次奋起反抗,欲逐其出家门,却终为保护心中的偶像--老板夏中林而对王军默然承受。

      钱和智慧一样多的男人夏中林情感负责累累,再度拥有事业辉煌的他在感情上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他发出,我最亲近的人,不是被我伤害就伤害我的感叹。两代人为实现各自的欲望所付出的各种代价,反映出当代都市人的情感追求及其内心的痛苦和疑惑。

      本剧复杂的人物关系,曲折的情节故事,丰富的情感世界为我们诠释了“欲望”一词的真正含义,与当年的《渴望》所表现的一样,人类的本质永远应当是“真、善、美”!

      分集剧情:

      第一集

      二十年前,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一连串相互交织的情感巨变,将五个年轻人推向了命运的岔口。

      夏中林与本单位领导的女儿郝丽华相恋多年,在即将结婚之时却又遇上单纯美丽的女大学生安慧,双双坠入爱河,夏中林决定去追求真实自由的情感,于是毅然辞职,下海经商,他要凭个人的能力创一番事业,让安慧过上最好的生活,而他却不知郝丽华已怀上他的骨肉。顾立伟一直深爱着同学安慧,为了向安慧证明自己的爱,狂怒之中要与夏中林决斗,但最终被夏中林咄咄逼人的霸气所吓退。白子强对郝丽华钟情已久,他的妻子因病去世,自己与三岁的女儿白玲相依为命。白子强不忍心郝丽华遭受夏中林的欺骗,将自己偷拍到夏中林与安慧约会的照片交给了她,郝丽华不敢相信这一切,但夏中林与安慧紧密拥抱的场面再次证实了这残酷的事实,并将她的梦想击碎。为了自己暂时栖身,更为了腹中的胎儿,郝丽华万般无奈之下决定嫁给白子强。夏中林和安慧也即将开始崭新的生活。

      二十年后,已是林安集团董事长的夏中林可谓事业有成,如日中天;安慧与丈夫共同创业,打下一片江山后早已退居家中,作起了全职太太;顾立伟如今成了昔日情敌夏中林顺从的部下--开发部经理:郝丽华更是今非昔比,当年他勉强嫁与白子强,女儿郝佳出生后便提出离婚,白子强不知真相,断然拒绝,盛怒之下,郝丽华揭发了白子强经济违规的行为使其沉默。而后,郝丽华为了生存,带着两个女儿嫁给了大自己三十岁的日籍华人,如今丈夫去世,郝丽华继承了大笔遗产成为日资公司丽华电子的总裁。

      本与安慧约好去听音乐会的夏中林,却因另有重要约会--去见郝丽华,而派顾立伟代他去陪太太。顾立伟对此虽很不情愿,但身为下属,只得从命。夏中林与郝丽华再度重逢,夏中林希望郝丽华忘却旧怨,两家公司合伙开发网络平台,郝丽华对他依旧耿耿于怀,断然拒绝,态度也极其冷淡,倒是她的女儿郝佳态度和善,并对夏中林充满了好奇。在夏中林家中,安慧以董事长夫人的身份再次面对昔日的恋人,不免有些尴尬,甚至对夏中林的这一做法有些反感,但一向温柔、顺从的她从未想过违抗丈夫,所以只得用极其冷淡的态度对待顾立伟。顾立伟相反却自如得多,但他故作出来的尖酸、刻薄使安慧大为恼火,二人由开始的僵持变成了相互的冷嘲热讽,安慧盛怒之下,打了顾立伟一个耳光,顾立伟却未被激怒,他自豪地告诉安慧,自己卧薪尝胆,在夏中林手下忍耐了这么多年,只为有朝一日能有实力向夏中林报仇,如今时机已经成熟......

