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学代写网---您值得信赖值得靠谱的毕业论文网站.
当前位置:大学生大专本科生毕业论文_论文代写网【四川大学写作网】 > 代写文学论文 > 汉语言文学 > 正文>这篇“悲剧文学创作”告诉我造谣是自媒体涨粉

这篇“悲剧文学创作”告诉我造谣是自媒体涨粉

发布日期:2019-05-20 18:37 汉语言文学

  然而不幸的是,这一切成绩都源于一篇编造文。在行业流量急剧下滑的今天,这位名为张民弢的公号作者告诉我,造谣或许是自媒体涨粉的最快方式。

  5月13日,微信公众号“圣童自学”发文《北大学霸弑母求婚的“妓女”爆料》,文章以自述的口吻描写了,北大弑母嫌犯吴谢宇曾经认识的“性工作者”所知晓的种种内幕细节。

  文章称:“尽管警方媒体称为性工作者,但我不是妓女……我希望同情吴谢宇的读者在文后打赏,用赏金委托张民弢老师给谢宇请个好律师。”

  为证实文章内容的真实性,作者在开篇贴上了一张“李香君”(文中的性工作者)发给张民弢的微信聊天记录截图。截图内容大致为:“您好张老师,虽然我们素不相识,但我一直敬佩您敢为弱者伸张正义的勇气。这篇弑母真相,恳请您发出去,您是咱商丘的名人,只有通过您才能引起社会关注。”

  5月15日,该公号发布道歉信,表示文章纯属虚构,商丘根本没有李香君等人,称此种手法为“悲剧文学创作”。另外作者还表示,李香君和方域的微信截图也是他虚构的,对社会产生了不良影响,对吴谢宇也是不负责任的。

  道歉信最后,作者声称:“这篇文章我要求腾讯删除。”目前该公众号已被封停,内容无法访问,官方显示的原因为:经大量用户投诉,此账号存在违规行为。

  在账号被封前,《北大学霸弑母求婚的“妓女”爆料》一文收获了4.4万阅读,113人打赏。从数据上看这或许近来作者效益最好的一篇推送,然而一切止步于昨日,因涉嫌造谣传谣,公众号“圣童自学”迎来了末日。

  两年前让其10岁女参加高考,最终考上大专,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必然面对误解与纷争,没有反而不正常。”

  除此之外,其本人另开有培训机构,但被相关部门判定为非法办学,目前仍在开班。值得注意的是,该机构名称为“圣童私学”又名“美国圣童教育基地”,与其被封的公众号名称完全一致。

  彼时,上述种种看似不合常理的行为让张民弢成为网络红人,如今,因编造谣言、误导舆论、公号被封,张民弢再度回归公众视野。

  吴谢宇案一直以来都是公众关注的焦点,公众号“圣童自学”也并非唯一对案件造谣的自媒体。在案件真相尚未明朗前,不少自媒体蜂拥而上,以臆测、虚构、编造的方式在一篇篇推送中揣摩吴谢宇的作案动机和经过。

  对于张民弢此举有媒体表示,这是一个奔着流量及打赏去的拙劣网文,把个人私利置于社会法律的对立面上,对社会的困扰非常之大。为了私利造谣生事大有人在,它毁掉的不止是一两个人的名誉,还会伤害整个互联网的公信力。

  也就是说,张的行为不但造成了对案件的影响,也形成了对社会秩序的破坏力,无论是情感方面,还是社会心理、法律层面,都有不小的负面影响。把这样的行为粉饰为文学创造,不但拙劣而且没有底线。

  日前,上饶小学生被刺事件引发热议,一名十岁男孩刘某宸被同班女同学的家长王某建刺伤身亡。涉事家长称自己女儿被已死男孩在校园内多次欺凌。

  5月12日,针对网友对上饶小学生被刺死案的讨论和疑问,@绵阳网警巡查执法直接怒怼造谣者:有人以家长之名发布的几乎是上帝视角的微博,一不信警方调查,二不信学校证据,只凭个人猜想臆断,用键盘和脑洞断案,已涉嫌制造传播谣言,请好自为之。

  时间再往前推,此前因《那个17岁的上海少年决定跳桥自杀》在新媒体圈引发争议的微信公众号“今夜九零后”在5月初被封号,最后一篇文章推送时间为5月6日晚上11点。

  上述文章被业内人士称这篇文章充满主观臆测,在没有采访当事人,不了解具体事实的情况下,虚构跳桥男孩与母亲的对话,是为了情绪而写作,表面上看是群体关怀实际则是吃人血馒头。

  随着自媒体的野蛮生长,造谣传谣、低俗色情、刷量洗稿等问题屡禁不止。其中谣言莫过于行业中最大的顽疾之一。为博取关注度而在网络上散播谣言,编造不实言论,恶意中伤的不正之风越来越盛。

  除此之外,行业大环境也不如人意,据新榜数据显示,2018年公众号平均阅读数为1889次,比2017年减少932次,公众号平均阅读数同比下降约33%,这一数据已经连续两年下滑。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还有16.1%的公众号未在2018年发布过内容,即这部分公众号至少停更一年以上。也就是说,有将近16%的公众号停更退场。

  如今公众号阅读量的剧烈下滑成为行业痛点,从某种程度而言,行业乱象与阅读下滑或存在某种联系,在头部账号大肆分流的情况下,草根小号几乎失去生长空间,故以谣言等方式剑走偏锋。

  在今夜九零后账号被封之前,创始人易岚曾在微博回应表示,有一份事实说一份话是新闻媒体的操守,但也很现实,自媒体没有采访权。

  正如其所言,对自媒体来说,在没有一手采访和增量信息的前提下,想要在竞争中分得流量,编造信息或许是最快的捷径。然而在自媒体行业监管趋严的大环境下,内容生产中的违规行为注定没有出路。

  去年年底,自媒体行业终于迎来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封号风波。超过9800个账号被处置,其中不乏傅首尔、紫竹张先生、有束光、霍老爷等大号存在。史称“自媒体圈地震2.0”。

  2019年以来,公路商店、s神棍局s、咪蒙、今夜九零后等头部账号也未能逃过行业“地震”。不少公众号主均表示,每一次的创作如履薄冰,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一个先来。

  如今,封号大潮看似险峻,但长远来看,自媒体或将迎来更加良性的发展。对从业者来说“善良比聪明更重要”。这也是张小龙一直强调的观点。
推荐阅读:热爱:为了写作我看完了学术论文的参考文献 我


网友转发请注明出处转载请保留链接:这篇“悲剧文学创作”告诉我造谣是自媒体涨粉本文链接http://www.yule868.com/24513.html,谢谢合作!


上一篇:浅谈服饰搭配在人物形象设计中的表现及运用   下一篇:探源茶马古道 重走红军之路 感受山乡巨变 抒发

 XML地图 XML_1地图