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学代写网---您值得信赖值得靠谱的毕业论文网站.
当前位置:大学生大专本科生毕业论文_论文代写网【四川大学写作网】 > 代写哲学论文 > 正文>日本票据行为二阶段说对票据抗辩规制的启示

日本票据行为二阶段说对票据抗辩规制的启示

发布日期:2019-05-23 11:45 代写哲学论文

  

摘 要:关于票据行为的理论一直存在着多种学说, 近年来由日本学者铃木竹雄先生提出的票据行为二阶段说成为比较有力的学说。该说通过对票据行为票据债务负担行为和票据权利转移行为的区分, 为在理论上解决了诸如票据抗辩这样的难题提供了理论基础。本文将以日本票据行为二阶段说入手, 结合目前我国票据法的实际, 对我国票据抗辩制度进行分析和完善。

  

关键词:票据行为; 票据抗辩; 二阶段说;

  Abstract: There have been many theories about the behavior of bills. In recent years, the second stage of bill behavior proposed by Japanese scholar Suzuki Takeo has become a more powerful theory. It is said that the distinction between the debt burden behavior of the bill behavior bill and the bill rights transfer behavior provides a theoretical basis for solving the problem such as bill defense. This article will start with the second stage of Japanese bills behavior, combined with the current reality of China's bill law, analyze and improve China's bill defense system.

  

  Key words: bill behavior; bill defense; two-stage theory;

  

一、票据行为二阶段说之概况

  

(一) 票据行为二阶段说的理论源起

  

票据行为二阶段说是创造说的一种, 票据行为创造说由德国法学家kuzne首先提出, 该说认为, 根据票据的作成, 票据债权债务即可成立。此时, 票据权利属于作成票据的行为人本人, 之后将票据交付给相对方的行为只不过是票据权利的让与行为。票据行为二阶段说是由日本学者铃木竹雄先生提出, 后前田庸先生对其又作了发展。该说认为, 票据行为由票据的债务负担行为与票据的权利转移行为两个法律行为构成。所谓债务负担行为, 是指“以负担票据债务并将已成立之权利结合于票据为目的的行为”, 由此而完成作为有价证券的票据。所谓票据权利转移行为, 就是用票据债务负担行为并结合票据的权利, 即票据上的权利, 并加以转移为目的的行为”, 并依票据的交付而成立。

  

(二) 票据行为二阶段说的主要内容

  

根据铃木竹雄先生的观点, 票据行为由票据债务负担行为和票据权利转移行为构成, 其中, 票据债务负担行为包括形式性要件和实质性要件。就票据行为的形式性要件来说, 其主要指的是出票人在出票时在票据上的签名或者盖章, 以及背书人在进行背书时在票据和粘单上的书面记载。进行书面记载的方式有很多种, 只要能够表示出作出此行为的行为人即可。第一, 就签名来说, 签名必须以手书写签写自己的名称, 因而也就绝对不能承认签名的代行、亦即让他人以手书签写自己的名称, 但这也不是绝对的, 其牵涉到票据代行的问题, 在此就不再讨论。第二, 就盖章来说, 只要是作为该人的印章而加以使用, 不论是登记备案的印章还是便章, 而且该印章的适用已在一定的商业交往范围内成为一种惯例, 则均可。为了使得票据在实质上有效成立并且票据义务人能够承担票据上的责任, 则票据上的签名必须为真实有效的, 体现在诉讼中就是推定在票据上签章为真实, 如果票据债务人主张该签章为伪造, 则由该票据债务人提出证据证明自己的主张。即便是签章为伪造的, 但是基于票据行为独立性原则的考量, 在该基本票据上所为的附属票据行为的效力仍然不受影响。

  

 

  