      光阴的流逝并没有冲淡当年那场巨变带给夏中林等人的情感冲突,反而随着他们身份、地位的变化而更趋复杂尖锐。

      第二集

      郝丽华接到通知,养女白玲在夜总会陪酒被派出所扣留,她虽然不爱白子强,但当年是自己使白子强人狱,出于对他的一丝歉疚,对白玲一直很好。郝丽华赶到派出所,警察却坚持要二十四小时后才肯放人,郝丽华虽有万贯家财,却也束手无策。白玲高中毕业后就到歌厅唱歌,时而陪客人喝喝酒,多年的歌厅生涯,使她习惯了逢场作戏,只对钱感兴趣,但她洁身自好,她要干干净净地期待梦中情人的出现。次日清晨,多年音讯皆无的白子强的出现,使郝丽华又惊又怕。白子强并不知道郝丽华丈夫已死,他表示不再打扰郝丽华的生活,他是来接白玲的,并对郝丽华多年照顾白玲深表感谢。他并不恨她,反而因她敢爱敢恨的强烈个性而对其迷恋更深。郝丽华不敢把白玲被拘留的事情告诉白子强,生怕他认为自己对白玲照顾不周,偏巧此时接到派出所打来的电话,白玲病了。白子强从派出所接出白玲,白玲见到父亲,百感交集,潸然泪下。尽管她对郝丽华毫无感情。但她拒绝离开拥有巨额家产的郝丽华家,并拒绝父亲对她善意的规劝,精于世故的白子强虽为女儿心痛,却没有办法。

      顾立伟通过安慧的弟弟安达结识了有“电脑天才”之称的吴德华,并得到郝丽华的支持,终于向夏中林摊牌,夏中林对此并不在乎,使他恼火的是安慧……夏中林对自己充满自信,从不担心妻子和顾立伟旧情复燃,但他绝不允许妻于对自己有所隐瞒,他已经习惯居高临下地对待妻于。论心计安慧远不是他的对手,夏中林略施小计,就使安慧窘迫地承认顾立伟在昨天晚上曾向自己透露过要与夏中林摊牌,而夏中林高姿态地表示不再追究,但他故意装出来的大度和体贴,却使安慧深感屈辱,她提出厌倦太太生活,想回公司工作,夏中林“精心”地做了安排,既让安慧到公司察看,又让她感觉自己无法胜任任何工作,陷入尴尬境地。安慧深感自己成了一个落伍的人,此时,她就像夏中林的一只关在金丝笼里的金丝雀,虽生活在舒适的安乐窝里,却得不到起码的自由与尊严。

      第三集

      顾立伟与安达、吴德华共同成立公司,他们计划与丽华电子合作,竞标网络平台,办公室兼做安达和吴德华的公寓,吴德华的女友王海燕经常来帮他们料理生活。王海燕在丽华电于任管理人员,心地善良,性格开朗,而吴德华却不善言辞,安达是吴德华最信任的朋友,三个人在一起,经常是安达和王海燕有说有笑,吴德华则在一边听得极开心。吴德华只顾钻研而忽略了王海燕的情感。王海燕更爱上他的才气,却不能忍受其情感的木钢,久而久之,她与安达产生了感情。顾立伟与郝丽华的谈判很顺利,因为他们有共同的敌人夏中林,郝佳也被顾立伟的风度所吸引,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白子强跟踪白玲到歌厅,看到女儿周旋于花钱买乐的男人们中间,又气又痛,白玲虽不愿让父亲管束她,但仍向白子强表明了自己对父亲的爱,白子强深受感动。更令他惊喜的是郝佳,郝佳深受郝丽华宠爱,早已习惯优越的物质生活,对身边的一切都感到麻木,整天无所事事,因而对突然出现的白子强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并自愿到白子强新开的日本料理帮忙,飘零一生的白子强终于从两个女儿身上享受到亲人的温暖,深感满足。

      安达为了在竞标时打败夏中林,从电脑中窃取了夏中林放在家中的公司,却未得到顾立伟的称赞,顾立伟认为这会连累安慧,逼他销毁了文件。夏中林突然造访顾立伟的公司,安达出于心虚,有些不知所措。吴德华无意中透过他们已经掌握夏中林中的底细。夏中林怀疑此事与安慧有关,遂命令保姆徐嫂和秘书孟小云监视安慧,禁止安慧单独进入他的书房和办公室,安慧察觉后与徐嫂和盂小云均发生冲突,却都被夏中林压制下去。此时她才发现,在所有人的眼里,他确实只是丈夫的附属品。

