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论文网

  • 当前位置:主页 > 如何写论文 > 参考文献 > 正文>新中国七十年党领导社会主义建设的基本规律与伟大成就

    新中国七十年党领导社会主义建设的基本规律与伟大成就

    发布日期:2020-10-31 15:45 参考文献

      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领导人民进行波澜壮阔的社会主义建设,取得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探索了社会主义建设的基本规律,主要包括:社会主义建设必须坚持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必须用好改革开放关键一招,必须正确处理改革发展稳定的关系,必须科学制定和执行不同历史阶段的发展战略,必须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

      内容提要: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领导人民进行波澜壮阔的社会主义建设,取得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探索了社会主义建设的基本规律,主要包括:社会主义建设必须坚持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必须用好改革开放关键一招,必须正确处理改革发展稳定的关系,必须科学制定和执行不同历史阶段的发展战略,必须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

      标题注释:本文是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内在逻辑与历史发展研究”(项目编号:13&ZD002),中共中央宣传部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重大委托项目“党内政治文化研究”(项目编号:2016MZD027)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唐洲雁(1962- ),男,山东社会科学院党委书记、山东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社科院基地首席专家,博士生导师。山东 济南 250002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70年来,中国以豪迈的气概,领导人民实现建立新中国的历史伟业,带领人民进行波澜壮阔的社会主义建设,不断深化对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的认识,取得一系列重大理论成果和实践成就,迎来了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伟大飞跃的光明前景。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系统回顾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历程,深刻揭示党领导社会主义建设的基本规律,始终不渝遵循和运用社会主义建设规律,对于我们顺利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具有十分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一、我国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社会主义建设必须坚持党在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把发展作为解决中国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

      准确判断我国社会所处历史阶段,是推进社会主义建设的基本前提。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曾把未来社会划分为低级和高级两个阶段,为正确认识我国社会主义历史阶段提供了科学方法论。早在1956年,我们党就在清醒认识基本国情的基础上,对我国社会主要矛盾作出比较合乎实际的概括,认为“我们国内的主要矛盾,已经是人民对于建立先进的工业国的要求同落后的农业国的现实之间的矛盾,已经是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的状况之间的矛盾”①,对我国社会主义发展阶段的长期性和面临的根本任务有了初步认识。1959年底,在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时,结合当时我国国情和社会主义发展实际,提出社会主义又可能分为“不发达的社会主义”和“比较发达的社会主义”两个阶段②,我国处于不发达的社会主义阶段,为我们党提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提供了重要依据。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深刻总结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教训,首次提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一重大命题,进一步深化对社会主要矛盾的认识。1981年6月,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指出:“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③这个主要矛盾,贯穿于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整个过程和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决定了我们的根本任务是集中力量发展社会生产力。只有牢牢抓住这个主要矛盾,才能清醒地观察和把握社会矛盾的全局,有效地促进各种社会矛盾的解决。1987年10月,党的十三大比较系统地阐述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认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不是泛指任何国家进入社会主义都会经历的起始阶段,而是特指我国生产力落后、商品经济不发达条件下建设社会主义必然要经历的特定阶段,是我国逐步摆脱不发达状态,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历史阶段,是我国发展不可逾越的历史阶段。这个历史阶段,从上世纪50年代中期我国基本完成社会主义改造开始,到本世纪中叶基本实现现代化,至少需要一百年时间。从当前我国发展实际看,人口多、底子薄,生产力不发达、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状况没有根本改变,我国还远未走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在科学判断我国社会主义所处历史方位的前提下,党的十三大第一次正式阐述了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这就是:“领导和团结全国各族人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自力更生,艰苦创业,为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而奋斗。”④这是我们党深刻把握社会主义建设规律取得的重大理论成果。从那时起,我们始终坚持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不动摇,坚持把发展作为解决当代中国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我国经济总量跃升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华民族巍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伟大飞跃的光明前景。实践证明,改革开放前30年,我们在探索社会主义建设中出现失误的根本原因之一,就在于提出的一些目标任务和政策措施超越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取得成功的根本原因之一,就在于克服了那些超越阶段的错误观念和政策措施,又抵制了抛弃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的错误主张,坚定不移沿着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砥砺前行。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以习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深刻把握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新变化,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但是这并没有改变对我国社会主义所处历史阶段的判断,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我国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这就决定了我们想问题、做决策、干事情,都必须一以贯之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实际出发,绝不能从一厢情愿的主观愿望出发,不能从这样那样的外国模式出发,不能从对马克思主义个别论断的教条式理解和附加到马克思主义名下的错误论点出发;决定了我们既要时刻警惕盲目乐观、急躁冒进的情绪,又要坚决抵制妄自菲薄、无所作为的错误观念,毫不动摇地坚持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