票据行为的实质性要件, 主要包括票据行为人在做出票据行为时是否具有权利能力和行为能力, 以及票据行为人是否是真实的意思表示。第一, 在票据行为人的权利能力方面, 由于票据首先是在商人的世界当中发展起来的, 因而在票据刚发展起来的时候可能只有商人才可以进行票据行为, 但是在现在的社会来说, 世界上的绝大多数国家均承认票据行为为绝对的商行为, 因此, 对票据行为人的权利能力是无限制可言的。第二, 就票据行为人的票据行为能力和票据行为人真实有效的意思表示而言, 票据法并没有对此作出规定, 其只能适用民法通则当中对民事主体行为能力和意思表示的规定, 而基于票据法的特殊性, 在多大范围内适用民法通则的规定以及如何适用则又产生了不同的观点, 主要分为全部适用以及否定适用两大阵营。

  

二、票据行为二阶段说下的票据抗辩

  

(一) 票据行为能力欠缺下的票据抗辩

  

各国票据法对行为人的票据行为能力均没有进行规定, 相关问题则主要适用民法的相关规定。根据日本民法的规定, 无意思能力人由于其完全无行为能力, 因而其行为票据行为当然无效。因此, 行为能力欠缺下的票据抗辩就成为一种绝对的抗辩, 这样的观点似乎会有碍票据的流通以及有侵害善意取得人的权利的危险, 故铃木竹雄先生认为对此可以适用民法中关于“无行为能力人为使他人相信其为有行为能力人, 而使用欺诈手段时”则不得撤销的规定。尽管不能说无行为能力人在为票据行为时, 不告知其为无行为能力人即为使用欺诈手段, 但在其玩弄某种手段, 以使相对方相信其为有能力人的场合, 则可否定其撤销权。因此, 对于一个正常的票据行为来说, 一般都认为票据行为人有票据行为能力。基于票据行为的独立性, 即使某一票据行为因行为人为无行为能力而无效或者被撤销, 在该票据上所为的其他票据行为的效力也不会因此而受到影响。

  

(二) 意思表示瑕疵引起的抗辩

  

票据行为需要行为人以无瑕疵的意思进行, 因而, 在意思欠缺或者瑕疵的场合, 其效力则发生问题。关于此问题, 在票据法上亦无特别规定, 对此只能适用民法的一般规定, 但是基于票据行为的特殊性, 对此是否可以完全适用民法的规定则有不同见解。我们应该看到的是, 票据行为与民法中一般的法律行为还是存在区别的。民法的一般规定, 乃是以买卖、消费借贷等固定的特定当事人之间的法律关系为前提, 谋求其间关系的公平解决, 因而立足于意思主义, 同时考虑到相对方或者第三人的利益, 也导入了若干表示主义的规范;但票据行为乃是在不特定的人们之间辗转流通的证券上行为, 比起漫不经心的行为人的利益, 更要重视不能加以任何非难的票据取得人的利益, 因此在解决意思表示存在瑕疵时票据行为的效力时, 就必须存在一些不同于民法的规定。在票据债务负担行为中, 因其是没有特定相对方的单独行为, 所以应该完全排除民法规定的适用。对票据行为人来说, 为了使票据行为成立, 则需要认识或者应当认识其为票据, 并在票据上完成签名。因此对票据债务负担行为而言, 票据行为人只得依据自己不知道是票据并且对此不知道也不存在过失时才可对票据权利人进行意思表示瑕疵的抗辩。票据权利转移行为属于双方法律行为, 需要双方当事人意思表示一致, 且意思表示必须真实有效。因此, 在票据权利转移行为中, 可以适用民法当中关于意思表示瑕疵的规定, 但是由此产生的票据抗辩只能在特定的票据权利人和票据债务人之间适用, 因此该种抗辩属于相对的对人抗辩。

  

(三) 欠缺交付契约引起的抗辩

  

实践当中票据权利的转移分为正常情况下的转移和非正常情况下的转移, 在正常情况下的票据权利转移依正规的票据交付而转移, 非正常情况下的票据权利转移包括票据被盗、遗失等情况, 那么在此情况下善意第三人是否可以根据善意取得票据权利呢?在心里保留的场合, 相对方已知或者应知表意人的真意时, 或者在虚伪表示的场合以及因在错认而交付等要素错误、且不认为有重大过失的场合, 票据的交付应为无效;此外, 在欺诈、胁迫的场合, 也可以请求撤销票据的交付。在此情形下票据债务人所享有的票据抗辩应为无权利的抗辩, 因为在此情形下, 交付基于意思表示瑕疵而无效或者被撤销, 则依据票据行为二阶段说, 此时票据债务人并未取得票据权利, 故票据债务人可以对此主张无权利的抗辩, 可以对抗票据债务人。