      安慧鼓足勇气向夏中林诘难,情绪激动地诉说心中多年的积怨,历数对方的不是,却发现夏中林根本不为所动。只为维护自己的人格尊严,安慧毅然离家出走,住进饭店,她希望自己的行为能使丈夫醒悟,但夏中林毫无音讯。此时的安慧,身心均遭受着理智与情感的双重煎熬。

      第四集

      顾立伟主动找到安慧,安慧才得知安达确实偷了夏中林电脑里的,并准备听从顾之伟的劝告回家去,夏中林冷静下来后,也发觉自己对安慧太过分了,他来到酒店接安慧回家,却看见了正在咖啡厅聊天的安慧和顾立伟,夏中林怒火中烧。心情轻松的安慧收拾东酉,准备回家,却接到饭店的通知,她的信用卡已被冻结,要她立刻用现金结帐。安慧没想到夏中林会用这种方法逼她低头。顾立伟来帮安慧结帐,安慧极力忍着泪走出饭店。顾立伟见她境况窘迫,热情邀请她住到自己家,安慧无奈之下勉强同意。

      夏中林得知安慧居然住进顾立伟家,大为恼火,但他了解安慧,相信她不会和顾立伟出什么事,他只是感到丢脸,所以决不让步,他坚信安慧离不开儿于,更离不开他所提供的舒适生活,他命令安慧二十四小时之内必须回家,否则将向法院提出离婚,并以婚外情为由,剥夺安慧的财产分配权和对儿子的监护权。安慧果然于当天晚上回家,尽管她对夏中林的作法极为愤怒,但毕竟是二十年的夫妻,她也舍不得儿子,只要夏中林肯认错,肯尊重自己,她并没打算离婚。但是面对趾高气昂的夏中林,安慧再次感到失望,她平静地向夏中林提出协议离婚,并且不要他的任何财产,之后再次离开了这个让她伤心的家。

      郝丽华虽表面上对白子强粗暴无礼,却以各种借口频频光顾他的日本料理,当她听说安慧离家出走的消息后,忍不住幸灾乐祸起来。白于强很清楚地到自己这儿来只是出于寂寞,其实她一直深爱着夏中林。

      第五集

      夏中林突然发现自己错了,他仿佛又看到当年和他一起艰辛创业的安慧,他追到门口却停下了,多年的习惯使他无法向任何人低头,安慧此时也停在门外,希望夏中林在最后时刻追出来挽留她,夫妻二人就这样隔着房门等待着。而就在夏中林终于打开房门的时候,他看到顾立伟将安慧接走,夏中林气疯了,失去时才知宝贵,他发誓一定要把安慧夺回来!

      安慧并没有继续住在顾立伟家,顾立伟的母亲曹玉芳出差回来,虽然她对安慧很客气,但安慧还是觉察到对方隐隐的敌意。二十年前曹玉芳对安慧非常好,也深知她在顾之伟心中的份量,尽管曹玉芳知道儿子至今依然深爱安慧,因而对她当年的背叛就更不能原谅。安慧拒绝顾立伟的再三挽留,离开顾家,一个晚上从两个家门被撵出来,这使她百感交集,也更深切地感受到自己生存上的无能。安慧决定住到安达的公寓的门厅里,并开始四处求职,她不想再依靠任何人,她要向夏中林证实自己的能力,证实自己的存在,但是她已有七年与社会脱节,当初的工作经验到今天已经没有任何用处,所有公司都以她年龄偏大、学历太低为由而拒绝录用。安慧不得不一再降低标准,依然找不到工作,又发现夏中林派司机陈大庆跟踪自己,倍感生活的艰辛,心力交瘁,晕倒在顾立伟怀里,郝佳碰巧撞上这一幕,不禁炉火中烧。

      郝丽华得知夏中林和安慧闹翻感到幸灾乐祸,更为安慧依然有顾立伟这样的情人深感嫉恨。她知道自己其实对夏中林不能忘情,只是由爱生恨。而对白子强遵守诺言不再纠缠又感到失落。郝佳对安慧充满敌意,郝丽华大感解气,并不断鼓励女儿。白子强看出郝佳对顾立伟的感情,提醒郝丽华,郝丽华却并不担心,她自认了解女儿,郝佳喜欢任何东西都不会超过三天的。郝丽华更有自己的打算,她认为当年安慧靠年轻打败自己,如今要让女儿用同样的优势打败安慧!