      正是在深刻洞察社会主要矛盾逐步发生新变化的基础上,2015年10月,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上又提出“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这是一场关系我国发展全局的根本性变革,标志着我们党对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的认识达到新高度,必将引领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取得全方位、开创性成就。面向未来,我们必须牢牢立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最大实际,牢牢坚持党的基本路线这个党和国家的生命线、人民的幸福线,坚定不移扭住经济建设这个中心不放松,毫不动摇坚持发展是硬道理、发展应该是科学发展和高质量发展的战略思想,努力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二、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社会主义建设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不断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全体人民共同富裕

      中国所为之奋斗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早在1934年,在江西瑞金召开的第二次全国工农兵代表大会上就指出:“解决群众的穿衣问题,吃饭问题,住房问题,柴米油盐问题,疾病卫生问题,婚姻问题。总之,一切群众的实际生活问题,都是我们应当注意的问题。假如我们对这些问题注意了,解决了,满足了群众的需要,我们就真正成了群众生活的组织者,群众就会真正围绕在我们的周围,热烈地拥护我们。”⑤此后,反复强调,我们人就是要奋斗,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而不要半心半意或三分之二的心三分之二的意为人民服务,要始终把人民群众的冷暖安危挂在心上,真正为人民谋利益谋幸福。

      新中国成立不久,我们党就带领人民开始了大规模的社会主义建设,目的就是尽快摆脱我国“一穷二白”的落后面貌,让人民群众过上幸福美好新生活。1956年,在《论十大关系》中指出,建设社会主义必须依靠群众,充分调动群众的积极性,需要更多地关心人民群众生活。但是,由于社会主义建设存在许多未被认识的必然王国,我们在处理积累和消费关系上出现偏差,客观上忽视了改善人民生活。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们党提出“一要吃饭,二要建设”的指导方针,为新时期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指明了方向。1992年初,在南方谈话时强调搞社会主义的最终目的是实现人民共同富裕,同时一针见血地指出:“不坚持社会主义,不改革开放,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条。”⑥经过几十年的持续奋斗,中国人民终于迎来了从温饱不足到小康富裕的伟大飞跃。实践证明,社会主义建设必须以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为出发点,坚持为人民谋利益谋福祉,进而不断从人民群众伟大实践创造中获得前进动力。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继承和发展我们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思想,深化了对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的认识。习总书记旗帜鲜明地指出:“我们的人民热爱生活,期盼有更好的教育、更稳定的工作、更满意的收入、更可靠的社会保障、更高水平的医疗卫生服务、更舒适的居住条件、更优美的环境,期盼孩子们能成长得更好、工作得更好、生活得更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⑦正是基于这样一种认识,我们党提出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把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作为一切工作的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坚持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发展成效由人民评判,把人民拥护不拥护、赞成不赞成、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作为衡量一切工作得失的根本标准,这是党对社会主义建设规律认识的深化和升华。

      我们党来自人民、根植人民,为人民而生、因人民而兴。正如习总书记今年8月在视察甘肃时所强调的:“老百姓的幸福就是的事业。”也正是一贯秉持这样一种价值理念,我们党向全国人民郑重承诺,到建党100年即2021年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出在全面小康道路上一个也不能少、一个也不能落下。全面打响精准脱贫攻坚战,七年来累计减贫7000多万人,贫困县摘帽100多个,谱写了人类反贫困史上的辉煌篇章;全面推进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保障体系,基本养老保险覆盖超过9亿人,医疗保险覆盖超过13亿人,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显著增强。面向未来,只要我们更加顺应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新期待,向着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方向砥砺前行,不断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社会全面进步,我们就一定能汇聚起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磅礴伟力,顺利实现我们党擘画的宏伟蓝图。