  

三、我国的票据抗辩制度

  

(一) 我国现行票据抗辩制度的不足

  

我国票据法中的票据抗辩制度, 是在对票据抗辩进行了一般性的原则规定之后, 将票据抗辩分为对物的抗辩和对人的抗辩, 表面上看起来是为了促进票据的流通, 但是如果对此加以分析的话, 就会发现我国票据法中的票据抗辩制度存在着定一定的制度缺陷。

  

第一, 根据《票据法》第六条的规定, 进行无效票据行为的票据债务人可以对一切票据债权人主张抗辩, 这主要是基于保护无民事能力人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权益进行的价值考量, 但是却忽视了票据的特殊性, 即票据的流通性和文意性, 票据债权人在取得票据权利的时候会根据票据上的记载判断票据的真实与否, 但是如果要对票据债务人的行为能力进行调查的话, 会加剧票据债权人的负担, 不利于票据的流通。

  

第二, 《票据法》在规定票据的抗辩事由时, 并未将出票人基于意思表示瑕疵时所进行的出票行为的效力问题考虑进去, 只是在其中进行了笼统地规定。如果在此种情况下, 恶意的持票人通过背书的方式将该票据通过背书转让的方式转让给其他善意的第三人, 那么此时的票据债务人是不能对抗该善意的票据债权人的, 这样的一种规定似乎符合票据快速流通的要求, 但是对票据债务人来说却显得不可思议, 无端地被强加债务, 这样显然是不利于票据的流通和安全的。

  

四、日本票据行为二阶段说对我国票据抗辩制度的完善

  

我国票据法理论意识淡薄, 只是将在票据实践中的一些具体做法进行了规定, 但是却在票据理论研究中逊色很多。日本的票据行为二阶段说是近来比较有力的学说, 对我国票据抗辩制度的完善可以起到一定的理论支撑作用。

  

第一, 统一票据行为包括票据债务负担行为和票据权利转移行为, 从而将票据在出票阶段的交付行为界定为票据权利转移行为的形式性要件, 在交付契约欠缺或者存在瑕疵的情形下, 适用民法中关于意思表示瑕疵的规定。在现有的票据抗辩事由中新引进欠缺交付契约引起的抗辩, 从而解决票据在实践当中因被盗、遗失等情形下的票据抗辩问题。这样可以统一司法实践中对因欠缺交付行为所产生的票据纠纷的裁判依据。

  

第二, 在出票行为存在意思表示瑕疵的场合, 应区分为票据债务负担行为和票据权利转移行为两部分来看。对票据债务负担行为而言, 只要票据债务人认识或者应当认识到为票据并进行签章就成立, 故此时的票据抗辩事由只能是出票人没有认识到该行为为票据行为并在票据上签章, 该抗辩事由可以对抗一切的票据债权人, 构成绝对抗辩。就票据权利转移行为而言, 应区分不同的情形适用民法通则中关于意思表示瑕疵的规定, 从而形成特定债务人对特定债权人的相对抗辩。

  

第三, 在票据行为人为无行为能力人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情形, 若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使用欺诈手段使他人相信自己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的, 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在事后不得主张撤销。

  

参考文献:

  

[1]贾海洋.日本票据行为二阶段说释评与重构[J].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 2011.
[2]董翠香.论票据单纯交付转让的效力[J].法学论坛, 2012.
[3]郑宇.票据行为二阶段说的法律构成[J].河北法学, 2013.

  


网友转发请注明出处转载请保留链接:日本票据行为二阶段说对票据抗辩规制的启示本文链接http://www.yule868.com/24694.html,谢谢合作!


上一篇:网站隐私政策内容更新表现、原因及特点分析   下一篇:我国未来民法体系中的婚姻家庭法探讨

 XML地图 XML_1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