      郝佳对顾立伟本来就有好感,现在有了安慧这一情敌,更激发了她大小姐的脾气,她发誓一定要把顾立伟从安慧手中抢过来。

      父母一辈的恩怨剪不断,理还乱,郝佳的介人更使他们之间的争斗日趋白热化。

      第六集

      郝佳着一身朴素的衣着来见顾立伟的母亲,她乖巧的谈吐和清丽的容貌很快赢得了曹玉芳的好感,尤其是她对顾立伟所表现出的带着崇拜的爱,更使曹玉芳满心欢喜,认定郝佳是儿媳的最佳人选。顾立伟处于两难之中,他确实深爱安慧,但他正和郝丽华合作,更不能得罪老板的女儿,再加上他对母亲的孝顺,因此他对郝佳明确表露的爱意又不忍伤害,致使安慧也心生疑惑。夏中林拒绝离婚,但也不肯向安慧低头,他要用自己的方式让安慧主动回家。顾立伟提出要安慧加入他的公司,安慧拒绝,顾立伟通过朋友关系帮她进了一家房地产公司。

      安慧自认为可以胜任这一工作,她曾帮夏中林经营过房地产,自家的房子也是经过她精挑细选后买下的,但几次接待客户,却一套房于也没卖出去,诚实的本性使她不会揣摸对方心理,更不会甜言蜜语。总算有一对夫妻决定买房子,她却忘了自己身份,替对方挑剔房子的毛病,使老板忍无可忍,把她解雇。正当安慧情绪低落,一筹莫展之际,解雇她的老板又找上门来,对她的能力大加赞扬,并坚持要她重新回去工作,出任销售部经理,而且工资很高。安慧喜出望外,重回公司后,她的工作果然非常顺利,也非常轻松,她不再直接面对客户,只是坐在办公室管理售楼人员,安慧情绪很高,工作非常卖力,在拿到第一笔工资时,请顾立伟、安达等人吃饭,庆祝自己终于获得新生,郝丽华和郝佳也不惜自来。白子强对安慧的所作所为深表佩服,郝丽华却对其冷嘲热讽。

      第七集

      席间,郝佳出于对安慧的嫉恨遂向安慧说出其相:是夏中林买通了安慧的老板,安慧的工资实际上是夏中林支付的。安慧愕然,但从众人的目光中看出,其实大家都己知道。安慧的喜悦和自信顿时化为乌有,她怀着深深的羞辱离席而逃,顾立伟一气之下要揍郝佳这个多事的小精灵鬼。安慧激怒之下找夏中林质问,并将剩余的工资扔到夏中林脸上,夏中林平静地告诉她,你无情我不能无义,我们现在还是夫妻,我不能眼看着妻于挨饿!他再次建议安慧搬回来,可以和儿子住一个房间。安慧犹豫之际,得知儿子生病,情急之中赶回家来。夏中林佯称要去南方谈生意,以便她能留下来陪儿子,安慧只得同意。她离不开儿子,但她也知道一旦留下,再迈出这个家门就难了。其实夏中林只是搬到公司,徐嫂定时向他汇报安慧的一举一动。夏中林坚信,安慧经过一番磨难,会更加珍惜她亲手布置的豪宅。安慧果然对家中的一切倍感亲切,徐嫂对她也格外逢迎,再加上儿子天天在她身边,一时间,安慧似乎忘记了曾经发生的一切。