      三、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社会主义建设必须把改革开放贯穿始终,坚定不移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认为,社会主义经济形态是计划经济。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党带领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逐步建立起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但随着实践的发展,这种体制的固有弊端日益凸显。对此,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多次讲过,社会主义可以搞一点商品经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们党在实践中不断深化对什么是社会主义的认识。1992年初,在南方谈话中,深刻揭示社会主义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⑧,把对社会主义的认识提高到新的科学水平。同时,我们党深刻认识到,改革开放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革命是解放生产力,改革开放也是解放生产力。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改革开放历史性决策,由此从农村改革到城市改革,从经济体制改革到各方面体制改革,从对内搞活到对外开放,从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开放成为当代中国最显著的特征、最壮丽的气象。实践证明,改革开放是党和人民大踏步赶上时代的重要法宝,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由之路,社会主义建设必须始终把改革开放贯穿始终和全过程。

      改革开放40余年来,我们党在经济领域取得的最大理论和实践成果就是提出并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厘清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问题。按照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对传统社会主义的构想,社会主义实行的公有制基础上的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似乎是跑在“两股道上的车”。随着改革的不断推进和深入,首先对这一认识提出质疑。1979年11月,他在会见外宾时谈道:“说市场经济只存在于资本主义社会,只有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这肯定是不正确的。社会主义为什么不可以搞市场经济,这个不能说是资本主义。我们是计划经济为主,也结合市场经济,但这是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⑨1985年10月,他又指出:“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之间不存在根本矛盾。”⑩1992年春,在南方谈话中深刻指出:“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也有计划;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有市场。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11)从理论上纠正了把计划和市场对立起来的错误观点,彻底廓清了长期以来人们对市场经济的模糊认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概念呼之欲出。

      与此同时,我们党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实践探索逐步深化。1982年9月,十二大提出“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1984年10月,十二届三中全会提出“公有制基础上的有计划的商品经济”;1987年10月,十三大提出“国家调节市场,市场引导企业”;1989年11月,十三届五中全会提出“计划经济与市场调节相结合”。1992年10月召开的十四大,最大贡献就是确立了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提出要使市场在社会主义国家宏观调控下对资源配置起基础性作用。此后,我们党一直根据实践发展和认识深化,对政府和市场关系进行定位。党的十七大提出“从制度上更好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党继续推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和实践创新。2013年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作出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定,提出要以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为总目标,全面深化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体制和党的建设制度改革;明确提出经济体制改革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着力解决市场体系不完善、政府干预过多和监管不到位问题。同时,明确提出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并不是起全部作用,我国实行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仍然要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发挥好党和政府的积极作用,管好那些市场管不了或管不好的事情。这样,从计划经济到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再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从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基础性作用,到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反映了我们党对社会主义建设规律认识的逐步深化,丰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宝库。

      习总书记指出:“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也是决定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一招。”(12)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我们党带领人民全面深化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体制和党的建设制度改革,先后推出近2000项重大改革举措,全会设定的改革目标在一些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突破性进展,夯基垒台改革任务基本完成,四梁八柱性质的改革主体框架基本确立,改革呈现全面发力、多点突破、蹄疾步稳、纵深推进的局面。同时,我们党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顺应中国与世界深度融合、命运与共的大趋势,以“一带一路”建设为重点,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推动形成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全面开放新格局,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为我国发展注入新动力、增添新活力、拓展新空间。

      40余年来,改革开放已走过千山万水,但仍需跋山涉水。面向未来,我们必须增强改革不停顿、开放不止步的前进定力,把改革创新精神贯穿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始终和全过程,矢志不移坚持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始终不渝坚持两个“毫不动摇”,既有效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又充分发挥市场经济资源配置的有效性,通过改革和开放双轮驱动、互促共进,不断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提供强大动力,为建设现代化强国奠定雄厚物质基础。

      四、改革发展稳定事关党和国家事业全局,社会主义建设必须正确处理好三者之间的关系,把改革的力度、发展的速度与社会可承受的程度结合起来

      正确处理改革、发展和稳定的关系,是改革开放以来党和国家事业取得成功的基本经验,也是我们党领导社会主义建设的一条重要规律。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以同志为核心的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深刻反思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经验教训,做出把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和改革开放的重大决策,根本目的就是通过改革开放,尽快把我国经济搞上去,使我国尽快发展起来。指出:“发展才是硬道理”,这个“硬”就硬在发展是一切工作的中心。他说:“搞社会主义,一定要使生产力发达,贫穷不是社会主义”(13);“中国是一个大国,它应该起更多的作用,但现在的力量有限,名不副实。归根到底是要使我们发展起来。”(14)实践证明,改革是扫清我国发展障碍、实现发展进步的根本动力。对此,指出:“革命是解放生产力,改革也是解放生产力。”“社会主义制度确立以后,还要从根本上改变束缚生产力发展的经济体制,建立起充满生机和活力的社会主义经济体制,促进生产力的发展。”(15)这些重要论述,从理论上初步揭示了改革与发展的相互关系。

      同时,还提出了改革、发展有赖于社会稳定的思想。1987年6月,他在会见美国前总统卡特时指出:“中国的主要目标是发展,是摆脱落后,使国家的力量增强起来,人民的生活逐步得到改善。要做这样的事,必须有安定的政治环境。没有安定的政治环境,什么事情都干不成。”(16)1989年2月,他在会见美国总统布什时强调:“中国一定要坚持改革开放,这是解决中国问题的希望。但是要改革,就一定要有稳定的政治环境。”“中国的问题,压倒一切的是需要稳定。没有稳定的环境,什么都搞不成,已经取得的成果也会失掉。”(17)这些谈话已经隐含着改革发展稳定事关党和国家事业大局的思想,为后来我们党提出正确处理改革、发展、稳定的关系,做了充分的理论铺垫。

      党的十三届四中全会以来,以同志为核心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在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中,不断深化对改革发展稳定关系的认识,把改革、发展、稳定“三位一体”作为党和国家的长期指导方针。1994年3月,在参加八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海代表团审议时指出,“把握好改革、发展、稳定的关系,是现代化建设的一项重要领导艺术”(18)。1995年9月,他在十四届五中全会上作《正确处理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若干重大关系》讲话,把处理好改革、发展、稳定的关系作为事关全局的总纲提了出来,强调实现今后十五年的奋斗目标和战略任务,必须正确处理好改革、发展、稳定的关系。1997年9月,他在党的十五大报告中又进一步提出:“必须把改革的力度、发展的速度和社会可以承受的程度统一起来,在社会政治稳定中推进改革、发展,在改革、发展中实现社会政治稳定。”(19)2002年10月,他在十六大报告中强调,要“把不断改善人民生活作为处理改革、发展、稳定关系的重要结合点”(20)。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最终决定力量,无论改革还是发展,其目的都是为了提高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改革发展稳定只有从实现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从不断改善人民生活出发,才能真正把握好改革发展稳定之间的“度”;反之,离开改善人民生活这个重要结合点,发展就会成为盲目追求高指标,改革就会成为脱离实际的蛮干,稳定就会成为缘木求鱼的妄想。换言之,把不断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作为处理改革发展稳定关系的结合点,才能真正做到在社会稳定中推进改革发展,在改革发展中促进社会稳定。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处理好改革、发展和稳定的关系,要求准确把握三者之间的平衡点。在改革问题上,习总书记指出,我们要坚持全面深化改革,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不断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坚决破除一切不合时宜的思想观念和体制机制弊端,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构建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制度体系,充分发挥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他语重心长地说:“中国是一个大国,决不能在根本性问题上出现颠覆性错误,一旦出现就无法挽回、无法弥补。”(21)在发展问题上,他强调指出,必须坚定不移把发展作为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坚持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推动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在稳定问题上,他多次强调,我们既重视外部安全,又重视内部安全,对内求发展、求变革、求稳定、建设平安中国,对外求和平、求合作、求共赢、建设和谐世界。要处理好活力和有序的关系,社会发展需要充满活力,但这种活力又必须是有序活动的,死水一潭不行,暗流涌动也不行。在正确处理三者关系问题上,他还指出:“必须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正确处理改革发展稳定关系。”(22)“我们要本着对历史负责、对人民负责的态度,准确把握改革发展稳定的平衡点。”(23)这些重要论述深化了我们党对改革发展稳定关系的认识,是对领导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的科学把握和自觉运用。正是因为正确处理好改革发展稳定的关系,我们才取得了新时代党和国家事业全方位、历史性成就,实现了社会安定团结、人民安居乐业、国家长治久安,中华民族日益走近世界舞台的中央。