      但顾立伟却无法忘记安慧,找上门来。深夜里徐嫂叫醒了夏天,让孩子赶走了与安慧谈话的顾立伟。安慧从徐嫂的神态中己经猜出,夏中林并没有出差,她知道夏中林所做的一切就是要她变回原来的安慧,她也确实动摇过,但面对顾立伟恳切期待的神情,她警醒了,如果没有感情和彼此尊重,再好的家也只是牢笼。安慧决定与夏中林心平气和地分手,而一向霸气的夏中林却不肯低头,两人又是不欢而散,安慧再次离家出走。她来到白子强的日本料理,要求给他打工,好心的白子强收留了她。

      安慧走后,夏中林让孟小云给夏天找一家最好的寄宿学校,自负的个性让他无法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他坚信自己是最后的胜利者。

      第八集

      顾立伟与安达、吴德华的公司也遇到了问题。顾立伟与郝丽华签了合同和各种意向,却始终没拿到一分钱,郝丽华初接公司大权,头绪繁乱,加之与白子强和夏中林的情感恩怨,根本顾不上与顾立伟开展实质性合作,由于顾立伟的公司成立至今尚未挣到一分钱,全靠他的积蓄维持,已经拖不起时间。此时,郝佳以与顾立伟交往为条件,答应给他五十万,顾立伟为大局只得同意。但郝佳送来的却是一张五万元的支票,而不是她当时答应的五十万,顾立伟气极败坏,却又无可奈何。顾立伟本想拒绝,但想到如果合作失败,不仅公司要解体,自己也无脸再见安慧,只得表面答应郝佳,他想等拿到郝丽华的钱,竞标成功,再拒绝她。

      但顾立伟低估了郝佳的心计,郝佳将他们的对话偷偷录了下来,放给安慧听,安慧大感震惊,这使她想到当年自己与顾立伟、夏中林之间曾经发生的一幕,遂决定离开顾立伟。顾立伟再三解释自己只是权宜之计,反而更加深了安慧对他的轻视。顾立伟坦言挣钱也是为了让安慧过好日于,安慧提醒他物质享受并不是生活的全部,二人经过激烈争论,谁也没有说服对方,不欢而散。但郝佳也明确表示非顾立伟不嫁,郝丽华知道女儿的性格和自己一样,越得不到就越要追,于是表面上不再反对,但私下里却中止了与顾立伟的合作,她认定女儿只是用新鲜刺激,绝不会长久,只要顾立伟事业上遇到困难,他就不可能和郝佳结婚。郝丽华中止合作,使顾立伟顿时陷人困境。吴德华己经感觉到王海燕与安达交往日益密切,二人均有意躲着自己。当他无意间发现安达与海燕像一对亲密的情侣一样走在一起时,伤心至极,他伤心的不仅是女友弃他而去,更重要的是最信任的朋友也欺骗自己。吴德华失落地走在街头,与白玲戏剧性地巧遇,彼此产生了好感,活泼的白玲使他的心情好了许多,他的命运也将随之改变。

      第九集

      安达对公司前景产生动摇。夏中林知道他们的困境,遂表示愿意帮忙,希望安达能搞到吴德华手里的竞标软件,作为他到林安集团的见面礼。安达同意了。但书生气十足的吴德华却断然拒绝,他认为不该在顾立伟最困难的时候背叛他,做人要讲义气。安达再三劝说无效,只得自己投靠夏中林,而夏中林出于对安慧的歉疚,对安达格外关照,使他在公司里迅速提升。

      夏中林陪客户到歌厅,结识了白玲,得知白玲与郝丽华的关系,对她格外关照,夏中林虽对安慧不能忘情,但多年的商场生涯,使他早已习惯在娱乐场中逢场作戏。白玲为了向父亲炫耀,拉夏中林来到日本料理,夏中林并不知道安慧在这里工作,恰逢郝丽华也来了,众人相见,顿生种种尴尬,安慧对顾立伟深感失望,失去感情上的寄托,她几乎崩溃,现在她唯一的亲人就剩下儿子了。当安慧到学校看儿子时,却得知儿于因生病已经几天没来上学了。安慧赶到家中,家门紧闭,家中空无一人。