      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是前无古人的伟大事业。面向未来,只要我们不断增强战略思维、辩证思维、创新思维、法治思维、底线思维,一以贯之正确处理改革发展稳定的关系,把不断改善人民生活作为处理改革发展稳定关系的结合点,把改革的力度、发展的速度和社会可承受的程度统一起来,既敢为天下先、敢闯敢试,又积极稳妥、蹄疾步稳,坚持方向不变、道路不偏、力度不减,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就一定能行稳致远,现代化强国建设目标就一定能顺利实现。

      五、建设社会主义是一个循序渐进的历史过程,社会主义建设必须根据不同发展阶段的时代特征,科学制定和执行相应的发展战略

      曾经指出:“我们搞社会主义才几十年,还处在初级阶段。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制度,还需要一个很长的历史阶段,需要我们几代人,十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坚持不懈地努力奋斗,决不能掉以轻心。”(24)建设社会主义是一个庞大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根据不同社会发展阶段制定相应发展战略,统筹谋划顶层设计、协调推进现代化建设,这是中国人的智慧和优势。新中国成立不久,我们党就带领人民几乎不间断地制定和执行了十三个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五年计划(规划),彰显了中国人民建设社会主义的豪迈气概,对加快社会主义建设发挥了重大作用。与此同时,我们党还提出“四个现代化”的长期战略目标,成为凝聚全国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强大精神力量。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提出中国实现现代化“分步走”战略构想。党的十三大系统阐述了“三步走”发展战略:第一步,到1990年实现国民生产总值比1980年翻一番,解决人民的温饱问题;第二步,到二十世纪末(2000年),使国民生产总值再增长一倍,人民生活达到小康水平;第三步,到21世纪中叶(2050年),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人民生活比较富裕,基本实现现代化。这个“三步走”发展战略,既鼓舞人心、催人奋进,又实事求是、量力而行,反映了我们党对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的认识深化和自觉运用。按照这一发展战略安排,我们党领导人民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动摇,实现了经济快速健康发展。截止到2000年,我们已顺利实现了“三步走”战略的第一、第二步目标,全国人民的生活总体上达到了小康水平,实现了从温饱到小康的历史性跨越,这是中华民族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在改革开放之初,设计的“三步走”战略,对第三步只作了一个大致的构想。在走完前两步目标的时候,把第三步目标和步骤进一步具体化,作出新的战略规划,是历史的必然和现实的要求。为此,1997年9月,在党的十五大报告中,又把“三步走”发展战略的第三步目标细化,提出“新三步走”战略,即到2010年实现国民生产总值比2000年翻一番,使人民的小康生活更加宽裕,形成比较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再经过十年的努力,到建党一百年时,使国民经济更加发展,各项制度更加完善;到21世纪中叶新中国成立一百年时,基本实现现代化,建成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国家。两个“三步走”发展战略,是我们党探索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的重大成果,对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发挥了重大指导作用。按照两个“三步走”战略部署,经过全党全国人民的艰苦奋斗、持续奋斗,我国经济总量已经稳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实践证明,只有善于根据不同发展阶段的时代特征,科学制定和执行相应的发展战略,才能把社会主义建设不断推向前进。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总书记综合分析国际国内形势和我国发展条件,并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从2020年到本世纪中叶可以分两个阶段来安排,即从2020年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从2035年到本世纪中叶,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两个阶段”战略安排是对“三步走”战略思想的丰富和发展,进一步深化了我们党对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的认识。为此,我们党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为新时代社会主义建设作出顶层设计,明确了战略方向、战略重点,规划了时间表、路线图。面向未来,只要按照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战略安排,坚忍不拔、锲而不舍、砥砺前行,我们就一定能谱就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壮丽篇章,顺利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六、中国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特征,社会主义建设必须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发挥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作用

      没有,就没有新中国,就没有生机勃勃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是被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实践证明了的线年,就明确指出:“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25)随着社会主义建设深入推进,1962年1月,他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进一步指出,工、农、商、学、兵、政、党这七个方面,党是领导一切的。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持续深化对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的认识。1980年1月,在中央召集的干部会议上讲话指出,中国由领导,中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由领导,这个原则是不能动摇的,动摇了中国就要倒退到分裂和混乱,就不可能实现现代化(26)。从根本上说,没有党的领导,就没有现代中国的一切。同时,为了坚持党的领导,必须努力改善党的领导。为此,1980年8月,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发表了《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重要讲话。此后我们党针对党和国家领导制度中存在的种种弊端,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确保我们党始终成为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实践充分证明,中国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特征,“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27)。坚持中国的领导是当代中国一切发展进步的根本保证,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关键所在。

      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关键是坚持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习总书记指出:“党的历史、新中国发展的历史都告诉我们,要治理好我们这个大党、治理好我们这个大国,保证党的团结和集中统一至关重要,维护党中央权威至关重要。”(28)事在四方,要在中央。我们党是当代中国唯一执政党,党中央在党和国家治理体系中居于中枢地位,只有坚持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才能充分发挥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作用,才能更好体现社会主义制度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政治优势。习总书记形象指出:“党中央是坐镇中军帐的‘帅’,车马炮各展其长,一盘棋大局分明。”(29)毋庸置疑,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大党、大国来说,没有党中央的集中统一领导,就会出现群龙无首、各自为政、一盘散沙的局面,就不可能发挥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作用,就不可能集中精力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

      坚持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关键是要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马克思主义政党历来高度重视党内民主,同时也十分珍视党内权威。恩格斯曾经指出:“把权威原则说成是绝对坏的东西,而把自治原则说成是绝对好的东西,这是荒谬的。”(30)要使一切力量拧成一股绳并指向同一方向,没有权威和集中就不可能做到。1988年9月,在谈话中指出:“中央要有权威。改革要成功,就必须有领导有秩序地进行。没有这一条,就是乱哄哄,各行其是,怎么行呢?”(31)他还指出:“现在中央说话,中央行使权力,是在大的问题上,在方向问题上。”(32)由此看来,维护党中央权威,绝不是一般问题和个人的事,而是方向性、原则性问题,关系党、民族、国家前途命运。为此,特别强调:“属于政策、方针的重大问题,国务院也好,全国人大也好,其他方面也好,都要由党员负责干部提到党中央常委会讨论,讨论决定之后再去多方商量,贯彻执行。”(33)

      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最重要的是维护全党和党中央的核心地位。确立和维护无产阶级政党的领导核心,始终是马克思主义建党学说的一个基本观点。马克思曾经指出:“一个单独的提琴手是自己指挥自己,一个乐队就需要一个乐队指挥。”(34)则强调:“任何一个领导集体都要有一个核心,没有核心的领导是靠不住的。”(35)党中央和全党有一个坚强的核心,是我们党成熟的重要标志,也是我们党成功的重要经验。“船重千钧,掌舵一人”。拥有一个全党公认的核心,是党和国家事业兴旺发达的根本所在;拥有一个人民爱戴的领袖,是中华民族走向伟大复兴的可靠保证;拥有一个全军信仰的统帅,是人民军队战无不胜的力量源泉。历史和人民选择习总书记为全党的核心、党中央的核心,这是党和国家之幸、人民之幸、中华民族之幸。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我们都必须把维护习总书记核心地位作为第一位的政治要求,始终做到思想上充分信赖、政治上坚决维护、组织上自觉服从、感情上深刻认同、行动上坚定追随。