      第二十九集

      顾立伟来到陈小兰家探望安慧,告诉安慧他就要当爸爸了,他突然想起本来答应陪郝佳去医院做妇产检查的.当他们赶到医院,郝佳已愤而开车离去。众人担心郝佳出事,四处寻找,终于在美容院找到郝佳,而此时的郝佳正与夏中林争吵,并当众打了夏中林。夏中林要郝丽华和白子强管教女儿,郝丽华与白子强遂将真相告诉夏中林,郝佳是他的女儿。与此同时,郝佳在开车回家的路上发生车祸,腹中的胎儿不幸夭折.夏中林来到医院看望郝佳,不禁百感交集,而得知真相的郝佳对他极为冷淡.晚上,回到家里,夏中林意外地发现郝佳正在跟夏天开心地玩儿着,看见夏中林,她疼爱地搂着夏天,但对夏中林冷淡地说:“我很高兴多了个弟弟,我也可以喊你爸爸,但别指望我对你有感情!”

      第三十集

      郝佳对周围一切产生了玩世不恭的心态,认为一切都是不可靠的,只有金钱才靠得住,遂联合丽华电子其他董事,对郝丽华的管理不善进行攻击,尤其是交给王军的大笔投资.为了证明自己投资正确,郝丽华要求王军暂时将钱转回公司帐上,被王军拒绝,郝丽华这才发现王军果然对自己毫无感情可言.郝丽华受女儿和王军的双重打击,深感痛苦,而夏中林和白子强均在此时伸出援助之手.

      白子强袭击了王军,采用非法手段迫使王军将资金转回丽华电子帐上,但王军随后报案,郝丽华眼看着白子强再次为了自己被警察带走.也就在此时,郝丽华由衷地感到白子强对自己多年的感情,并深深为之所动.

      夏中林和孟小云找到王军,要他撤回起诉,却被拒绝,孟小云无奈之下只得提出只要王军撤诉便可搬回家中的条件,王军果然答应.孟小云为了心中的偶像一一夏中林,只得继续她不幸的婚姻。

      白子强出狱,郝丽华和白子强经历了多年的风风雨雨,终于走到了在一起;王海燕和安达也准备结婚;白玲和吴德华在夏中林的安排下,言归于好,白玲要吴德华给她一段时间充实一下自己,俩人约好三个月以后再见.顾立伟带着郝佳来看安慧,此时的安慧病情加重,自知时间不多,要求他们带自己去学校看儿于,在陈小兰的搀扶下,安慧含笑与儿子告别,郝佳在她身上感受到母爱的强大力量.而夏中林此时也感到从未有过的空虚,他虽然有了女儿,却得不到女儿的感情,虽然再次拥有对公司的全部权力,却感受不到过去的快乐,他虽与白玲和孟小云都有感情纠葛,但在关键时刻,他发现除了安慧,他只能在美容院老板叶红那里找到安慰,而叶红明确地告诉他,自己在感情上受过伤害,从此不谈感情,但两个不谈感情的人在一起无法真正消除心中的寂寞和对感情的渴望,夏中林默然了……安慧病危,被送到医院.医生决定立刻手术,但对众人说明,手术非常危险,夏中林此时方感安慧是自己唯一的爱,是家庭中不可缺少的一员,他以病人家属的身份签了宇.安慧被推进手术室,手术室的大门关上了,大门上方亮起了红灯。


    网友转发请注明出处转载请保留链接:《欲望》分集剧情介绍本文链接http://www.yule868.com/a/canyinzhishi/39971.html,谢谢合作!868学术论文网


    上一篇:酸菜炖粉条的做法步骤图,酸菜炖粉条怎么做好吃   下一篇:教你羊肉串腌制的方法,在家就能吃烤串


    论主学术论文网 学术论文网专业指导写论文的要点和技巧,指导如何写论文,本科毕业论文,写作大学毕业论文,专为工程类,医学类,教育类,经理类,管理类,会计类,艺术类等原创毕业论文如何写,值得信赖值得靠谱的毕业论文写作网站.
  • 文章总数
  • 4092326访问次数
  • 建站天数
  • XML地图 XML_1地图 备案蜀ICP备848125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