      总结新中国70年的奋斗历程,我们更加深刻地认识到,只有毫不动摇坚持和加强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持续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才能把我们党建设得更加坚强有力,也才能使我们党始终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带领人民战胜前进道路上的一切艰难险阻,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建设。

      ①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国历史》第二卷(1949-1978)上册,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2011年版,第396页。

      ②:《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谈线月),《文集》(第8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116页。

      ③④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国的九十年——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党建读物出版社,2016年版,第667页,第743页。

      ⑤:《关心群众生活,注意工作方法》(1934年1月27日),《选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36-137页。

      ⑥:《在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的谈线日),《文选》(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70页。

      ⑦习:《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2012年11月15日),《习谈治国理政》(第1卷),北京:外文出版社,2018年版,第4页。

      ⑧(11):《在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的谈线日),《文选》(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73页,第373页。

      ⑨:《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1979年11月26日),《文选》(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36页。

      ⑩:《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不存在根本矛盾》(1985年10月23日),《文选》(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48页。

      (12)习:《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说明》(2013年11月9日),《习谈治国理政》(第1卷),北京:外文出版社,2018年版,第71页。

      (13):《社会主义必须摆脱贫穷》(1987年4月26日),《文选》(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25页。

      (14):《社会主义首先要发展生产力》(1980年4月-5月),《文选》(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312页。

      (15):《在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的谈线日),《文选》(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70页。

      (16):《没有安定的政治环境什么事都干不成》(1987年6月29日),《文选》(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44页。

      (17):《压倒一切的是稳定》(1989年2月26日),《文选》(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84页。

      (18)(19)(20)《论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专题摘编),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2年版,第211页,第215页,第217页。

      (21)习:《深化改革开放,共创美好亚太》(2013年10月7日),《习谈治国理政》(第1卷),北京:外文出版社,2018年版,第348页。

      (22)习:《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线)习:《在经济形势专家座谈会上的讲线):《在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的谈线日),《文选》(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79、380页。

      (25)《建国以来文稿》(第4卷),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0年版,第554页。

      (26):《目前的形势和任务》(1980年1月16日),《文选》(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67、268页。

      (27)习:《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精神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专题研讨班上的讲话》,《习关于社会主义政治建设论述摘编》,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7年版,第30页。

      (28)习:《牢固树立“四个意识”,维护党中央权威》(2016年12月26日-27日),《习谈治国理政》(第2卷),北京:外文出版社,2018年版,第188页。

      (29)《习关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论述摘编》,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6年版,第96页。

      (30)恩格斯:《论权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第276页。

      (31)(32):《中央要有权威》(1988年9月12日),《文选》(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277页,第278页。

      (33):《改革开放政策稳定,中国大有希望》(1989年9月4日),《文选》(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19页。

      (34)《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367页。

      (35):《第三代领导集体的当务之急》(1989年6月16日),《文选》(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10页。


    网友转发请注明出处转载请保留链接:新中国七十年党领导社会主义建设的基本规律与伟大成就本文链接http://www.yule868.com/a/cankaowenxian/20201031/16965.html,谢谢合作!868学术论文网


    上一篇:生命科学学院陆剑课题组揭示uORF和microRNA在基因表达调控中的共同作用   下一篇:中文常见参考文献格式


    论主学术论文网 学术论文网专业指导写论文的要点和技巧,指导如何写论文,本科毕业论文,写作大学毕业论文,专为工程类,医学类,教育类,经理类,管理类,会计类,艺术类等原创毕业论文如何写,值得信赖值得靠谱的毕业论文写作网站.
  • 文章总数
  • 2320976访问次数
  • 建站天数
  • XML地图 XML_1地图 备案蜀ICP备160308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